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9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9

 

明明什么都没有说明白,但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太久后必然的分手,所剩不多的默契到最后全用在了默认的分开上。

 

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具有极强的排他性和特殊性,充斥着命中注定和理想主义。他们在没有互通感情的时候接吻,在没有父母知晓的时候做爱,最后在没有规划未来的时候绑定。从哪里都只能看到年轻人的风风火火和胆大包天。

 

这段关系的开始并不是顺其自然的相知相爱,张佳乐扪心自问,他那时对孙哲平,是心动过的,但要说是喜欢到在一起,也没到那地步。可现实逼得有些紧,青涩的单方面的好感和喜欢还没彻底琢磨透,就以恋人的身份在一起发展着这份爱。

 

而发展出来的这份爱,荣耀又占了太多的比重,一旦从荣耀中剥离,多年的感情竟像白纸,一时不知该怎么继续描绘下去。他们确实在18出头的年纪就开始谈恋爱,可在时时刻刻形影不离,训练和比赛充斥的恋情里他们没有学会怎么谈恋爱,不知道如何维系一段感情,不明白怎么远距离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都是不会示弱的人,现实狠狠压下来,除了闭口不谈就是QQ上一段一段的打趣和尬聊,就是慢慢地一无所知,慢慢地瓦解曾经固若金汤的信任。

 

张佳乐想起了许多因为趋利避害的本能而忽视的细节。上赛季对临海之后回去,他看到会客室的椅子东倒西歪,文件被扫到地上,电视拔了插头;医院的厕所门口孙哲平把烟放到他手上,极为顺口的“经理给的”;在免税店买戒指时孙哲平手上另一种罕见颜色的银行卡;还有他们在一起时他笑他“你就是喜欢我啊”……

 

一次谎言足够摧垮所有的信任与信念,让他对这段感情从根子开始质疑。

 

张佳乐原来以为自己很了解孙哲平的,可他不知道那个人会在家人面前这么沉不住气,说打就打一点就炸,他开始不知道孙哲平偶尔身上的烟味是否是从别人那沾来的,不知道他离开荣耀后会进入哪种人的世界,甚至开始不知道,孙哲平是因为喜欢他才和自己在一起,还是因为自己喜欢他,孙哲平才喜欢张佳乐。

 

居然有一天,他同旁人说不会分手的理由,不是因为相爱,而是因为天性和绑定因为谈得足够久。居然有一天,他已经不想去弄明白孙哲平的想法,径直给这从安抚变成折磨的感情下个定义。

 

张佳乐感到瞬间的解脱,和无穷的、绵绵不断的酸楚。

 

冬休结束,张伟越发感觉自家队长不对劲,倒不是荣耀上的,张佳乐如今到了巅峰期,技术经验只有更精进,带着百花稳稳地往前走。关键是训练之余,大家一起扯淡聚会的时候张佳乐经常性地走神,然后闹high了张佳乐又不像以前一样端着队长的表率,反而各种吃喝玩乐和当年一样。这些张伟还能理解成张佳乐回归自我,寻找到另一种解压方式,可张佳乐时常用看仇人的目光看着落花狼藉这张卡,感觉分分钟要掰断的架势,就让张伟很毛骨悚然了。

 

要知道张佳乐对落花狼藉那是吃在一起睡在一起,既睹物思人又来激励努力训练,可以说张佳乐用看恋人的目光看账号卡是正常的,但……再一次看到张佳乐那仇深似海的目光,张伟忍不住了,“队长。”

 

张佳乐充耳不闻。

 

张伟大声,“队长!”

 

“卧槽!”张佳乐一惊,转头瞪着张伟,“你要死啊!喊这么大声炸死我了!”

 

张伟冤,但张伟不说,张伟看着被张佳乐条件反射攥在手心的卡,组织了一下话语,“队长,你有心事就说啊,卡是无辜的。”

 

“啊?”张佳乐看起来十分真诚的茫然,他说,“大伟啊!不要随便臆想,我就是愁没狂剑士接手啊!”

 

所以就想把卡掰了?张伟又不傻,这会儿训练室只有他们,他看着张佳乐的眼睛,认真地问:“队长,你和孙队闹矛盾了吗?”

 

张佳乐沉默了一下,然后哂笑,伸手撩了一把有些长的头发,对相处了很久的朋友也没打哈哈,他反问:“这么明显吗?”

 

“也……没有。”看张佳乐极为冷静的样子,张伟一时觉得自己的关心有些多余。

 

“我们……”张佳乐松手,把账号卡轻轻放到桌上,平淡无波道,“该分手了。”

 

张佳乐说得轻巧,可张伟这个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都心里狠狠一揪,他几乎条件反射地问:“孙队提的?”

 

“为什么?”张佳乐还是不正面回答。

 

“因为如果是队长完全不能想象。”因为张佳乐恋情恋旧,这么一刀两断的事也就只有孙哲平做得出来了。张伟这样想,可张佳乐摇头,“不是。”

 

他们谁都没说,是一起放弃的,他们都觉得太累了,毫无自信再去维持这份感情的纯粹和炽热。那些鸡汤大概没错,越走越远了,与其让牵着的红线绷紧到断裂,不如放在时光里吧。至少回忆还是温暖美好,没有被猜测和质疑弄得破烂不堪。

 

可张佳乐其实还是放不下的,不然他也不会对着账号卡愣神,想他们是怎么一点点走到这个田地。而更悲哀的是,好像在命运的捉弄下,他们注定会走到分手。张佳乐在网上搜“怎么走出一段感情”,第一条就是除掉对方的痕迹,张佳乐束手无策,他起床就是他们一起命名的“百花”,坐下就是他们一起奋斗的荣耀,起身手里就是他们曾并肩的账号卡。孙哲平的存在感太强了,除了时间,没什么能帮到张佳乐。

 

于是时间来了,冬天春天夏天,季后赛,半决赛……                     

 

这个赛季嘉世依旧带着王朝卷土重来的气势,却被微草杀出半决赛,而百花的弱点也被蓝雨拿捏地结实,步步紧逼环环相扣,喻文州运筹帷幄,终是把百花杀下马去。

 

季后赛这种输了堪比杀父之仇的比赛,张佳乐与黄少天私交再好,也不可能搞个聚会了,两队人互飙了垃圾话,就冷漠地分道扬镳了。

 

这是百花主场,张佳乐一回到俱乐部就复盘,布置感想800字小论文,换得下面一片哀嚎,“队长我们错了!高抬贵手啊!”

 

张佳乐高贵冷艳,“还是1000字吧,看来800不够你们写。”他又笑笑,“胜败乃兵家常事,今年的夏休早了点啊,写完了就能回家了,拿出点动力。”

 

不及一年级生欢天喜地,张伟立刻表态,“队长,我们哪能回家啊!蓝雨把咱们打败了,一定要到现场看他们把微草怼下去!”

 

“对对对,”大家喊,“打败了我们不能输!”

 

第二场决赛如约而至,第一场两边分数接近,比赛很有悬念。张佳乐看了一圈,直接问上了面无表情的韩文清,“老韩,你看好哪边?”

 

周围一群后辈对张佳乐报以敬畏的目光,居然敢去撩韩文清,英雄啊!

 

韩文清生硬地说:“看比赛!”

 

听起来很像不满张佳乐来烦他,大家又抖了一下,谁知道张佳乐下一秒就嘻嘻哈哈地笑了,隔着韩文清去问张新杰,“小张你说呢?”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看好不重要,看比赛谁能赢。”

 

这下张佳乐安安稳稳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眼睛眯着笑,心里却想到第四赛季看嘉世霸图争冠的时候,孙哲平也一点不去压哪边,看比赛,看最终的赢家,看迟早会属于他们的荣耀。

 

这一次,蓝雨赢了。

 

微草主场一片寂静然后默默鼓掌,只有一小撮的蓝雨粉丝的尖叫冲破场馆。

 

“啊啊啊啊啊!!蓝雨蓝雨蓝雨!”

“剑与诅咒!剑与诅咒!啊啊啊啊啊!!”

 

就张佳乐个人的感情倾向,比起夺冠之仇的微草,看到蓝雨赢也十分喜闻乐见。职业选手们一边谈论着精彩瞬间一边鼓掌,又看大屏幕上黄少天冲出操作间,与喻文州在半路兴奋至极地拥抱在一起,然后蓝雨的众人涌上,推攘着抱着欢笑着走出镜头。

 

舞台上准备着颁奖仪式,一切都欢腾着。

 

“队长,”朱效平羡慕地看着走上台的蓝雨众人,不由自主地和张佳乐说,“于锋好厉害,当初我们挖他过来就好了。”

 

张佳乐倒是不觉得遗憾,于锋的风格和蓝雨十分契合,他告诉朱效平:“试过了,他不愿意。”

 

谁知道朱效平反倒认真了起来,口气莫名有些埋怨,“肯定没真的挖,哪个狂剑士能拒绝落花狼藉?”

 

张佳乐听了一笑了之,又是和经理一样把“第一狂剑”的名头看上天的人,他淡淡说:“于锋不适合百花。”

 

证书和奖杯刻字还要点时间,台上黄少天彻底放飞自我,拿着话筒滔滔不绝,就蓝雨粉丝跟听圣经似的,其他人都恨不得捂上耳朵。

 

张佳乐也从众着要把耳朵捂上,冷不丁又听朱效平刨根问底的一句问:“到底是不适合百花还是不适合队长?”

 

张佳乐一顿,张伟坐在朱效平边上,吵吵闹闹里也听到了,登时压了声喝他:“朱效平!”

 

朱效平梗着脖子,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就看着转头过来的张佳乐,张佳乐短暂的一顿后也没动怒,还是说:“于锋,不适合百花。”

 

除了孙哲平,不会有狂剑士适合张佳乐了,但只要张佳乐在百花一天,张佳乐就是百花的核心,任何狂剑士就不适合百花。

 

这样的事,张佳乐早拷问了自己许多遍,心中已然笃定不疑,不会被朱效平那似质问他阻碍了百花的话引起半点涟漪。

 

整个场馆又是更进一层的尖叫,微草短暂的祝贺后退到一边,颁奖开始了。

 

张佳乐把视线重新放回舞台,主席红光满面地走上来,给冠军队成员颁发戒指,然后是第六赛季的冠军奖杯。

 

所有人看着奖杯被蓝雨合力举起,然后被每个成员挨个亲吻,最后传到蓝雨的双核手上。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握着奖杯,然后低头,几乎头碰头地一起亲吻奖杯。

 

全场女生的喊声一时尖锐起来,张佳乐的鼓掌停下来,心里涌上一股酸楚。

 

台上黄少天从喻文州手里拽出奖杯,下一秒就扑进了对方的怀里,众目睽睽之下揽着喻文州的脖子目无旁人地接吻。

 

现场炸到不能再炸,贵宾席的职业选手们在震耳欲聋的声音里大喊:“卧槽!公然出柜啊!”

“卧槽!有胆气!”

“我去!蓝雨的公关要疯啊!”

 

荣耀职业联盟到现在六年了,圈内情侣只有孙哲平和张佳乐一对是不可能的。但这六年来,只有他们肆意妄为地公开了,也只有他们的粉丝的接受度超乎想象地大。

 

他们公开的时候,荣耀联盟的影响力还没这么大,比起个人唯粉还是事业粉和战队粉多,后来新入的粉丝,也默认他们绑定。但喻文州和黄少天不一样,他们一出道没多久就被百花拖累了一波,后来各种公然秀恩爱被认作麦麸,而且两人的女友粉的数量也十分庞大,现在这一波可谓是荣耀圈的大地震了。

 

“啧啧啧,”有人说,“黄少这是高兴疯了。”

又有人说:“说不定这是想好的夺冠庆祝呢!”

 

张佳乐听着这些言论,慢慢地又鼓起掌。很久以前,他似乎也策划过一个冠军颁奖台上的亲吻,他也梦想着在最耀眼的舞台炫耀着事业爱情双丰收。可现在不可能了,他只能祝福拥有这些的黄少天。

 

舆论都算个屁,张佳乐猜黄少天肯定这么想,估计黄少天这辈子再没比这更高兴痛快的时候了。

 

惊天动地热热闹闹的颁奖仪式在一个长吻后结束。这次黄少天是没空拽着他上医院了,张佳乐在B市的宾馆思前想后,摸了又摸能称为“导火索”的芯片,终究还是直接飞回了K市。

 

原本安排夏休期也该一回生二回熟了,可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安排表一眼看不到头,心里莫名焦躁,仿佛被什么跟在屁股后头赶,下意识地快点再快点,恨不得把一堆东西都在一天里全部做完。他忙得晕头转向,吃饭的时候都在看报表,最要命的是他心里明明白白根本不用这么赶。

 

“队长!”张伟也是操碎了心,端一碗羹汤放在张佳乐面前,然后抽走他手上的纸,“队长,你急什么啊!这才夏休第一天。”

 

张佳乐止不住烦躁地敲着桌子,整个人晃了几下,端起羹汤喝了一大口,当即“咳咳咳”,“卧槽!烫死了!”

 

张伟眼神死,这么不靠谱的张佳乐他hold不住,这种无语无力感是那么得熟悉,似乎几年前的张副队又回来了。

 

张佳乐起身来回走了几下,又重重坐下,不得不颓丧道:“我知道不用急,可这心情控制不住,”他伸手捂了捂额头,“一夏休就想开始新赛季,刚把队员散了就想把人召回来训练,我特么……”

 

“张队!经理叫您!”张佳乐话未完,就有人把头探进食堂喊人,张佳乐应了一声,也不管自己饭没吃完,带上手机钥匙就脚下带风地飞出去。

 

经理要和张佳乐谈的是落花狼藉,被放了抽屉半个赛季的神卡,从粉丝到俱乐部都心心念念着,可这回经理话才说了一半,张佳乐就把贴身带着的卡拍到了桌上,狠狠道:“为什么一定要有狂剑士?他们都不合适!”

 

这话一出来,不等经理惊愕连张佳乐自己都一愣,原来他已经把落花狼藉当作一种拖累了么?一种弃之可惜的鸡肋般的存在。

 

经理看出了张佳乐的失态,但他也只是沉了脸色,依旧平和地说:“百花战队的象征就是狂剑士和弹药专家,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张佳乐无奈到失笑,“你们不能为了营销这样!”

 

经理说:“每一个百花粉丝都是这么想的,我们不是为了营销,是为了属于百花的精神,狂剑士勇往直前,弹药专家浪漫凌厉。前段时间,蓝雨想买落花狼藉,你同意吗?”

 

张佳乐立刻问:“……他们要把落花狼藉拆了?”

 

“你说呢?”

 

张佳乐心里五味杂陈,终于在咬牙后怒骂,“放他娘的屁!”

 

谈话已经偏题失控,经理看到张佳乐的情绪不佳,也没有继续谈下去,只是又说了些贴心的话,便让他先忙去了。

 

张佳乐就在这止不住的烦躁中,横冲直撞但也没失了质量的把一件件事做好,最近他沉溺于打爆训练营的小孩,特别是这赛季要出道的唐昊,莫名其妙打完唐昊他心里就能舒坦点,幸好唐昊的性格也是要强的,一次又一次也一直都斗志昂扬。

 

这回又打爆了唐昊,张佳乐感受着难得的宁静,决定乘着机会定心再复盘一遍蓝雨和微草的决赛。

 

张佳乐盘腿坐在床上,就着床头柜在笔记本上下笔如有神,各种视角甚至连黄少天的垃圾话都能看出不同的玄机。不同于在现场看被局面拖着走,复盘的每一次都能看见其中的万千猜测和变幻。又放到最后,夜雨声烦挡在索克萨尔身前,一串诅咒之箭同时掠走王不留行最后的血。

 

张佳乐低头写,把黄少天和喻文州的选择用火柴人画了个四格画,他再抬头,屏幕上又是那盛大的亲吻。

 

张佳乐感到刺目,比起在现场时的遗憾和祝福,现在嫉妒的情绪在疯狂地滋生暗长,凭什么?他控制不住地想,凭什么千千万万人里要孙哲平伤退,凭什么他们拿不到冠军,凭什么他们要走到分手!不甘心,是的,他一直以来都这么烦躁就是他太不甘心了!

 

张佳乐感觉自己这冲天的怨气和汹汹战意几乎化虚为实,眼前一片红,整个人都烫的厉害。

 

他走在火焰冲天的路上,怀里好像抱着个冰块,毫不畏惧。他看自己从哇哇大哭的萝卜头慢慢长成一个帅小伙,看自己从医院走出的那转折的一天,然后看见了孙哲平。怀里的冰块瞬间化作蒸汽消失得一干二净,他从身到心得烧了起来。

 

“孙哲平。”他喊他。

“孙哲平。”他追逐着过去的那个人。

“孙哲平!”他从一个场景跑到另一个场景,哪里都是他,哪里都摸不到他。

“孙哲平!”他站在冠军的舞台上疯狂地喊他,“我赢了!孙哲平!你来啊!你来啊!”

 

孙哲平终于从一片火海里走出来,一身百花的队服,还是那样神采飞扬,好像是从最美好的时间里一脚跨到他面前。

 

张佳乐伸手,笑得特别灿烂,对他说:“你过来啊。”

 

孙哲平向前走了两步,一道火墙突然蹿出来,在他们间横亘,孙哲平挑眉,问张佳乐:“你谁?”尾音挑起来,是他的漫不经心。

 

“我是张佳乐。”张佳乐把自己的名字咬得极重,仿佛在强调什么。

 

可孙哲平笑,“我的张佳乐不是你。”

而你,现在没有孙哲平了。

 

“不!”张佳乐疯狂地摇头,想跑过去拽着他的领子让孙哲平好好看看,他是张佳乐,这世间只有一个他!

 

可张佳乐动不了,他站在冠军奖杯旁,眼睁睁地看着孙哲平消失在火焰里。

 

“队长!”突然出现的队员们簇拥着他,一起举起了奖杯。在胜利的恍惚中他又听见遥远的天际传来另一抹焦急的声音——

 

“唐昊!快去拿抑制剂!”

 

TBC

 

PS:乐乐发情了,大孙不在,没肉。

当当当,终于要第七赛季了!四舍五入就是完结啊(gun)

PPS:这次爆字数了,好伤身。

本来在大纲和初稿里,一直都想把分手这段写得特别激烈,但感觉不对,要是像大孙手伤那样突如其来天崩地裂我前面的铺垫都喂狗了吗?知乎上说(卧槽你TM还真敢去看知乎啊!),好吧,不说了。

要进入四级备考和期末复习了,我的更新频率请小天使们多担待,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23)
热度(107)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