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7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7

 

张佳乐的父母都是beta,当初知道自家儿子成了omega,也是晴天一霹雳。他们想到张佳乐会变成有发情期的软弱的omega就觉得不寒而栗,实在太毁三观。

 

而匆匆忙完手上的东西赶回来,发现事情比想象中好了一万倍,表面上完全没有变化,相比张佳乐要去打游戏那根本不是事。

 

他们紧张过,咨询过医生,疯狂地补过omega的常识。但张佳乐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渐渐的第二性别为omega成了一个符号。

 

在张佳乐还没告知他和孙哲平的关系时,张妈妈曾驱车到百花俱乐部门外,看见张佳乐和孙哲平站在角落里亲吻——葱郁连绵的树木打下一片阴凉,清风徐来,树影摇曳,孙哲平背对着她的视线,张佳乐先是在说些什么,离得太远看不清表情,但知子莫若母,张佳乐的肢体动作明显很高兴畅快。然后张佳乐向前一步贴到孙哲平身上,双臂搭在孙哲平肩上,微微踮脚,头凑了过去。

 

彼时百花附近是少人的郊外,安静祥和,那时他们的身高差还不大,亲吻拥抱都是旗鼓相当,还没有谁挑起谁的下巴,谁按下谁的脑袋。

 

张妈妈那时嘴边是掩不去的笑意,心中感慨良多,想着十多年前还是齐膝稚童,转眼间就是谈恋爱的年纪了。虽说对象是个男的在她的眼里还是有些冲击力,但毕竟张佳乐已经是omega了,要是女alpha更不能接受。

 

张家父母向来心大开明,在恋爱一事上更是支持自由恋爱,在肆意的青春里不谈几场恋爱真是白瞎了最明艳的时光。

 

所以他们不管不问不说,因为恋爱还不是需要家长指手画脚的环节。

 

可,还不是吗?

 

张母放在张佳乐肩上的手有些抖,在最根本的设定里再强调三次“张佳乐是omega!”这个事实,再想起那个熟练的,主动的,热情的亲吻,张妈妈只觉得要气炸了,MD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居然是自己跳到猪嘴里的?现在这情况还是猪不吃还死活等着只给那一头猪吃?

 

张父的脸色沉得更快,说不定已经吃干抹净了吧,不,omega的话是肯定早被吃干抹净了!

 

普通恋爱个鬼啊!AO能有普通恋爱脑袋被门夹了吧!

 

职场上进退自如的人物,在家务事上情绪波动却全写在脸上,张父有些咬牙切齿地对张佳乐说:“什么鬼话,人人平等哪有什么天生的忠诚?”

 

张佳乐以为这话触到了beta厌恶的性别说逆鳞,于是连连点头,“对对对,我也不信。咱们快吃,”他瞄了眼手机,“我工作上还有事。”一个60级野图刷新了。

 

今天晚上的野图boss像是和张佳乐对着干,就是他吃饭回去的路上,一连刷了3个,真是没比这更让人叹息无奈的。他从地下停车场一路奔回卧室,开机刷卡,手指跳跃在键盘上,单薄的身影领着百花谷一路向前。

 

百花谷的狂剑弹药何其多,数百人的技能释放里,形成一片漏洞百出却漫天遍地的繁花血景。原本哪里都是繁花血景,却不是张佳乐和百花战队的繁花血景。

 

张佳乐垂了眼帘,目光从陷入敌阵但潇洒拼杀的狂剑士身上一一扫过,然后他切到QQ,对经理说:“小孟不错。”

 

荣耀里局势已经明了,张佳乐在枪林弹雨里从容穿梭走位,他跳到一个较高点迎风而立,看百花拿下这个65级的剑士系boss,看蓝溪阁和其他公会在世界频道上义愤填膺的叫骂。他退出了游戏界面,拿下耳机,这才听到卧室门被轻轻敲响。

 

张佳乐没有大爷似的说请进,反而一下子跳起来去开门,他靠在门口,看了一眼客厅的行李箱,问:“妈,你要走了?”

 

张妈妈说:“不是。”

 

“那有什么事?”

 

“你……”张妈妈觉得这话最好进儿子的卧室说,可张佳乐堵着门,完全没有迎她进去的意思,她也没办法,继续说了下去,“你们标记了吗?”

 

张家父母更新了系统后谈了半天,对自己孩子有没有和男朋友做过深入交流已然毋庸置疑了,就是不清楚是否标记了,毕竟他们和医生也谈过两次,知道一些情况。

 

“没有。”

 

张妈妈明显松了一口气,这错误他们还没犯到致命,她说:“以后要是标记了,在之前就跟我们说,谈恋爱也要把人带回来给我们看。”见张佳乐心不在焉,她强调,“知道了吗?”

 

“知道了。”张佳乐应声,觉得父母简直像撞邪了。就不说突如其来的关心程度了,什么叫“谈恋爱把人带回来看”啊,孙哲平他们都看过多少次了,实在不行上网也能搜到,这话好像他还要谈好几个一样。

 

张佳乐本来回来是打扫卫生给家里添点人气的,现在这些目的不用他干了,于是就在昏暗的卧室里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每每都被砸门声赶出去吃饭。

 

他看着手机日历掐指算了算,为什么这么久父母还在家里没出差?然后又看到被从书房重新翻出来的Omega注意事项之类的书,更加无语了。

 

张佳乐请了一周的假,时间到了后张父开车大包小包地把他送回俱乐部。张佳乐临了很纠结地和他爸说:“我觉得我妈最近不太对劲,她居然开始跟我谈养颜保湿了。”

 

张父拎着包走在张佳乐的边上,深沉道:“你妈现在沉浸在自己生了个姑娘中不可自拔,你先忍忍。”

 

张佳乐觉得不能好了,他伸手拉住他爸手上的包,懵逼茫然地问:“所以你死活不让我自己拎包也是这原因?我是男的啊!”

 

他爸不答,反正不让他拎包,把东西放进张佳乐的卧室了又叮嘱一番话才离开。

 

这些对张佳乐说到底没多大影响,无非是QQ上跟他分享关于Omega的各种文章除了黄少天又多了他妈妈,唯一不同的是他妈妈分享的他必须得看,还要回几句感想。

 

夏休期的日子看着还长,等把下赛季要出道的新人彻底定下来,已经是半个月后。张佳乐挨个调教了番,一个月过去了。等正选都回来开始团队磨合了,各种商业、友谊赛也近了。

 

百花萝卜地的水土运势不太好,这么些年除了邹远唐昊有些冒头,其他人都没展现出能跻身全明星的一流天赋,荣耀技术如此,个人心态也很普通,要说像孙哲平那样狂妄的人也确实不会愿意进百花被神级前辈喷垃圾话。还是有劣势就有优势,天才纵然优异但往往不服管教,张佳乐对百花平庸但听话严谨的团队谈不上满意也谈不上埋怨,反正无论怎么样,他都是要赢的。

 

“怎么样?”黄少天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搭着于锋的肩向张佳乐炫耀,“看看,我们蓝雨的狂剑士!厉不厉害?牛不牛逼?”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招呼小孟到身边谈这场对蓝雨的友谊赛,“4分钟这里崩山击技能衔接慢了点,我知道你在技术上没有问题,但有点紧张。没事,新人都紧张。”张佳乐踹了一脚黄少天的凳子,让他离远点并闭嘴,“蓝雨那边专出奇葩你别管,别紧张,平常心,你可以做得很好。”

 

“可是,”小孟沉默良久后说,“这是落花狼藉,我……操作不好它。”

 

小孟的狂剑士是温和的路子,风格稳健,和于锋差不了多少,在今年百花出道的新人里,他已经是失误最少的了。可落花狼藉那一身的装备和葬花剑,并不适合他。

 

张佳乐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只是在落花狼藉那四个音落下时多眨了几下眼睛,他依旧温和地说:“我知道不是你的路子,我已经和经理以及装备部说了,材料有些不够,你别着急。”

 

“好。”小孟说,依旧忧心忡忡。

 

与小孟谈完,张佳乐招呼队员们做东请蓝雨吃饭,举手投足里没有一点曾经跳脱的影子。

 

其实和经理的谈话并不顺利,或者说张佳乐一开始根本没想和经理谈话,他的队长要求直接下达到了装备部和工会,然后抽时间把以前的装备报告改了几个字送到经理的办公桌上。

 

经理直接就爆了,他拍着那薄薄一张纸问张佳乐,“这是什么意思?落花狼藉是顶级装备?你要换?”

 

“不合适就得换。”

 

“换了怎么繁花血景?”经理不是不明白,反而是明白得太深刻。

 

“没有繁花血景了,打不出来了。”张佳乐耐着性子解释。

 

“不行!”经理说,“我们不能出道一个打不出繁花血景的落花狼藉。”

 

“那就用小孟自己的号,那个号的技能点也不错。”

 

“不行!”经理反对,“我们不能出道一个不是落花狼藉的狂剑士。”

 

张佳乐火了,“那你们想怎么办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老子没空陪你们想公关!”张佳乐这时候极其想孙哲平,要是孙哲平在,霸气侧漏地骂两句谁敢在这和他扯皮?真是烦死了!

 

张佳乐觉得生气特别累,呼了一口气又凉凉地说:“装备部已经开始做了。”

 

经理挥手,“行吧行吧,武器先别换。”

 

张佳乐假期了解清楚了公会材料,知道武器一时半会做不出来,对此满意了。

 

谁知道在他即将踏出门口的功夫,不得不让步的经理不死心地扔出一句,“看到完全不一样的落花狼藉你不难过吗?”

 

张佳乐心中的铜墙铁壁被狠狠震了几秒,他捂着发闷的心口皱眉,没理这句“垃圾话”。

 

难过个屁呀!要是因为这种破事输了比赛,孙哲平不得从国外飞回来骂他。为了保护地球的不可再生资源,张佳乐觉得必须从自我做起,杜绝孙哲平飞回来骂他的可能性。

 

无法否认在粉丝方面经理是正确的,小孟甫从出道的第一场比赛,百花粉就没有停止过表达他们的失望与嫌弃。所有新人无法避免的失误和紧张被他们紧咬不放,时时刻刻都在对比着他和同期出道的其他狂剑士选手。压力之大,连整个百花都被这股阴郁所笼罩,队员们明显心神不宁,又一连输了三场。

 

张佳乐知道他们心态不好,却没法像自带狂霸之气的人给队友莫名的自信,也无法强迫年轻人速成一个强大的心脏。只好让新人下去休息,提了替补的老人。

 

这个百花,和第五赛季后的百花完全不一样。全是后辈,全在跟随着张佳乐的脚步,曾经贯穿百花上下独属于狂剑士的豪气消失得连渣都不剩,他们忧虑虚浮,游移不定。张佳乐找他们谈心,带着出去放松,甚至鼓励他们去网游里虐菜找点自信。张佳乐步履艰难地往前走,看百花的积分卡在678浮动,听粉丝的不满越发无声。

 

那是落花狼藉最后一次与百花缭乱并肩,主场对战301度,荣耀场上绝对残忍,301的主攻目标就是落花狼藉,他们攻击角色也攻心,风景杀的弧光闪带着把第一狂剑角色永远杀下场的气势,集火,再集火。

 

落花狼藉的最后一场,带着绝对的狼狈和满天的叫骂,在浪漫的繁花中倒下。彼时百花缭乱背对着他,疯狂攻击着301的治疗,张佳乐已经杀红了眼,弹药专家是半辅助有什么关系?杀就可能赢,不杀就死!百花缭乱不能死,百花的战场上不能躺着双花的尸体,百花缭乱要一直站着,一直站着,等到落花狼藉复活的那天!

 

荣耀在这场比赛后时隔两年再次升级,小孟在公会办公室找到张佳乐,把落花狼藉塞给他,眼睛是哭了一夜的红肿,“队长,我打算退役了。”他没让张佳乐讲话,“我让您失望了,我让落花狼藉蒙羞。”他压低了声,在吵嚷着各种指令的屋子里显得阴森,“张佳乐,我恨你。”

 

我恨你,我恨你选了我,我恨你把我扔进舆论的漩涡,我恨你毁了我的梦想,我恨你让我无路可走!

 

这三个字那么轻,又那么重,仿佛数万银针,一下子把张佳乐扎得千疮百孔。张佳乐痛得气血逆行,满嘴弥漫着血腥味,他抬手,落花狼藉掉在地上,他要去抓住这年轻的背影,可孤注一掷的背影有多么决绝,张佳乐抓不住,而无数解释、质问的话语堵在嗓子眼里,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同样发不出任何声响。他想去追,身体却纹丝不动不听使唤,只能看着这个年轻人离开,重重地砸上门。

 

眼前过了金光又过了阴暗,张佳乐终于咳了一声,大口呼吸着。他的五脏六腑都在疼,血灼烧着血管,嗓子干哑,腮帮被咬破了大口,血腥味扑进鼻腔,张佳乐宛若站在了无人存活的战场,每一个尸体都是他熟悉的面孔。而他,是偷了他们的命才活下来的。

 

“队长!”花开堪折指挥公会精英过了一个70级10人副本,转头就发现张佳乐垂着头,呆滞地看着地下,屏幕上的百花缭乱已经被野外怪挠死。

 

作为公会负责人,他比经理更熟悉所有队员的账号卡,地上那张初版卡,张佳乐的状态,必然是落花狼藉了。

 

“队长!”他又叫了一声,张佳乐终于缓缓抬头,朝他露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随即世界频道跳出了系统公告,中草堂玩家王不留行、冬虫夏草等获得某70级20人副本首杀。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复活了百花缭乱,对花开堪折说:“人都出来了我们去推20人本。”

 

现在分秒必争,是哭是笑,存档再说。

 

张佳乐在荣耀里的表现花开堪折看不出有丁点影响,他们赶在轮回前面打通了这个本,然后又和蓝雨合作去推50人本。

 

接近十一点,张佳乐把百花缭乱留给公会成员轮流升级,自己附身捡起落花狼藉,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公会办公室。

 

张佳乐躺在床上,空乏的胃叫嚣着存在感,脑中许多回忆交叉错杂,完全无法思考。

 

我错了吗?不知道。

我做得好吗?不知道,但成绩显然不太好。

我该怎么办?不知道,你已经不作为了。

 

张佳乐觉得很委屈,也觉得自己是活该,他已经失去了判断是非的能力。

 

他起身,在没有一点光亮的屋子里摸出笔记本登录了落花狼藉。

 

不是隐身登录,但他一动不动,在许多神号活跃的当口,没有多少人来围追堵截,最多走近来个合影。

 

他用着落花狼藉,用他的视角看着这片荣耀大陆。他看不见已经变换的装备,只有广袤的天地,葬花在手,他是战斗的幽灵,一生疯狂着渴望着鲜血。

 

张佳乐伸手触摸屏幕,喃喃地问他,“不能再战斗,你恨吗?”

 

张佳乐,繁花血景不再,你一个人踽踽独行,你恨吗?

孙哲平,你离开了这个舞台,同为组合的张佳乐还在,你嫉妒吗?你恨他吗?

 

手机就在边上,张佳乐不用打开,也记得上一次与孙哲平的聊天是一个月前,以澳大利亚的海景图结束谈话。

 

他没有哭,却摸到脸上有水。

 

TBC

 

PS:继续过渡。写得一团糟,可能会删了重写。不过重点就是张佳乐父母态度的转变以及第六赛季。

PPS:我觉得,第七赛季张佳乐能这么疯,和第六赛季磨掉了他全部的耐性和积极不无关系。我还觉得,竞技比赛真的很残酷,职业选手都知道这位并不出众的百花新人会输得心态全崩,但这个弱点没有哪个队伍会放过。第七赛季所有人都能看到张佳乐的疯狂,但没有人会手软。

每个人都不容易,没有人会退。

评论(14)
热度(89)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