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海市蜃楼3

放飞自我,是非正是感情转变时期所以放飞自我调节一下。
想好了无聊的标题,不改了。
最后,不要问我设定和世界观那种不存在的东西,实话我也有点迷。



3

把小乐安稳在小床上舒坦地睡觉,已经是晚上六点左右。孙哲平的每一天大抵都是带孩子陪孩子玩陪小孩睡觉中度过,发工资的老板楼冠宁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我们是混黑的不是家政公司,不是慈善企业啊啊啊!

小孩睡得熟,小嘴动动,发出轻微的吐泡泡声,脸颊白里透红,左手握着孙哲平的大拇指。孙哲平坐在床边用慈爱柔和的目光看了许久,最后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转身对乔一帆和罗辑说:“你们在这看着。”

罗辑忙紧张地点头,乔一帆迟疑地问:“孙前辈,我们这样可以吗?叶修前辈……”

“叶修那家伙,”孙哲平摆摆手,“放心吧,咱们走不出他的计划。”

孙哲平一进会议室,里面四人都齐刷刷地把脸转了过来。叶修和魏琛都是虚拟成像,随意坐在椅子上,倒是肆意地像真的。

叶修吸了一口烟,朝孙哲平招呼,“哎,老孙你来得正好,我们正打赌你有没有见过张佳乐小时候的照片。快报答案,这关系我一个星期的烟钱。”

“反正我不可能让你赢。”孙哲平说。

“哎呦喂!”魏琛笑得趴在桌上,“老叶你行啊!一句话就让公正的荷官出千,先把钱交出来!”

随即叶修和魏琛就垃圾话你来我往,令人目不暇接。

这边楼冠宁问孙哲平,“小孩安顿好了?”

孙哲平目光撇向叶修,“让他的人看着。”

楼冠宁点头,心下更坚定了学习从容坑任何人,成为不要脸的信念。

王杰希观望了会儿,才问孙哲平:“到底见没见过?”

孙哲平抖出根烟,漫不经心地问:“见过怎么样没见过又怎么样?”

“见过的话,当然是按规矩办。”

“自然,”叶修接口,“也可能你见过但忘了,没关系,我们蓝雨的前队长魏琛帮助你,只要998只要998!”

“是啊!”魏琛也说,“老夫别的不行,催眠术这种低级魔法,保证把你小时候吃过多少口奶都催出来。”

楼冠宁听了不忍直视,但其他大神置若罔闻,心理素质杠杠的,楼冠宁忙端正坐姿,锻炼自己。

叶修抽了一口烟,继续说:“哥刚好最近要走趟轮回,把你带着去找江波涛,他以虚化实是联盟水平里最高的,只要9998,童叟无欺!”

一般人早被这连番插科打诨带偏了,可孙哲平和他们打交道接近十年,只是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叶修笑,“别装傻啊。”

王杰希仍是中规中矩的称述句,“孙前辈应该猜到张佳乐出事了吧。”

孙哲平抬眼,弹了弹烟灰,说:“跟我什么关系?”他笑,“你们不会以为小乐是张佳乐吧?时光倒流法,上一个被施法者死得多惨……你们不知道?”

“张佳乐失踪的前一天在B市,转天你就捡了个小孩,”叶修指指孙哲平,“你自己心里清楚。”

叶修一挥手,白天车里的画面就悬空回放,在旁观者的视角,孙哲平看到小乐在嚎啕大哭中极有目的性地打开安全带,往自己身上爬的样子也是几个动作就达成目标,很是利索。

“啧,”叶修说,“我本来还挺笃定是张佳乐的,但看他把你吃得这么死,我很怀疑啊!”

“呵呵。”孙哲平冷声,“叶修你这么积极无非想带着兴欣的孩子练练,王队既然在公安系统中查不出来,那就算了。楼老板,送客。”

孙哲平起身就走,叶修喊他,“这么逃避可不是你的作风。”

突然被点到的楼冠宁也犹豫地站起来,“老孙,你去哪儿?”

“看场子。”孙哲平扔下三个字就走了。

楼冠宁泪流满面,终于,他的手下终于开始干本职工作了,实在太感动了!

王杰希喝茶,目光略带调笑地看了眼叶修,“你不知道孙哲平绝对不插手张佳乐的事?”

魏琛嘟囔,“什么毛病?都多少年了!”

叶修说:“霸图迟早来找他,哥这是发掘潜在客户!你们政府部门不懂个体的苦啊!”叶修又说,“小楼,我那两个后辈就先待你这儿。”

楼冠宁虽不知叶修指的谁,但也当即应下。自从孙哲平在他手下干活,他就开始渐渐习惯担各种各样的后果了。

那位,真心是个随心所欲的爷。要楼冠宁只是黑道老板,早招呼小弟割了他的肾去换钱。

这边三人又互相喷几句垃圾话,叶修和魏琛才“漱”地下线了。

楼冠宁见王杰希要走,忙起身问,“真的是时光倒流么?”

王杰希摇头,双眼暗沉,配合着大小不一的样子,一时有些令人毛骨悚然,“怎么可能,”他向外走,“不过孙哲平说谎了,他看过。”

孙哲平走进当时碰见小乐的酒吧里,他这回来后头没有小弟摆架势,自己面无表情竟也融进夜晚骚动寂寞的人群里——他本也是黑夜里孤单的一份子。

他右手倒扣敲敲吧台,调酒小哥心神领会给他调了杯度数极低的果酒,孙哲平捧着酒杯坐到无人的角落里,目光像所有无目的游荡的浪子,漫不经心地扫过一圈光怪陆离,然后又沉寂下去。

没有人知道他已然将一切归入脑中,甚至细毫都能与无数次上一回作出精确的比对。他握握左手,这是不平凡的世界留给他唯一的馈赠。

这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太阳和地球根据重力学定律旋转着逼近又分离,汽车飞机在科学的支持下奔驰飞行,宇宙有人工卫星,人类在太空漫步,没有阎王鬼差,死了就是一场火化。

没人知道过去是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只是现在这个普通世界有一个角落,遍布时间的遗骸,以魔法的名义勾搭踩偏的灵魂。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疯狂的战士血溅疆场,他游荡世间,然后赖上了参军的孙哲平,他拖着孙哲平上了战场,呼吸着千百年后他的呼吸,收割着千百年后他的罪果,疯狂着千百年后他的生命。

很庆幸,孙哲平没有把命疯掉,不过左手经脉尽断,实力体验了一把武侠小说里男主的人生,然后过上退役隐居的和平正经结局。

如果这不是一个双男主的故事,理应是这个结局。

这间酒吧开了许多年,年轻的时候,他和张佳乐在这个夜场里浪过,手机里的大头照就是在酒吧对面的小超市里拍的。他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第一次接吻,因为陌生而无所畏惧。

他们在这里开始……

孙哲平将果酒一饮而尽,摸出震动不停的手机,他的直觉在“幽灵”离体后更加准得让人慌乱,他说:“喂。”

罗辑拿着电话都要哭了,“前……前辈,小乐……被人带走了!”

糟天杀的!罗辑和乔一帆再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也难以想象世界上有像小乐一样烦的小孩。

孙哲平刚走的时候他还在乖乖地睡觉,小脸粉红粉红的,可爱得不行。结果后来翻了个身,开始砸吧嘴,嘟嘟囔囔地像在说梦话一样,乔一帆凑过去认真地听了又听,实在没听懂,只能放任。接着事情就麻烦了,小孩不知啥时候唑起了自己的指头,没几分钟满手口水,乔一帆和罗辑眼睁睁看着他被自己的口水脏醒的。

没错,爬起来甩手的时候脸上那嫌弃的表情啊和叶修嘲讽人的时候没多大差别了。

小乐一边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手,一边摇摇晃晃地看了一圈,朝他们两个软绵绵地说:“叔叔,哥哥呢?”

这里就略过两个大男孩被叔叔这个称谓如何惊得腾云驾雾,只说小乐在得到孙哲平不在的信息后,秒秒钟开哭,嚎啕大哭那种。

乔一帆和罗辑对视一秒,然后乔一帆视死如归地走上去要抱起小乐哄哄,谁知小乐在床上哭着打滚,愣是让他两下都没抱到,第三次还是小乐撒泼滚得乱七八糟直接撞他手上的。

乔一帆也是训练过的,在小乐滚走前立马抱了起来,继续视死如归地小心地拍拍孩子的背。

不得不说这哭声实在太大太尖锐,炸得两人耳鼓疼,和加了魔力的冲击波不相上下了,只是完全对精神领域没半点影响。

罗辑见乔一帆哄了几分钟没半点成果,深刻觉得找孙哲平刻不容缓,于是两人默契地点过头,罗辑冲出去找人,乔一帆继续努力着。

怀里的声音渐弱,小孩有些打嗝,乔一帆准备把他放在小椅子上,小孩满脸水,噘着嘴,下来的时候也没扒着他衣服,反而有些嫌弃巴不得的样子。

乔一帆本来就脾性好,和小孩更是不可能往心里去,他温和地笑笑,转身去拿水壶。

哪知在他眼角余光刚好看不见小乐的时候,小孩一下子悄无声息地滑下椅子,瞬间奔出了罗辑没关的门。

TBC

PS:为什么字数一更比一更多……还到不了重点……

评论(5)
热度(22)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