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5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5

 

张佳乐在医生面前从容说着不在意,结果人一走,他在病床上百无聊赖,不自觉就打着脸想孙哲平。

 

如今他算是有了些思念人的经验,既然克制不住,便从当初的西部荒野想起,他记性好,脑中就像放电影一样,然后第二赛季,第三赛季一年年来,一般来说,最多电影看到第三赛季,若是夜晚在床上,就入梦了,若是白天,休息时间也过了。

 

也难怪医院这地方有“小病治成大病,大病侥幸不治死”的玩笑,张佳乐思绪纷杂,转瞬就想到第四赛季在霸图的那场鏖战。赛后他给孙哲平做手操,他看着孙哲平皱着眉,瞳孔里的不忿和遗憾如浮光掠影般消逝,随即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和狂妄。

 

孙哲平说,百花会赢。

 

每一次他都这么说,平淡,笃定,不慷慨激昂,似乎实事求是。

 

第二赛季,他们第一次败北,在Q市撸串喝酒好不快活,那时候,失败是人生路上的绊脚石,跌倒了,爬起来,拍拍衣衫,就能笑着继续走;第三赛季,他们第二次败北,在H市大骂叶修气得跳脚,那时候,失败是人生路上的垫脚石,爬上去,才能和第一名比肩,然后才有超越的可能;第四赛季,他们第三次败北,在K市从容不迫从头来过,那时候,失败是人生路上的常客,遇到了便遇到了,心里有着绝对的自信,少年意气又成熟稳重。

 

孙哲平从来不会对失败说什么,他向来坦荡,或跌或爬或继续走,在他眼里前方永远是最重要的,语言总归比行动空乏。

 

比赛已过去三天,张佳乐握着毫无动静的手机,一时不知该期待一句不痛不痒的安慰还是期待不动声色的回避。毕竟,无论哪样,都不及当初落花狼藉与百花缭乱并肩给张佳乐带来的底气和慰藉。

 

张佳乐看看天色和时间,估计另一个半球夜幕笼罩,而他心心念念的人……

 

手机响了。

 

孙哲平:上网了吗

百花缭乱:?

孙哲平:估计你没上

 

张佳乐一脸懵逼,孙哲平这货不是正面强攻的典型吗?这是什么诡异的出剑方向,难道他们玩剑的都有刺客的潜质吗?张佳乐在内心刷屏,然后他的手机就被一堆图片刷屏了。

 

张佳乐有些踌躇,空调房里手心还在冒汗,心里又慌又安稳,但这其实并不影响他把对话拖到上面点开第一张图。

 

这是一张微博评论截图,日期时间显示是比赛当天结束后。

 

“张佳乐你是最棒的!百花万岁!”

“比得漂亮!百花可以输,但一定要漂亮地输!”

“明年再来!乐乐不哭抱抱(づ ̄3 ̄)づ╭❤~”

 

张佳乐不由得发笑,一张张看下去,从微博到论坛到空间,孙哲平可谓是把所有鼓励支持安慰他的话都不重复地搜罗了一遍。

 

孙哲平:别难过,继续加油。

 

张佳乐笑着笑着都要笑出哭腔了,这人这么这样啊!把所有负面的裁掉他就不知道了吗?好好的像以前一样不痛不痒说一句不好吗?这么细腻温柔,最后又云淡风轻,都把他心里压下去的难过全勾了上来。

 

别这样,张佳乐想,我会想你为什么不在,要是你还在我们是不是就能夺冠了。

别这样,张佳乐想,不要在离开后比原来细心温柔,我会怨恨你为什么不能来拥抱亲吻。

别这样,张佳乐想,不要那么多的鼓励和安慰,我会不忿你为什么不自己来说。

别这样,张佳乐想,你不要这么明显地逗我开心,让我心里想哭脸上无法不笑。

别这样……让我疯狂地想你……

 

无数明知无理取闹的念头翻来覆去,代表着人类所有的劣根性在张佳乐心里叫嚣。

 

百花缭乱:我哪有这么脆弱,老子又不是不敢看黑,懒得去

孙哲平:黑没意义,不用看

百花缭乱:切,看不出来你还有耐心干这么细

 

这一句没打完,手机界面就跳出了经理的来电,张佳乐把说了半截的话发出去,接了电话。

 

“小张啊,”经理和蔼亲人地说,“身体还好吗?什么时候回来?”

 

“我……咳咳!”张佳乐意外地发现嗓子居然有些哑,咳了两声继续说,“我定的明天的票。”

 

“那行那行,”经理说,“几点到,我派车去接。”

 

“不太记得了,”张佳乐喝了口水,“晚上到。”

 

“晚上?”

 

“怎么了?”

 

“明天下午是孙哲平的退役发布会,之前说过的,”经理忍住叹息,“你是不是该出席?”

 

“有说吗?”张佳乐轻声,“反正当事人都不在,你们随便开开呗。”

 

经理没有坚持,只说:“保重身体。”

 

张佳乐简直能把这四个字直接听成“心情愉悦”,但他一点都不能心情愉悦,心里那块石头浮浮沉沉,终于被“退役发布会”狠狠一锤,直接沉进心坎里。

 

手机的浮选悬框上还有他的消息,好似触手可及,可他其实远在海外,马上连名义上的存在也要不再了,张佳乐捂着闷气的心口愤愤地埋怨经理这个煞风景的,又开始不爽这个发布会就不能当初就开么,一刀捅心上这么久才彻底没入刀身,除了痛还是痛,吐血都吐到没血了。

 

孙哲平又刷了张佳乐的屏,一张张异国景致在张佳乐眼前略过。

 

孙哲平:出来旅游,这边大雪封路了,网没断

百花缭乱:行啊你

 

再也无话,张佳乐看着那巍峨的雪峰,全身同时万里冰封。荣耀也好,异国也罢,他终于真切地意识到孙哲平与他渐行渐远。

 

旅游散心多正常,跟了旅行团交了新朋友就去呗,谁管是什么时间段,就孙哲平那性格估计别说纠结了,全球通网,肯定没当回事。

 

我在比赛你在外面浪?!张佳乐把自己埋进空调被里,唾弃着自己无理取闹。是啊,你让孙哲平闷在屋子捧着手机皱眉你就开心了?张佳乐你什么人啊!

 

荣耀是很重要的事,但不是第一位,这就是退役。

 

退役啊……

 

每年夏天都有选手一波波地退役,他们或是年纪大了,不得不退,又或是战队的替补,有更年轻更优秀的新人顶上,又或者为伤病所困,选择了其他的路。

 

孙哲平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孙哲平的退役发布会开得沉闷又迅速,似乎所有人已经达成了什么共识,渲染伤感气氛已经渲染半年了,唱衰唱过了,颂德也颂过了。这只是一个仪式,彻底斩断百花的繁花血景时代。

 

K市气候宜人,草木丛生,百花俱乐部四季都漂亮得不像话。

 

张佳乐背着旅行包进了大门,一眼就看到边上火光点点,经理站在一棵树下抽烟。

 

大家都不容易,在经理的想法里,正式成为队长的张佳乐最好是参加这场发布会的,但不是必须的,所以他让步。

 

张佳乐走过去,敏锐的嗅觉很轻易就感受到二手烟的笼罩,他嗓子有些发痒,却是举手说:“来一根?”

 

经理拿出烟盒抖出一根来,叼着烟问他:“你会么?”

 

张佳乐说:“试过。”

 

他一个爹娘不管的,原来也不担心抽烟嫁不出去那种破事,早十三四岁就拆了老爹放在家里的烟抽了试。满嘴都是烟,嘴里和鼻腔都是暖暖的也都是喘不过气的感觉,他立马把一口烟全吐了出来,尼古丁漂浮在四周,淡淡的靛青色少了二手烟呛人的特殊气味。

 

没意思,那时候张佳乐立刻掐了只吸一口的烟,心理作用地咳了又咳,觉得满足了好奇心也就过去了。

 

张佳乐抽出眼前这根烟,夹在手里,没有继续动作。

 

经理发笑,“你倒是和孙哲平一样,要了烟还是不抽。”

 

“要烟?”

 

“可不是么?”经理收了笑容,自觉沉声。

 

张佳乐想,孙哲平那货也是会说话,当时在医院,主被动那叫个转换自如。

 

张佳乐抖着烟,沉默些会儿,才说:“退役合同早签好了吧,为什么现在才报上联盟?”

 

“这个……要按私心,我们也希望他能下个赛季回来,退役可是一年啊……而且,”经理平实地说,似乎这个气氛很适合谈心,“给粉丝和俱乐部一些心理准备。”

 

“什么时候知道的?”

 

“嗯?”

 

“就是下个赛季回不来啊。”

 

“小张……”

 

“他出国前跟你们通气了吧。”张佳乐笑得很惨淡,因为关系太亲近,所以他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更悲哀的是,他因为这样而不忿,却真的缓解了痛苦和失落。

 

经理不置可否,吸了最后一口烟,扔到脚下碾灭,然后作势要走。

 

“等一下!”张佳乐喊住经理,天知道话题是这么转到孙哲平出国那去的,都那么久了,更何况他也不是来谈这个的。

 

经理转头看着张佳乐放下旅行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初版账号卡,“我现在拿着不合适。”

 

孙哲平退役,落花狼藉没有使用者,没有主人,它如今彻底归属于俱乐部。

 

经理看着这张卡,身为俱乐部的管理高层,他基本就没碰过,现在让他从张佳乐手里接过,有些做不到啊,特别是在张佳乐这样目不转睛的眼神里,他更是伸不了手。

 

“你拿着吧,”经理说,“到时候你直接给选中接手的人就行。”

 

张佳乐一直拿着卡放在经理眼前,他哑声强调:“我拿着不合适。”

 

经理没办法,一闭眼就抽走卡,转身回办公楼了。

 

张佳乐看着经理的背影,往后一退再退,一直倚到一棵树上。他怎么能拿着这张卡给继承者?如今的荣耀职业圈,根本没有人能配得上落花狼藉,到时候他怎么松得了手!

 

一回到俱乐部,张佳乐的脑中就陀螺飞转,不知不觉就开始想着决赛要怎么复盘,给队员的休假日期,要不要和其他俱乐部打几次友谊赛,训练营到水平和年纪的要出道的几个,还有今年退役的老人,玩狂剑的训练生和其他职业选手……张佳乐想得脑仁疼。

 

他抬头看空荡荡的夜空,逐渐放空大脑,手机聒噪地响起来。

 

是陌生来电,职业选手私人手机号保护得堪比大明星,张佳乐现在正没劲,估计只能是诈骗或是广告电话,伸手就是一个拒接。

 

然后过了几秒,又响,还是那个号码。啧,烦不烦!再摁掉。

 

结果对方孜孜不倦,张佳乐没好气地接了,“喂?谁呀!”

 

“您好,请问是张佳乐吗?”对方的普通话很标准,语气很平淡,让张佳乐直觉不是诈骗电话。

 

“我是。”

 

“那就好,”对方似乎略微叹了口气,“我是孙哲平的哥哥。”

 

卧槽!张佳乐在内心刷弹幕,整个人猛然从树上起来直了身,无数措辞呼啸而过,最后他诚恳地说:“您好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说来惭愧,张佳乐和孙哲平也是谈了三年了,期间去B市的次数数不胜数,但他还从未见过孙哲平的家人,每每都好像阴差阳错,孙哲平觉得见不见无所谓错过就错过吧,张佳乐倒想来日方长以后正式见也比随便撞上了好。

 

孙哥哥沉吟:“你现在方便吗?”

 

“方便方便。”张佳乐当然很方便,不方便也得方便啊!

 

孙哲平和他一样,对家人提及得不多,对孙哥哥唯一的评价就是“那货跟我完全不一样”,张佳乐想着,这么客气矜持确实和孙哲平很不一样。

 

“我这个弟弟,”孙哥哥推心置腹,亲切起来给人的舒坦感倒是和孙哲平差不多,“从小就没人能治住他,胡作非为惯了……”张佳乐直觉孙哥哥不仅没有组织好语言也没有确定好立意,“荣耀这个游戏,他打得很好,又遇到了你,我们全家都特别高兴……”

 

这听着像在夸自己,张佳乐不太清楚要不要谦虚几句。其实对于他们,双方家里态度都是知道但不参与不点破,所以这个电话张佳乐真的特别心惊胆战。

 

孙哥哥大概是铺垫完了,终于说:“孙哲平他从小到大都过得很顺利,没遭遇过什么挫折,他现在这样,你别怪他。”

 

张佳乐立刻就愣住了,孙哲平现在怎样?他又怪他什么?是退役出国吗?是因为百花只拿到亚军吗?

 

张佳乐想着就慢慢蹲下,孙哲平手伤的时候他没哭,孙哲平离开的时候他没哭,他病中无依靠时没有哭,百花没有孙哲平那么多场比赛输了他没有哭……张佳乐捂着眼睛,手指慢慢感受到湿意。

 

张佳乐和孙哲平形影不离接近四年,他的潜意识里自己就是孙哲平最亲近的人,直到现在才幡然醒悟,对于孙哲平的哥哥来说,爱护孙哲平不被外人埋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张佳乐在他哥哥的眼里是一个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和孙哲平分道扬镳的外人,就是结婚的夫妻,在各家父母眼里还不是亲疏有别。

 

每个人在恋爱中都以为自己保持了人格的独立,分开了才发现早就已经矫情,在比赛场上是这样,生活里也是这样,可悲的是他只能怪他对他太好。

 

孙哥哥这句话好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让张佳乐不得不承认理智下的感情和正常人一样写满了不安和不信任,让张佳乐一直保护着自己不被伤害的盾碎裂,他可以扛过任何无情的现实,却受不了有人在他的感情上割肉。

 

退役后他的心理医生说,他本人的成长环境本身让他对感情无比珍视,而潜意识因为与父母感情寡淡而对所有的感情感到脆弱不安。张佳乐的感情很脆弱,可他的外表和理智又过于坚强乐观。而这个时候,谁都不知道这么学术性的解释。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张佳乐擦着满脸的水,一个字一个字说,“我知道,我不怪他。”

 

可是,孙哲平的逃离不是因为他的软弱,而是因为他天生的豪情太热,他是被那太过分的坚强逼退的。热血也是一把双刃剑,至此,伤人伤己。

 

所以,就算张佳乐是孙哲平的外人,就算他已经离开,张佳乐也比孙哲平自己还要肯定,他会回来的,而张佳乐,会在这里等他。

 

这个时候,张佳乐真的笃定,终有一天,孙哲平会回来,自己也不会离开。

 

TBC

 

PS:我以为我可以写到第六赛季开始,然而我真的太天真了……不要觉得孙哥哥很烦人,因为就他很关心双花的感情问题……等到其他人关心就有大问题了。最后,笔力不及,海涵。

PPS:跪求各位小仙女原谅,考完高数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开了五个开头才写下来,而且中途各种剧情在感情不到位的卡文……我都要崩溃了嘤嘤嘤!对了,看我ID,期中还没有考完…


不行,先发了再说,越看越想改,越改越不知道怎么改……

评论(17)
热度(75)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