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4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注意:本章忽上忽下的科学技术又出现了,请避雷!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4

 

熟悉黄少天的人都知道,他口速快于脑速,尤其亲近的人常常口不择言,夸夸其谈,熟练使用各种修辞手法,在把人说晕的基础上也忘了事情本身是咋样的。

 

听到那句言简意赅,表意明确的话,张佳乐第一个想法是——这货玩他吧?张佳乐的回应也是极其冷静,“你是不是又大冒险输了?”

 

“我靠你真不知道?”黄少天十分震惊中还带着些恍然。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下,明显变少的话,没有转而长篇大论辩解不是游戏,一直保持对重点的敏锐……张佳乐说:“别开玩笑了,是不是喻文州在旁边指挥你?!”

 

黄少天难以置信,“卧槽你居然不知道?你多久没上网了?你微博都被轮爆了!不是你不知道百花怎么没人告诉你?我……”

 

张佳乐掐了电话,随即松手,手机顺着手臂掉在床上,微微弹了弹。

 

张佳乐垂着头,眼皮因为发热又重又烫,露在外面的皮肤嫩红中带着不可忽视的惨白,张佳乐觉得自己在桑拿房,热气压得他喘不过气,头也晕得慌,而内里全是寒气,一时冷热汗交织,整个人宛如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他开始浅浅地咳两声,然后越来越重,好像开启了什么开关,越咳越把自己呛着。他张着嘴呼吸,每一次都有嘶哑声。

 

邹远手足无措起来,“副队……您……先吃退烧药,我去买止咳糖浆!”

 

“不用了,”张佳乐抬头,笑了笑,刚才好像没有尽头的咳嗽声一下子止住了,他温声说,“出去和其他人玩吧,我没事。”

 

邹远皱眉,他很是不放心,张嘴还没说出话就对上张佳乐的目光,那目光深邃无波,可以看见浮着的一层对自己的关怀,内里却平淡到冷漠。邹远点头,“好,您有事叫我。”

 

张佳乐慢慢裹紧被子,一点点躺到床上抱紧自己。他的身体状态很不好,但精神却十分清明。从小到大,一个人感冒发烧自己爬起来去医院也不是一两次了。人都是会本能地依恋,什么头晕没力气,没人依靠了一个人收拾妥当去挤地铁也没问题。他平常偶然还糊涂,病了全身细胞都有意无意地警觉起来,人飘飘的,什么问题都能像局外人一样冷眼旁观。

 

张佳乐原本是这么以为的,可孙哲平那个混蛋就是喜欢来打破他的平衡,上一次孤零零生病没人陪回想起来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张佳乐捂着嘴,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哭出来,结果眼里热得厉害,产不出一点水。

 

张佳乐又抱了一会儿自己,伸手摸索着抓回自己的手机,点开本就不怎么用的微博。

 

确实很多人@他,张佳乐勉强半睁着眼,随手点进一个微博里。他运气不错,是源头的那位博主,再看看日期,已经是三天前了。

 

几行字一张照片,说是在机场偶遇孙哲平,照片则拍得比较模糊,但孙哲平进的登机口是去哪的,孙哲平被挡住半身但仍能分辨本人,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也是要人赞一声会拍,不当狗仔可惜了了。

 

“呵呵。”张佳乐在心里笑,没继续看,直接按了HOME,上一个APP把三天后飞往B市的飞机票退了。

 

他也不知是该哭该笑,本来想全明星之前就去,但一直感冒,怕孙哲平看见了心里自责不痛快,于是就晚了几天,期待着几天里把身体稍微养养,实在不行也没办法,反正要去见他的。现在是生生错过见孙哲平最后的机会,但他又觉得幸好没去,不然就该是他明知劝不了又控制不住去劝孙哲平,最后站在机场再次目送孙哲平走,那场面,张佳乐觉得自己会撑不住。

 

孙哲平不告诉他,他很不痛快,但也不想去质问。

 

再点回微博,评论和转发匆匆扫了遍,大概分四类,遗憾孙哲平彻底离开荣耀舞台的,因为百花没开退役发布会死活不相信的,为张佳乐和百花难过的,还有不满同性AB恋嘲张佳乐被甩的。要是张佳乐没生病,他还有精力气一气最后一类人,现在就当他们放屁。

 

然后张佳乐回到自己的首页,惊讶地发现“张佳乐”对最后一类人发了个意味不太分明的解释,一波百花队员都转发了。评论第一赞是“我就知道,双花一万年!!直癌滚粗!”,第二赞是“官方你以为粉丝傻吗?!这要是张佳乐发的我直播吃键盘!!”,再下面是对他们俩感情现在如何的疯狂撕逼。

 

张佳乐看不下去,删了这条微博,然后退了。

 

队友们不和他提孙哲平出国很让人理解,一是觉得张佳乐肯定知道,二是觉得提了在张佳乐心里捅刀子。但百花战队拿了他的微博,在私人感情这块私自发了东西还不告诉他,未免太过分了!

 

张佳乐问孙哲平,A国还好吗?

孙哲平回他,差不多

 

两人不约而同地不去提及事先为何不告知。

 

张佳乐抓着手机,迷迷糊糊地要睡过去。

 

手机响了,经理质问他:“张佳乐你删什么微博?网上都闹开了!”这口气就像当初他质疑张佳乐一人无法带领百花夺冠,就像上一次全明星一锤定音百花与嘉世同队,从里到外都是资本理直气壮的嚣张跋扈。

 

张佳乐反问:“不是我发的为什么不删?”

 

经理的口气稍微柔了一些,“这些都是和比赛无关的小事,上次你把微博密码交出来不就说不管的吗?”

 

“这是和我本人有关的私事!”

 

“哎?乐乐,这你就想多了。你和孙哲平的感情怎么样我们都看在眼里,这些都是对外说辞,对你一点影响都没有。”

 

放屁!张佳乐想说,你们他妈宣传公关是从娱乐圈挖人挖多了吧!

 

张佳乐说:“我认为有影响,你们别拿我的微博乱发。”

 

经理沉默了会,说:“用百花战队官微呢?”

 

张佳乐想当初孙哲平是怎么处理的,于是让步,“嗯。”

 

似乎皆大欢喜。

 

后来张佳乐抽空去了一趟训练营,少年少女们的水平虽然在老手眼里不够看,但一场指导赛下来总有惊艳的操作让人眼前一亮。唐昊放弃了狂剑士,选择了流氓,但他的打法没有按照如今的“第一流氓”林敬言,他的打法粗中有细,把孙哲平的气势一脉相承,在技能的选择搭配上则以林敬言早期的打法为基础形成自己的风格。

 

这么多人打下来,和唐昊打是让张佳乐觉得最痛快的,尤其是在所有狂剑士选手都不让张佳乐满意的时候,唐昊在张佳乐眼里就是一块最有升值空间的璞玉,这打法带出去,任谁都能感觉是百花出来的。

 

“副队,”唐昊在张佳乐走后单独追出来,说,“你没有其他要说的?”

 

张佳乐目光沉了沉,有些无奈地说:“百花没有流氓老手,我的建议有限,以后你来找我PK吧,只要我有空什么时候都行。”

 

唐昊攥紧拳,点头说:“好!”

 

张佳乐没空去B市,但长期治疗也不能放。据说是那位爱病人如子的医生把几个疗程塞给了黄少天,而黄少天和王杰希又关系不错到互相通气第二性别的地步,所以微草主场比完后,张佳乐从方士谦手里接过一大袋药。

 

方士谦笑得癫狂,“哈哈哈哈!张佳乐没想到啊没想到!多亏你哥赚翻了!!!”

 

对这位同是第二赛季出道的“治疗之神”,张佳乐不屑,“我看你是为了和王杰希唱对台戏吧。”

 

方士谦不管,“反正我赚大发了,王杰希那小子还邪王真眼?连个第二性别都看不出来,白瞎了祖传的看相。”

 

张佳乐略震惊,“你们微草是什么氛围?”放到百花绝对会被孙哲平赤裸裸鄙视的目光给压下去,被孙哲平这样看着,谁都觉得自己是智障。

 

“呵。”王杰希发布会刚开完,回来恰巧听到张佳乐的问题,立刻不动声色地回答,“就这个二货围着我们载歌载舞。”

 

“滚啊!”方士谦瞬间炸毛,又转瞬间平息下来,“话说回来,张佳乐你怎么剪头发了?”

 

张佳乐摸摸脑袋后的短毛,轻松地回答:“没空打理。”

 

王杰希摇摇头,对方士谦说:“愿赌服输,不是削发明志啊,咱俩钱抵了。”

 

张佳乐在心里卧了个大槽,你们微草到底打了多少赌,这是哪门子队内风气,我要群众举报聚众赌博啊啊啊啊啊!

 

方士谦作大度状挥手,“抵就抵吧。”转而对张佳乐很认真地说:“百花倒是看得开,最开始你留头发不管,现在对外形象固定了,剪了也不管,够文艺浪漫。”

 

张佳乐只是笑笑,就告辞了。

 

张佳乐当初留头发,是因为大夏天和孙哲平到处奔波,又热又累,宁愿用五分钟去吃冰淇淋也不想坐着理个发。后来头发长到要扎起来的地步,百花已经建成了,张佳乐觉得留这么长剪了怪可惜,也就和老板经理僵持了几天过去了。

 

现在又要到夏天,张佳乐这才发现这头发太过麻烦,以前有孙哲平帮忙吹干没感觉,如今真是太耗时间。于是遛弯的功夫,就把留了几年的头发咔咔咔剪了。

 

剪完了经理那叫个痛心疾首,抓着张佳乐絮叨好久个人形象,最后特无奈地放他回去训练。

 

张佳乐又摸摸脑后柔软的短发,想着当初孙哲平是不是也因为自己留长发被经理抓住絮叨过,可惜他那时没在意过这些,一直觉得经理老板挺好说话的。

 

百花的成绩趋于稳定,最后以积分第六进了季后赛。

 

经理说:“我们开个粉丝见面会吧。”

 

张佳乐忙把嘴里的饼干咽下去,不解:“现在?”

 

“在季后赛即将开始之际,多么好的互动机会,提高士气,回馈粉丝。”

 

张佳乐想都不想,“和往年一样就好了,突然变路数太假哎。”

 

经理苦口婆心,“今时不同往日,就这一年,荣耀粉丝直接翻倍啊!”

 

张佳乐摆手,“哪天其他战队开了,我绝不反对。”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才是天才,之后的全是蠢货!”

 

张佳乐光是笑,反正不松口。

 

张佳乐原以为自己副队到正队一步之遥,还天天和孙哲平厮混在一起,当个队长不会有多大问题。真到了这个位置,才发现战队,训练营,俱乐部,公会,宣传后勤,技术部,没一个是好对付的,而且人家也没无理取闹,就是和你站的立场不同罢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感慨,当队长真不容易!

 

孙哲平过了许多小时回复,全当他们放屁。这狂妄气真是一如既往,张佳乐都能想象他眉宇间那睥睨的气势。

 

外界依旧唱衰百花,反正这么扒着指头,无论从角色、选手、个人、团队,纸面实力实在难以想象百花可以攻克微草、霸图、嘉世,有人断言最终的冠军还是霸图与嘉世的争夺。

 

结果打败了蓝雨、霸图的百花,和打败了雷霆、嘉世的微草撞在了总决赛。

 

多年后《电竞之家》回顾荣耀史,这样描述第五赛季。第五赛季的全明星,“黄金一代”占据半壁江山;第五赛季的总决赛,嘉世王朝真正终结,群雄逐鹿,每一个队伍都足够强大去争夺冠军!

 

大众真是很奇妙的心态,先前一直对百花唱衰,百花真打进总决赛了,期待值又瞬间一面倒向百花,仿佛区区微草,不值一提。

 

唱衰影响不了张佳乐,吹捧也影响不了张佳乐。他完全沉浸在荣耀的世界里,每每坐进比赛间,从第二赛季开始,每一声“百花加油!百花必胜!”的呼喊就在张佳乐脑中循环往复。

 

最后这一场团队赛,当初一同开创百花初时代的兄弟哥们儿在他眼前掠过,繁花血景时粉丝疯狂的呐喊和畅快感在指尖重燃。落花狼藉在衣袋中,仿佛孙哲平就在身后注视着他,拥抱着他,两颗为荣耀疯狂的心一同跳动着,冠军咫尺可达,他要赢,他疯狂地想要赢!

 

张佳乐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燃烧,手速、意识、操作,通通都达到极致。后颈发着烫,孙哲平无处不在,屏幕上一片亮光火海,战斗,燃烧,死亡。

 

像凤凰浴火,或许能重生,或许只剩一地灰烬。画面灰白,百花凋零。

 

张佳乐愣愣地看着屏幕,神游物外,心里一时竟是不屑一顾,年轻气盛,日天日地的豪迈。张佳乐一拍键盘,站起来狠狠地喊:“输就输!怕个屁!大孙,我们明年再来!”

 

然后心中这豪迈似乎是被喊了个干净,无尽的难过、遗憾、不甘席卷了张佳乐,这不是第三赛季,他不再初出茅庐,他们也没有明年。

 

张佳乐撑着桌子,浑身都控制不住地抖,后颈烫得厉害,连声称绝对没有存在感的信息素智能芯片都在撕扯着张佳乐,每一寸皮肤下都在隐隐作痛……

 

“孙哲平啊……”来一个温暖的怀抱,给个依靠吧,他撑不住了,真的撑不住了!

 

张佳乐颓然坐下,不久他站起来,开门,走了出去,微笑着为冠军队送上恭喜和祝福。

 

怎么会撑不住,他必须撑住,所以他就可以撑住。

 

张佳乐在发布会上短短说了几句,下场就被来看比赛的黄少天拖去了医院。

 

“真是疯了疯了疯了!”黄少天在他病床前徘徊,“你这身体混乱到什么程度了?一要到发情期就发烧?不对,是情绪一激动就发烧,MD这是要烧傻了啊!”

 

张佳乐在被子里闷声说:“黄少天,你闭嘴,不准告诉孙哲平。”

 

“我……”黄少天被喻文州拉走了,一出病房门,整个人就彻底安静下来,不同于刚才的浮躁中带点小欢脱,安静得压抑。

 

他低声说:“队长,你知道吗?omega最怕的不是发情期,而是主动发情,”黄少天往喻文州身上凑了凑,“就像我这样,不自觉地想勾引你。”

 

“少天……”

 

“我这样的信息素你不乐意,张佳乐那样没信息素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状态糟糕到什么程度!”黄少天越说越咬牙切齿,转身就气冲冲地往楼梯口走。

 

“少天,你冷静!”喻文州追上他,“你不要迁怒,我真的不介意你信息素,孙哲平也不可能在乎张佳乐没信息素……”

 

张佳乐在医生的细心照料下,过起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日子。一时间什么比赛百花孙哲平都离他远去了,他还是17岁那个孤独又倔强的张佳乐。

 

医生说:“还记得我说,来医院的大都是心病吗?”

 

张佳乐“啊”了一声,才浅笑了一下,“事太多,忘了。”

 

医生坐到他床边,轻声说:“情深不寿。我知道你们的事,稍微放一放,不要太呕血。”

 

“我没有,”张佳乐说,“真没有。”他不是全世界只有“爱情”两个字的omega,他不过是,“我只是比赛的时候,避不了。”

 

孙哲平不单单是张佳乐的男朋友,他还是他最好的搭档,就算那天他们分了,感情淡了,让张佳乐比赛的时候放下孙哲平,还不如让黄少天不刷垃圾话。

 

医生叹了口气,有点恨恨的,“所以我说你们这工作,太伤人了!”

 

张佳乐和这位医生打了许多年交道,在他面前很放松地躺在床上,轻声说:“梦想就是要人疯狂地燃烧啊。”

 

医生摇摇头,“你们玩游戏的真是数年如一日地天真执着。”

 

天真执着?联盟选手年纪最大的不过21,正是青春肆意的时候,如何不为荣耀疯狂?

 

或输或赢,欢畅地笑,悲伤地哭,旅途或绚烂或悲壮,他们就是因为天真的热爱走在这条路上不回头啊!

 

TBC

 

PS:再一次对剧情掌控失败,爆了字数也没把后面的一个小刀写出来。不管怎么样,第五赛季结束了。

PPS:越是期中越要摸鱼,我对自己也很绝望。

评论(11)
热度(84)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