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3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3

 

听说在一个地方呆十年,就能改变一个人心中“故乡”的含义。

 

孙哲平在K市连半数的时间都没待到,如今回来,也觉得风太大,温度太低,空气太干燥,出租车司机的口音略刺耳。

 

换成一般人叛逆离家数年,如今失败而归,怎么也得在心里踌躇几分钟,好好想想怎么面对父母。

 

但孙哲平背着包,从裤兜里掏出钥匙,要不是背景是月亮落山,他这样就像是任何一次放学或下班的回家。

 

他开门,把钥匙扔进鞋柜的盒子里,一面低头放包一面要换鞋子。

 

有人轻叹一声,说:“怎么不多穿点回来?家里冷。”

 

孙哲平换鞋子的动作一怔,然后伸手拍开门边的开关,在一片温暖的光亮里转头看静静坐在沙发上的人,哑声说:“妈,您怎么没睡?”

 

这个时间点,怎么看都不像是早起的,反而像是彻夜未眠,专门等着他一样。可是,孙哲平从手受伤到现在,除了孙哥哥去了一趟,他没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也没给他打电话,今天的飞机自然也没有对家里说。

 

孙妈妈端起茶几上半杯葡萄酒,晃了晃,说:“我猜你要回来,房间给你收拾好了,你爸不在家,洗个澡去睡吧,好好睡一觉。”

 

“妈,”孙哲平往前走了两步,沉默了会儿,才应声,“好。”

 

知道孙家两个孩子的都特别惊讶同样的爹娘怎么会教出这么不同的两个儿子!孙哥哥一直是好孩子的典范,听父母话,认真学习成绩好,少年时也有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叛逆,性格温和,人生顺顺当当,爱情事业双丰收。而孙哲平的叛逆和狂妄似乎是骨子里天生的,还在摇篮里的时候就无视逗他玩的大人,会跑会跳了,要么领导小朋友玩自己喜欢的游戏,要么一个人待着也特别从容,完全不会有什么不合群的孤独感。这让自觉有经验的孙家父母一时手足无措,在努力了六七年后,终于放弃了,只求他三观正,不要哪天一高兴干点违法乱纪的事。

 

所以当初孙哲平选择了去当职业选手,他们是高兴的。因为孙哲平本质上就是随心所欲,没兴趣的时候常常一副“大爷懒得动”的散漫不羁样,而有了兴趣就劲头特足,那气势也铺天盖地。荣耀相对于篮球、学习,是孙哲平热情最持久的一件事,也是仿佛永远不会厌倦的一件事。

 

孙哲平这一觉睡得久,当他趿拉着拖鞋走出自己房门的时候,孙父正坐在餐桌旁喝粥,一张报纸铺在一边,孙母抬头招呼他,“你起得刚好,洗漱完来吃早饭。”

 

一时恍如隔世,仿佛还是学生时代的每个早晨,他总因为前一天晚上玩荣耀而早上踩着迟到的点起床。

 

“对了,”孙母继续说,“新的牙刷毛巾给你放好了,蓝色的那个。”

 

“嗯。”孙哲平点头,转身进了卫生间。

 

恍惚感转瞬即逝,温水冲在手上,指尖淡淡的老茧和左手腕时不时无法控制的轻颤都在昭示着这是他离开K市回家的第一个早晨。

 

餐桌上无话,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家里是默认的,孙哲平顺便就想到了吃东西时总显得兴高采烈、叽叽喳喳的张佳乐。

 

孙父喝完粥,拿起手边报纸抖了抖,问他:“手怎么样?”

 

“没大碍。”

 

孙母说:“你也没带什么东西回来,今天跟我出门逛逛。”

 

孙哲平点头,“行。”

 

他想,顺便再买个手机,和张佳乐联系也方便。自然,从容如孙哲平是不会去想当初为什么要把手机留在百花这样没有意义的事。

 

孙哲平和孙母逛了一天的街,鉴于孙哲平目前吸引眼球的程度,他们去的都是人少的品牌专营店,孙哲平这么不易金钱的人,一天刷自己的卡刷到最后,看着那数字也觉得肉痛,这能给张佳乐买多少年的零食啊!

 

傍晚时分,孙哲平改头换面坐进孙哥哥的车里,孙哥哥随即就吹了一声口哨,“哟!真不错!咱妈太有眼光了!”

 

“是吧!”孙母也很激动,“我儿子多帅!就是以前那身运动装也引得小姑娘尖叫!”

 

孙哲平也说:“是,多亏妈长眼。”不仅小姑娘尖叫,张佳乐那傻不愣登的脸红了还死活不认,特别可爱。

 

到家的时候孙哲平和孙哥哥拎着东西落在后面,孙哥哥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乖?妈让你往西你居然不往东?我看上次那熊样,还以为你会和爸吵起来。”

 

孙哲平“呵”了一声。

 

孙哥哥继续说:“专家门诊我订好了,明天跟我去。”

 

“嗯。”

 

“不对啊!孙哲平你没病吧?这么乖?”

 

“我看你是欠得慌!”

 

孙哲平知道百花对雷霆那场输了的时候,他正在小区里替楼下的老大爷遛狗,用他哥的话说就是看着在遛狗实则给狗遛,那一小段跟着狗走了来回七八百遍,一看就是心神不宁。

 

孙哲平足足遛了两个多小时,最后那狗吐着舌头蹲在他脚边气喘吁吁,死活不肯动。

 

张佳乐没给他发消息。

 

夫妻恩爱的孙哥哥说:“人家现在输了心里正难过,你居然在这里纠结他不主动发消息?兄弟,你这情商还能不能好了?”

 

孙哲平没理他。

 

孙哲平大体是能理解张佳乐的想法的,张佳乐不是娇弱的omega,他不示弱就是他还能抗,孙哲平怎么会去跟他说你其实不用这么坚强,自己不能给他当后盾,还瓦解别人意志,这不瞎胡闹吗?

 

孙哲平握握左手,上头缠绕的绷带带来的禁锢感太烦神!

 

以前孙哲平做事只有“无所谓”和“我乐意”,现在才发现退一退,让一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比如孙父让他看看公务员考试的资料,他就在去医院针灸之余看看,填充填充空泛无聊的日子。

 

父母对他的言听计从显得满意又害怕,最后言辞里几乎就没有任何建议性的话,只让他想干嘛就干嘛,也别担心钱。

 

孙哲平发现待在俱乐部里和回家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在俱乐部,他以为自己离开了荣耀,但荣耀还见缝插针地塞满他全部的生活,痛得难过又畅快。而回了家,尽管对面大楼就挂着微草的宣传海报,他才是真真切切与荣耀彻底隔离,不会痛,也心如死水。

 

手伤和预期没什么区别,西医中医的手段都伺候着它,可这劳损性病痛依旧不好不坏地卧在那儿,孙哲平不得不在空洞的时日里,一点点把“再不可能回到百花”这残酷的认知和着血色磨进心里。

 

这是一场漫长的酷刑,年轻的梦想与残酷的现实之间的拉锯战,目空一切的年轻人被现实不留情面地打磨,最后把日天日地的年轻气盛统统遗落在过去。

 

过去的孙哲平拥有荣耀、百花、张佳乐,如今的孙哲平只有张佳乐,支撑着他渡过北极的隆冬。

 

孙哲平真的很想张佳乐,想他灿烂漂亮的笑容,又每每回想起他最后皱眉难过的样子,他自己想着就心疼到骨头里。

 

什么时候来B市?

 

孙哲平没忍住,退役的职业选手手速也比脑速快,平淡又期艾地问张佳乐。

 

收到意料之中的回答,孙哲平不自觉松了一口气,万一他动摇了如今百花核心的军心可是天大的麻烦。孙哲平大概知道百花这段时间成绩不好,字面上看张佳乐心态不错,他也就略略放心了。

 

平淡的日子继续过,帮着母亲做饭,拿扫把拖拖地,给大哥送落在家里的文件,接待来B市玩的亲戚,陪父亲去钓鱼。

 

可能是老天听到孙哲平对平淡无聊生活的抱怨,临近圣诞节的时候给他来了个大招——手伤恶化了。

 

长达四五年的过度使用,可不是短短半年的休息和养护能护回来的。整个左手一直是隐隐的刺痛感,稍微一碰一动大脑里全部的神经都在叫嚣着疼痛,孙哲平一时间就沦落成有些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了。

 

孙哲平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晚上的烟,整个屋子里乌烟瘴气,他最后把烟塞进满满的烟灰缸,对孙哥哥点头,“我出国治疗。”

 

孙哲平再一次对现实让步,尽管他很想留在国内看张佳乐带着百花往上走,他很想见到常规赛后期来B市的张佳乐,但是不行了,不谈医疗条件,光是想着到时候张佳乐看到自己的手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他就心疼地难以呼吸,无法面对。

 

就像他可以忍受离开荣耀,却见不得荣耀比赛的热血沸腾,他可以一人承担苦果,绝不能让张佳乐也难过。虽然他好像已经让张佳乐难过了。

 

孙家的交际面挺广,孙哥哥拉开地球另一边出租房的窗帘,阳光普照,他指着窗外典型的哥特式花园建筑,对孙哲平说:“这里离大学近,我有个朋友就在这当教授,你以后有事能找他,平时闲的无聊也能进学校听听课。”

 

“是不是顺便再修个学历回来?”孙哲平说。

 

“如果你想通就再好不过了。”孙哥哥平淡地说,“阿平,你想想未来,别让我们担心。”

 

“你不懂。”孙哲平看这异国他乡天高云淡,简单三个字,拒人千里。

 

孙哥哥突然就怒了,“妈的我就不懂!你他妈不是狂吗?不是傲吗?你已经打不了游戏了!你为什么还他妈扒着不肯放?这还是你吗孙哲平!你他妈不应该随便挥挥手继续走吗?”他突然一声冷笑,“呵。算了,反正从小到大我们就没懂过你,无所谓,我不在乎,也不想懂你,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老子不管!但是……”他走上前揪住孙哲平的衣领沉声说,“你要明白,我不懂你还是你哥,要是哪天张佳乐不懂你,你们俩就玩完!”

 

孙哲平抬手把孙哥哥的手拍掉,淡漠地吐出两个字,“滚蛋!”

 

孙哥哥滚得很快,他把不少要家属签字的东西都写完就麻溜地回国了,这几个月他为了孙哲平请了不少假,总算是要回去加班了。

 

孙哲平的英语多少年没碰,早忘了个干净,但他家基础教育好,一出口还是小时候苦练的标准美音。然后没几天他就和公寓里的华裔们勾搭上了,再然后做手术,复健,去附近的校园里逛逛,结交了外国友人,中途浪去其他地方旅游散心。

 

孙哲平这人,一看就是不拘小节的洒脱样,特容易让人觉得能深交,有时候还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历经沧桑后归于平淡的高于年龄的成熟,很对外面小姑娘胃口。但稍微知道他的人都清楚,他在国内有个男朋友,感情很好,对方要是消息一来,干什么都能放到一边去,提到他的时候也很硬汉柔情,笑容变得温柔,动作显得宠溺。

 

于是他们问:“Swn,why your boyfriend doesn’t come here?”

 

那时候是第五赛季夏休,孙哲平和他们碰了碰果酒,答:“He is busy making our dream come true.”

 

“OH!”他们又说,那你好像也没有回去。

 

孙哲平看看左手,想着要再等一等。

 

这一等就是第六赛季的新年,孙哲平去机场值机,刚好有个国际友人跟着他去中国感受春节的魅力。

 

就要排到他,手机QQ突然响起来。

 

百花缭乱:当初你说那个临床试验芯片不能取下来,是真的吗?

 

孙哲平立时僵在当场,好几次都点不中回复框。

 

他冷静了会儿,才回:我骗你的。

 

这事……是真的也是假的,当初他同张佳乐那样说,其实并没有任何欺骗成分。如果张佳乐永远不提起这个,真的不能再真,但现在他提了,真相确实是他骗了他。

 

张佳乐那边一点回复都没有了。

 

孙哲平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他们异国恋这么久,中间有命运隔阂,两人谁都没有打破文字交流,一个电话都没有。换正常人还不分手吗?每一次跌倒后没人扶,每一次夜中惊醒无人抚,一个人扛着在路上踽踽而行,有这样的男朋友还不分手?留着回家过年吗?

 

就算不分手,分手的心思总归会起吧,不然张佳乐何必会问出这个问题。

 

“Hey,SWN!”国际友人看他脸色凝重,拍了拍孙哲平,“What happen?”

 

“My boyfriend found me fool him, maybe he wants to break me up.”

 

对方很惊讶,“You deserve it!”活该!

 

孙哲平苦笑了一下,这么久以来他很不安,当初孙哥哥那句“张佳乐不懂你你们就玩完”一直没走远。这世上谁都是孤独的旅者,谁会懂谁的全部?冥冥中他已经觉得,张佳乐迟早要来说分手,心里准备潜意识足够了,可真看到那行字,还是万箭穿心,更何况,他活该啊!不是因为那个欺骗,而是他身为恋人,对张佳乐的帮助和关系连普通朋友都不如。

 

张佳乐的回复在两个小时后到了,他很愤怒:孙哲平!你居然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孙哲平坐在飞机上心烦意乱,脑袋嗡嗡响,真想跳下飞机不走了!终究,他用全部的理智思考了一番后,郑重地回复。

 

孙哲平:你如果想取下来,就去吧。

 

你如果想离开我,想分手,就去吧。

 

他无法挽留,不能挽留,也不会挽留。这场关系由张佳乐开始,也由张佳乐结束,原来张佳乐想和他在一起,现在想分开,那么只是孙哲平的错,他没能让张佳乐一直想和他在一起。

 

曾经以为地久天长,不知是命运作祟还是迟早一遭。

 

孙哲平关机,旅程的终点那样让人难过。

 

TBC

 

PS:因为字数关系,纠结了很久要不要把孙哲平视角放到番外里。但我不想放,虽然我写得不好,人物有点ooc,我也想放到正篇里。以后的章节会从张佳乐视角详细讲五六赛季这段的事,以后也不会有大孙视角了。算是私心,海涵。

PPS:另外,我写的故事不在意大家怎么解读,但请不要说他们中的任何人渣!谢谢,毕竟我还没让他们彻底分手呢(gun

14更了,tag已抽,请点头像看。

评论(10)
热度(81)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