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2

上集我们说到大花和二花机场分别……

没错!这就是第12章!上次的我已经删了,我重写了,剧情完全不一样!请看过之前那黑历史的宝贝们忘了吧忘了吧!!!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2

 

四季如春的K 市在夜晚也有些寒意,张佳乐坐在出租车里,车窗大开,头发吹得散乱,他侧头看着人流稀疏的街景,记起多年前的夏天,他和孙哲平走街串巷为了百花奔波,疲惫又满足。彼时,梦想还只是天边的太阳,虽遥不可及却明亮温暖,而如今梦想是火把,就燃烧在手上,指尖就能触碰到那灼热的温度,周身沉浸在灼热的气息里,是飞蛾扑火的义无反顾,也是蠕虫蜕变前的彻骨剧痛。

 

张佳乐拂开眼前碎发,慢慢抱住了自己。

 

“副队,”邹远在后座微微前倾,“您是不是冷,我这儿有外套。”

 

这就开始了,张佳乐告诉自己,以后不会有人把带着他体温的外套不由分说地罩下来,你要习惯。

 

张佳乐扭头嫌弃地瞥了眼那外套,假意嚷嚷,“我说小远你不地道啊!乐哥对你怎么样?拿唐昊的外套给我?”

 

“呃……”邹远再次看了眼这外套,然后眼里带上了嫌弃。

 

“喂喂喂!”唐昊简直要气到炸裂,“我靠!你们歧视alpha啊!这信息素老子有什么办法!”

 

邹远依旧嫌弃,“切,连信息素都控制不住的alpha有什么用?”

 

张佳乐捧哏,“啧啧啧。”

 

“还有没有天理了!”唐昊以一敌二,负隅顽抗,“有没有常识?轻松就被中和剂压下去的alpha才是真垃圾啊!!副队,”唐昊觉得这点张佳乐应该无法反对,“你说对不对?”

 

张佳乐不嫌事大,立刻墙头草歪到另一边,“不错不错。”

 

然后两小孩就在后座活力无限地吵了起来。

 

一直默默开车的司机大哥这才笑着对副驾驶的张佳乐说:“他们关系真不错。”拿第二性别这样肆意调侃的很是少见了。

 

张佳乐得意洋洋地笑,“我教的!”

 

司机忍不住笑出声,“张副队,您下车前给个签名吧。”

 

“嗯?”张佳乐惊讶,K市粉百花的荣耀玩家很多,不被认出来才不正常,但像这位司机这么冷静的也是少见。

 

“我老婆喜欢。”每天人来人往,司机多有眼力见,立刻就解释了。

 

“成成成,”张佳乐满口答应,在队服的口袋里就掏出了支签字笔,四处张望着,抽出一张面巾纸,“就写这上面吧,写什么?”

 

“嗯……”司机想了一下,“给云云,繁花血景一万年。”

 

张佳乐的笔尖滞了一下,然后先写起了“繁”字,“哪个yun?”

 

“云朵的云。”

 

张佳乐点点头,笔下流畅地写了下去。

 

圈子里公认职业选手的字不忍直视,一方面是大多数人学历在那儿呢,另一方面就算字不错常年对着电脑拿鼠标,也慢慢丑成渣,唯一能下笔如有神的只有自己的名字了。

 

但孙哲平和张佳乐是例外,作为联盟真正意义上的唯一双核,写繁花血景的几率有时候比名字还要多。

 

张佳乐神游着把名签完,纸巾太薄,笔墨晕散开,“繁花血景”还颇有繁花血景的气势,只可惜黑白的色彩,悲壮苍凉。

 

车缓缓停在百花俱乐部门口,司机没有推辞收了钱,然后接过那张签名纸,对张佳乐说:“加油!”

 

张佳乐点头,笑着应:“嗯!”

 

孙哲平走了,但还有很多人依旧在,张佳乐站在自己与孙哲平的宿舍门前,没有推门进去。

 

张佳乐可以想见,孙哲平什么都没有带走,他留下这些东西像扔掉一段遗憾,他太果决,拒绝负重向前。张佳乐也不想进去自虐,就让悲剧遗落在时光里,静候未来的欢喜吧。

 

张佳乐去厨房煮了一锅方便面,坐在没开灯的食堂里一个人默默吃着,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他吃得很撑,面顺手放成了两人份。

 

百花对明清,胜。

百花对301,胜。

百花对虚空,胜。

百花对雷霆,败。

百花对嘉世,败。

百花对蓝雨,败。

 

作为东道主和赢家,蓝雨请百花出来吃一顿。

 

黄少天揽着张佳乐的脖子,竭力活跃气氛,“大家来看看啊!这都是我们G市的特产!今天队长下血本了,都别客气,使劲吃,吃不完算我的!”

 

大家哄堂大笑,“哟!怎么就成黄少你的了!”

 

“队长!你管管黄少,他这是要掏空你钱包啊!”

 

张佳乐也笑,“剑圣大大,你还没管上喻文州的钱袋子呢?”

 

“去去去!”两人凑得近,声音不大,黄少天本来就是不遮掩的性格,也就是在嘴上嫌弃了一番,“不是我说,你多久没去医院了?”喻文州给黄少天夹了一筷子蔬菜,黄少天忙笑着夹起一块吃,转头又去推埋头大吃的张佳乐。

 

“我没空。”张佳乐吞下一块肉,才慢吞吞地回答。

 

黄少天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孙哲平居然没催你?”

 

张佳乐那边忽视了黄少天,给跟队的训练营孩子夹菜,轻声安慰他们,“放松点,随便吃,吃穷蓝雨记大功!”

 

小孩们立刻捣蒜一样点头,吃起饭还真带了些狠劲。

 

黄少天的注意点立马偏了,他一拍张佳乐的后背,“老张你不错啊!吃着我们蓝雨的饭还建立阶级矛盾,看不出来你这性格还挺会带孩子!我看看我看看,这都是谁啊?你们百花的小花骨朵儿,我好好记住,下赛季给个印象深刻的见面礼,”黄少天对上一个小孩的目光,“就你吃的最狠!”

 

“好了,少天,”喻文州适时控制一下走向,“以后单独买给你吃。”

 

然后百花蓝雨一片嘘声,郑轩懒洋洋地窝在椅子喊:“虐狗了虐狗了,压力山大啊!”

 

人多能势众吗?嘴炮功力了得的黄少天表示不屑一顾,挨个一通垃圾话怼过去,直让众人认输向喻文州求救。

 

“乐乐,”最后轮到张佳乐了,谁知黄少天只是凑在他耳边沉声问,“你和孙哲平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张佳乐立刻矢口否认。

 

“真的?”

 

“你烦不烦?我们能出什么问题?”张佳乐一直保持的情绪一下子到了烦躁边缘。

 

他左手伸进口袋,握着手机的手收紧又放松,最后还是空着手抽出来,和着气氛继续吃吃喝喝。

 

不得不承认黄少天不愧是联盟最毒辣的机会主义者,敏锐度不是盖的。

 

不知为何,孙哲平走了之后,不要面面相对,他们反而陷入了一个尴尬的气氛。最近的聊天记录是这样的。

 

孙哲平:我到了。

百花缭乱:哦,好。

 

然后赢了明清,孙哲平:[鼓掌]

百花缭乱:毕竟是弱队。

 

然后赢了301,百花缭乱:这场赢了

孙哲平:继续加油

 

再然后赢了虚空,百花缭乱:我赢了

孙哲平:嗯

 

再然后……就没有聊天记录了,因为张佳乐陷入了一个矛盾的境地。

 

孙哲平显然在手好之前是要和荣耀一刀两断的,比赛什么他当初还在百花,对临海那场就没看,现在就更不可能看了。张佳乐和他报喜还成,报忧怎么说?就算他报了忧又指望孙哲平怎么回复,漂浮的安慰太没意思,还要孙哲平去看比赛吗?就算去看了比赛又怎么样?配合,没有强力进攻手,理由就是这么单纯,孙哲平去看不是明晃晃地捅刀子吗?可是,他真的好想告诉他,百花输了。

 

张佳乐心里一直压着口气,整个人都不痛快,皱眉的时候累,笑的时候也累,赢了这口气呼不出去,输了更呼不出去。可张佳乐就是知道,如果他跟孙哲平吐一番百花如今的苦水,这口气就能出去。

 

好多次,午夜辗转反侧的时候,他都想不管不顾地给孙哲平打电话,最后还是放弃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什么的,他张佳乐,不是这样来爱人的!

 

距离绵延了思念,隔阂了感情,沉重了孤单,唯独,增加了爱。

 

张佳乐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地看到自己,真的很爱那个人,越来越爱。

 

他拿出手机,说,我好想你。

孙哲平秒回,我也是,很想你,什么时候来B市

张佳乐笑,有点小忧郁,我没空啊

不久是百花主场对皇风,客场对微草是很久之后了。平常,张佳乐真的没空。

按以前,孙哲平必然要督促他去医院的,但过了会儿,孙哲平回,别累着。

嗯。

 

 

冬天到了,虽然K市没什么感觉,但全国各地地打比赛,张佳乐不知哪天没注意感了冒,拖拖拉拉,时轻时重,一直都没好。与其相对的,百花的战绩在外界一片唱衰中奇迹地稳住了名次,猎寻打出绚烂凶狠的火力线,收割着生命。

 

《电竞之家》撰文指出,百花缭乱的银武作出了调整,以最近张佳乐个人赛的成绩和他在团队赛里的核心发挥,张佳乐和百花缭乱足以封神——不再是组合里的神级实力,张佳乐个人能力与韩文清、王杰希不相上下——不得不说,虽然我们常说张佳乐也是天才型选手,但一定程度上我们还是小看了他的能力。

 

“恭喜恭喜啊!大神!”

 

这篇文章刚好在全明星之前发布,众职业选手都围着张佳乐来了个半真心半调侃的恭喜。

 

张佳乐的感冒碰上较重的时候,他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低头就是一阵擤鼻涕。

 

场面话走完,黄少天又担忧地凑过来,“你这感冒多久了?吃药了没?流感还是病毒性的?去过B市了吗?是不是药物反应免疫力下降啊?孙哲平知道吗?”

 

“停停停……”张佳乐揉着太阳穴,本来他就呼吸不畅有些头晕,黄少天这一连串说下来他更晕了,“新秀挑战赛要开始了,你还不赶快回位置。喻队都看过来了……”

 

黄少天顺着张佳乐的视线转头,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队友谈着,目光却一直看向这边,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喻文州便笑起来。

 

“哎,乐乐!”黄少天回头,趴在张佳乐的椅背上还不走了,他声音不大,刚好两个人能听清楚,“当初你和孙哲平谁先告白的。”

 

“我啊!”张佳乐答得很快,两个字说得很是平淡。

 

“为什么你先表白?”黄少天纠结地问。

 

“啊?”张佳乐仰头回想了一下,“顺口一说。”

 

“我靠!”黄少天不能忍,“张佳乐你能不能靠谱点?你这样我怎么办?我怎么顺口去跟队长告白啊?我靠为毛是你告的白,为什么不是孙哲平?”

 

这都是什么鬼问题?

 

“我说,”张佳乐吸了一口空气,“你们俩还没在一起?”

 

“乐乐,为什么队长不告白?为什么他们alpha不告白?这样吊着有意思吗?我都表现这么明显了他为什么不告白?”黄少天絮絮叨叨,翻来覆去,把一肚子苦水往外吐。

 

“你别地图炮啊!”张佳乐不乐意了,“大孙他是……”是啊!为什么是自己先告白的?算了,这不是重点,“是男人就自己去告白,别在我这逼逼。”

 

“凭什么?我是omega啊!”黄少天理直气壮。

 

张佳乐一阵恍惚,确实啊,黄少天再特立独行也是接受过omega传统教育的,这两情相悦的情况下,逼着omega先开口确实很不地道啊!

 

黄少天还想说,那边郑轩在队长的示意下懒洋洋地喊他,“黄少你快过来!镜头要过来了!”

 

大概是身体不太好,精神上也有些娇气,张佳乐想,我也是omega啊,就算我不是正常的omega,孙哲平可是特正常的alpha,为什么他不先告白?哦,之前孙哲平不知道自己是omega。嗯?以孙哲平那直来直去的性格,应该喜欢上了就立刻说吧。孙哲平,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

 

“副队,”张伟摇了摇张佳乐,“这是霸图的新秀,弹药专家。”

 

张佳乐回过神,台上的新秀就喊出了张佳乐的名字。张佳乐理理衣服,从容上台。

 

张佳乐打了一场下来,对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一阵恶寒,太矫情了,谈了这么些年,对互相的感情心知肚明,居然去纠结怎么开始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果然要远离黄少天,看看,黄少天和他叨叨,结果自己还是欢天喜地地和喻文州各种互动,反正张佳乐是没看出来他哪里真不高兴了。

 

这届全明星是霸图主场,第二天互动没张佳乐什么事,第三天全明星赛也是一如既往地混乱地打完。

 

Q市的街头、酒店都是圣诞节的喜气洋洋,大家见面有些都开始拜早年了。张佳乐身体不舒服,没参加赛后联盟所有战队的大联欢,一个人在酒店里睡得迷迷糊糊。

 

张佳乐在孙哲平走后第一次梦见他,这个梦没有剧情没有背景,只是孙哲平穿着百花队服站在一片空茫里,笑得狂傲,孙哲平忽远忽近,他的脸越发清晰,或喜或怒,然后他转身,一身衣服变成机场离开时的样子,他说:“张佳乐,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走?”

 

张佳乐不高兴了,伸手要拦住他质问,我又怎么了,我现在多好!

 

孙哲平离开的速度死活比张佳乐拦的快,张佳乐猛的坐起来,一块湿毛巾从他的额头落到被子上,他发觉浑身发烫,一时分不清是发情还是发烧。

 

“副队,”邹远坐在床边,伸手捡起被子上的毛巾,“您发烧了,快躺好!”

 

“邹远?”张佳乐转头看他,脑子里还是有些糊涂,“你怎么在这儿?”

 

其实这事很好解释,邹远跟队看比赛,训练生不用去参加聚会,他还是是唯一的omega,照顾同为omega的张佳乐再合适不过了。

 

邹远低头,再抬头居然眼眶有些红,“副队,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什么?”张佳乐一脸懵逼。

 

“那个……”邹远抿了抿唇,“您……很久没和我打指导赛了。”

 

张佳乐一下子明白过来,合计这孩子心里纠结这事很长时间了,刚才自己那一问,这么有心地一听,确实不对味。

 

张佳乐立刻回答,“完全没有意见!就是没时间陪你们打指导赛。”

 

“以前不是这样。”

 

张佳乐的意思是他没空去训练营一个个打下来,而邹远显然指的是以前张佳乐毫不避讳的开小灶。邹远不是斤斤计较的性格,也不喜欢什么高人一等的感觉,但他毕竟是被张佳乐宠出来的,有落差在所难免。

 

张佳乐伸手拍拍邹远的头,轻声道:“现在不一样了,我必须得一碗水端平才行。”

 

张佳乐还是副队的时候,他再怎么偏心,也不过是让训练营的小孩在心里抱怨,反正孙哲平不偏不倚就够了。但现在,张佳乐必须一视同仁,努力当一个好的代理队长。

 

邹远点头,明显松了一口气,小声说:“应该的。”

 

张佳乐轻笑一声,打算再说点什么安慰安慰邹远,放在枕边的手机就咋咋呼呼地响起来。张佳乐的手机里不少人都是特殊铃声,这一响他就知道是黄少天。

 

啧,看来是聚会玩得差不多了,黄少天来和他絮叨了。

 

“喂?”

 

“喂!乐乐,你知道孙哲平出国了吗?”

 

TBC

 

PS:昨夜梦中惊坐起,迷迷糊糊里一下子有了手感,终于把要写的剧情顺利地串起来。这一更,我目前是满意的。

PPS:下一更的剧情也很早就想好了,但是想满意地写出来让我慢慢磨吧。

评论(13)
热度(78)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