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祝你得偿所愿

【双花】祝你得偿所愿

1

张佳乐再一次从熟悉的梦境里惊醒,他睁着眼看天花板上有些荧光的罩灯,慢慢伸手摸上嘴唇,仿佛梦境里的那炙热柔软一碰的触感仍停留着,让他迷迷糊糊,不知今夕何夕。

回到那年夏季。

2

那是第四赛季的夏休。

训练室的空调呼呼运作着,队员们都回家了,只有他和孙哲平因为职务和源源不断的代言、广告留了下来。

那一整天都没刷新boss,他太闲散,躺在沙发上刷微博,从职业选手那群刷过去,然后刷到自己下面上万的评论。

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喊着双花激动的妹子,他抬眼看孙哲平在电脑前忙碌的背影,鬼使神差地搜索了双花tag,然后随手点了个精华下的长微博。

时间太久了,张佳乐早不记得那些文艺优雅轻盈的句子,他只知道文字渲染的气氛太过美好,让渴望爱情的人本能地心向往之。上面写孙哲平附身亲吻他的唇,他们拥抱,像在比赛场上经常做的那样十指相扣着代表双核,然后……

张佳乐不自觉打了个哆嗦,一件外套便落到了他头上,孙哲平侧身说:“待在空调底下也不知道穿外套!”

张佳乐把衣服从脸上拿下来,鼻尖还留着孙哲平衣服上的柠檬香,恰好和这小说写的味道一模一样。感性的张佳乐一时只想再凑过去闻闻。

“怎么了,”孙哲平走过来,把张佳乐占着沙发的腿往里挪挪,自己坐在边上,“想什么呢?居然不怼回来?”

“喂!”张佳乐“呵呵”一笑,抬手就把外套盖回主人头上,“孙哲平你欠不欠?乐哥不过心慈手软放你一回,还讨上门了?”

孙哲平坐在空调的风口,刚好替张佳乐挡住风,他自顾自穿好衣服,十分平淡道:“我还不知道你?你这习惯性挑事的毛病和黄少天说垃圾话一样,治不好的。”

“嘿!”张佳乐黑着脸弯腿就刚好给孙哲平后背来一下子,不过怼归怼踢归踢,他同时轻松地把手机扔到孙哲平手上,“大孙,什么是爱情?”

这真是一道送命题啊!青春期全耗在荣耀里的大神宅男们除了妈妈连异性的手都没牵过,爱情那悬乎的东西,又咋知道?

孙哲平表情严肃,翻内容的速度倒快,完了用一种既审视又恍然的目光看着张佳乐,“你怀疑咱俩是爱情?”

“屁!”张佳乐万万没想到这货直白到这地步,脸一下子地红了,“老子是想知道友情和爱情有什么区别!”

孙哲平附身凑过来,还是兄弟间互损的口气,“要不要脸皮儿这么薄儿?”伸手摸摸张佳乐红了的脸颊,“思春一样嘛!”

“你大爷的老子的问题不是这个!”张佳乐忽然觉得这姿势诡异极了,特别像平放下来的壁咚。孙哲平虚虚笼着他,没什么受制压迫的感觉,但在这话题下被人由上及下得打量,神经下意识地紧张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和孙哲平干一架。

孙哲平笑,“这问题很简单啊!”

“怎么?”

一往无前的狂剑士低头,迅速在张佳乐嘴上碰了一下,然后问僵化的张佳乐,“什么感觉?”

3

张佳乐就是在孙哲平碰的那一下时醒来的,没来得及听他说那句“什么感觉”就浑身冒着虚汗醒了。

这个因事实衍生的梦时常造访张佳乐,不过每次的地点都不同,他们或许在游乐园玩的正high,孙哲平玩笑着凑过来碰一下,又或许在宿舍收拾东西,抬头时无意一撞,最神奇的一次,是旁观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亲了一下。

这个梦在孙哲平退役后以两三个月一次的频率重复着,频率不高,对张佳乐没什么影响,中途也没惊醒过,不过是亲完后烟消云散,另一个乱七八糟的梦继续造访罢了。

今晚是罕见的几乎全景还原,张佳乐肯定这和今晚和孙哲平打了一场不无关系。

张佳乐起身拿起边上的手机,翻着通讯录就打了孙哲平的电话。虽然手机显示着凌晨3点多。

他们确实在孙哲平退役后就断了联系,今晚没碰上之前也就普通地在QQ上说几句话,但此时张佳乐打过去毫无心理负担,理直气壮地和当年在百花时没有分别。

电话等了好久,孙哲平模糊的声音才传过来,“喂?张佳乐……”

“大孙,我做了个梦。”张佳乐说,黑暗中他平静地像在说早安。

“嗯。”

“你还记得吗?第四赛季的夏休。”张佳乐仍然平静到淡漠,手上却不自觉死死攥着被子,浑身都有点抖。

孙哲平沉默了一下,仿佛在思考回想,然后他依旧是睡意朦胧的语气,“什么?夏休哪件事?”

“没事,你继续睡吧。”张佳乐的手放开被子,手机闪烁着停止了通话。

他躺倒,感到十分的伤怀,也感到万分的庆幸,不记得就好,这种事,他一个人纠结就好了。

4

孙哲平睡意全无,他起身披了件外套,在桌上拾了烟盒和打火机就走去了阳台。

真是没想到,多年后的第一通电话,是在深夜里谈及当年那段忘不掉的屁事。

孙哲平抽了一口烟,看向外面没有一颗星星的夜空,难得悔恨起来。

如果说他这辈子有什么事能用后悔来形容的,也就那一件了,悔恨到想把那时的自己从头到尾揍一顿。年少时太过轻狂,从未想过未来会承担不起这一身活该的伤。

5

张佳乐回过神来就猛地朝孙哲平胸口揍了一拳,孙哲平被打到另一边沙发上,只见张佳乐手背撸着嘴,气急败坏地大骂:“NMB神经病啊!卧槽!”

张佳乐起身就往厕所去了。

孙哲平一手捂着胸口一边追了上去,后知后觉自己玩儿过了火,“诶!张佳乐!不至于吧!我逗你玩的。”

张佳乐洗着嘴,嘴唇摩擦地红彤彤,“恶心。”

张佳乐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孙哲平瞧着镜子里这张脸,被揍了一拳的地方本来好了一些却突然又火辣辣地疼,“张佳乐,我真错了。但是实践出真知,你这不是立刻判断出来了吗?”

“MD你还有脸说!”张佳乐转头怒目而视,双手咯咯响,看着孙哲平捂胸,到底忍住没再动手,“滚滚滚!老子不想再看到你!”

孙哲平立刻消失在张佳乐的视线里,他在外头讨好地说:“晚上我请你吃顿好的!”

“滚去定位子!”

张佳乐本能的极度厌恶对孙哲平而言不是什么大事,任一个好好的直男被人莫名其妙地亲了,大概反应也就这样了,再加上他们本就是好兄弟,怒火则更直接纯粹没有一点收敛。

哄张佳乐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这事儿真谈起来过错一半一半,再说了好兄弟好队友,还能像个姑娘一样置气吗?这无非是个开过了头的玩笑。

如果,只是这样,该多好。

6

实践出真知,孙哲平把自己的心思试出来了。

当然这不是那时候试出来的,是在他手伤退役后无聊痛苦无奈怀念不甘的日子里慢慢发觉的。

他很想张佳乐,他不想任何其他人,就是想张佳乐。电竞周刊一直在订,他不看,就是看看封面,对着有张佳乐当封面的那本发愣。

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回忆他们相处的这些年,意外地发现自己记得和张佳乐有关的许多细节,回忆里的张佳乐变得十分美好,连吵架的样子都显得可爱。

性向这东西孙哲平也不在乎,他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这世上能让他毫无芥蒂去亲的男人,也就张佳乐一个了。

烟烧到手指,孙哲平开窗,夜风凉凉地刮过,他伸手出窗外弹弹烟灰。叹了一口气。

张佳乐的态度是鲜明的,孙哲平一直庆幸自己在想明白意识到之前已经远远地离开了张佳乐,否则以自己年轻时的气性,绝对是憋不住的。

可是没想到,这两人达成共识是玩笑的事,张佳乐至今未忘,他该怎么办去消除这年少时的错误对心爱之人的阴影。

或者说,他自己忘记,就是最好的帮助。

7

张佳乐已经记不清当时嘴唇轻轻一碰时的感觉了,后来的种种梦中感受,不过是大脑幻想出来的真实。假的可怜。

张佳乐一直知道当初自己反应过激,说好听点是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难听点就是被其他任何男人亲甚至更过分张佳乐都不会有那反应。理智告诉他,这一切其实无关紧要,这碰得还不如孙哲平平时拍自己屁股来得有实感。

可感觉在叫嚣,仿佛恐惧着这触感,害怕喜欢而万劫不复,害怕那不可能的未来。

张佳乐后来想明白了,大概那时他最气的不是自己被亲,而是孙哲平怎么可以亲男人这一事实。他们的兄弟关系太过亲密,那感觉就像父母看到孩子在自己面前与同性恋人亲吻出柜一样,无上的愤怒,却是因为极度的爱。

张佳乐希望孙哲平可以一直活得坦荡,他可以不惧世人冷眼,世人也没理由看他以冷眼。

他应该是爱孙哲平的,所以那唯一的触碰梦里久久不去,他没有不甘心,因为看到孙哲平一如既往地洒脱不羁,他感到满足和欣慰。

8

我爱你

我希望有一天

我能不再爱你而你能得偿所愿。

END

PS:别打别打,开放式结局,说不定就说开了在一起了呢是吧……说不定我哪天就继续写HE了呢!

评论(2)
热度(48)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