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1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1

 

轮回主场人声鼎沸,主场座难得观众排得满满,姑娘们的笑声和小伙子们的吵嚷夹杂在一起,客场更是常规赛里难得坐满,人手一张百花队徽的小旗帜,衣服全是偏艳的色彩,只是很安静,目光齐刷刷的看着选手席,看大屏幕上的张佳乐。

 

张佳乐坐在队员们中间,他双眼微闭,看起来是低头眼帘下垂,表情十分地平和。没有过去那种张扬的活跃,没有众人想象的疲累哀伤,也不像上场比赛的狠绝,而是很沉稳很让人安心的感觉。

 

有点像孙哲平,但感觉上不是,又有点像喻文州,不,是像呼啸的林敬言,如果关注温吞的雷霆,会发现还有点肖时钦的感觉。

 

那个屏幕一直对着张佳乐,边上队友凑过来交谈,张佳乐漂亮的手指指着本子说话,神情认真而不肃穆,最后笑了一下,亲昵哥儿俩好地拍拍队友。

 

张佳乐的侧脸精致而不柔美,眼角一如既往上挑着,典型的笑脸人。

 

百花客场座有姑娘撑不住,发出了轻微的抽噎声,有汉子大吼,“哭什么哭?!赢了再哭啊!”

 

“百花加油!百花必胜!”

“百花加油!百花必胜!”

 

百花粉丝齐声吼着,像是要把全部的气性都吼出来,轮回粉丝没有对吼,只是渐渐安静下来,整个场馆都是百花粉丝的加油助威声,仿佛是百花主场。

 

张佳乐对着屏幕挥手,笑意更明显了些,可是身上所有的张扬和轻挑,再瞧不见半点影子了。

 

“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

 

他不是喻文州林敬言肖时钦,张佳乐只是张佳乐,百花的张佳乐!

 

他们喊着张佳乐的名字,一次又一次把滑到嘴边的另一个名字抹去。

 

这个时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百花粉丝更团结,更坚韧,更理智,更感性,更好的粉丝了!

 

在百花粉丝的呼喊中,双方依次握手,比赛开始。

 

个人赛百花二比一拿下,后面的擂台赛,张佳乐三分之二的血,半蓝,对上轮回队长周泽楷。遗憾告负。

 

这场比赛一直以来谁胜谁负都没有嘘声,现在也是,全场鼓掌,喝彩,他们都是荣耀粉丝,他们都感同身受,他们用最深的敬意给遗憾离场的那个狂剑士送别。

 

张佳乐从比赛间走出来,没有半点失败的沮丧,他自然地笑着,自然地鼓励队友们,自然地商量着战术。就像这个舞台上从未有过孙哲平,而他一直是带领百花向前的核心大神。

 

团队赛打得极其激烈,圈内人士更看到面上有条有理,实际打得一片混乱,两边都是一个核心、后面队友跟不上的模式,一会儿1v4,一会儿4v1,目不暇接,没有停顿。子弹炮火从地图这边一路扫到那边,再来回转圈,人一个一个倒下。

 

百花没能先解决周泽楷,轮回也没能解决张佳乐,最后在一枪穿云的枪声中送走了百花除张佳乐的那个人。

 

1v1,神枪手vs弹药专家。

 

毕竟周泽楷解决百花的那个角色占了时间,比他多了三年经验的张佳乐抓住机会铺散开百花式,手速飙起,被笑言“好炫,可是没打中”的百花式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攻击力,职业选手的精准切切实实出现在了此时此刻的百花缭乱中。

 

这一瞬太短了,对于观众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一枪穿云被无数的子弹手榴弹轰死,他们并不知道继血景不在后,繁花也渐渐变了。

 

还未封神的周泽楷被前辈碾压了七八秒,在系统禁止死人发言之前抢出一句话。

 

一枪穿云:很厉害

 

百花粉丝欢呼雀跃,他们跳起来尖叫,眼角滑落着泪水,“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

 

此时,另一个名字并不需要有意识地消除在嘴边。

 

直到荣耀出现在屏幕上,张佳乐还有些缓不过劲来,他脑中一片光影闪烁,耳边仍响着子弹飞出的幻听。他看着公共频道里“很厉害”三个字,才慢慢意识到,他赢了,百花赢了。

 

然后呢,张佳乐无意识地活动着发麻的双手,企图在空茫茫的思维里找到些实感。

 

“副队!”

 

操作间的门被打开,百花队员们围在门口,笑得极其灿烂,其中一个性子不稳的激动地和身边人一个熊抱然后就往张佳乐扑了过去。

 

张佳乐这才刚站起来,就被一抱坐回去。

 

“卧槽!”众人惊呼。

 

“我擦!”这位队友反应更大,“不好意思副队,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啊!”喊着就忙松开跑路了。

 

众人自我反省,实在他次次往张佳乐身上扑都有孙哲平冷漠无情地拽住,他们完全没有动手拽人的意识。而张佳乐,大概也是觉得有人会拽住他,完全没躲的意识吧。

 

气氛有点尴尬。

 

张佳乐清晰地感受到这有点尴尬的气氛,可是他觉得好累,眼睛疼脑壳疼,手疼腰疼全身都僵,他没有精力去缓和这气氛。

 

张佳乐点点头,“我们回休息室吧。”

 

他空茫迟缓的思维终于加载出了有实感有意义的然后,张佳乐在休息室秋季百花外套里找手机,按了开机,盯着屏幕上闪烁的开画面。

 

大家都静静地坐在一边,虽然张佳乐这举动一定程度破坏了获胜的高兴和激动,但是他们也无法想象不第一时间告诉孙哲平,就这么自顾自欢腾起来会是什么情况。

 

手机信号还没通,刚才跑了的队员拿着手机冲了回来,他喘着气,“副……副队!小远电话。”

 

张佳乐没抬头,说:“等一下。”

 

他急了,“说和队长有关!”

 

张佳乐的心脏突然漏跳好些下,额边青筋噔噔两下,天灵盖一阵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从层层堆叠的意识深处浮现出来,大脑转不过来,感情和身体却已经往沙发角落缩了缩。

 

他接过电话,闭着眼,一手按在太阳穴上,“小远……”

 

“副队!”邹远说,背景嘈杂,隐隐传来暴露地点的官方女声,“队长要走你知道吗?!”

 

张佳乐只觉得脑子里嗡了一声,闭眼的眼前也一黑,头疼到不再疼,他慢慢靠到沙发上,手捂着后颈,感官冷热交织。

 

“不知道。”张佳乐说,那声音轻得仿佛回光返照一息尚存的样子。

 

脑中无数场景飘忽而过,各种各样的孙哲平,嬉笑怒骂,瞬间撑爆内存,然后秒删,只留下他在医院抱着他的的样子,下巴抵在张佳乐肩上,那么沉重,那么苍凉。

 

张佳乐想着自己没来得及安慰承担他的悲伤,就被放开了,甩开了,不被需要了。现在,他离开他走了。

 

真的是灵魂深处泛上来的疲惫,隐隐约约中张佳乐觉得直接这么睡过去好了,无所谓了,不在乎了。

 

“我……”邹远被张佳乐回答的口气吓到了,咬咬牙继续说,“我和唐昊在机场又哭又闹拦住了队长已经改签到今天最晚的一班马上要安检了副队你……”

 

“MD让那混蛋接电话!”张佳乐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一脚狠狠地踹上轮回干净漂亮的玻璃茶几,“MD!”

 

去他娘的!敢跑居然敢跑!孙哲平你大爷的很能耐啊!果然是逃跑逃得雷厉风行,很牛逼嘛!啊?

 

百花队友担忧的目光瞬间变了目瞪口呆,齐齐离了张佳乐又三步远。

 

邹远就在孙哲平旁边,张佳乐暴怒的声音即便没外放也漏差不多了。

 

唐昊“啧”了一声,邹远面无表情地把手机给孙哲平,一时间居然显得冷漠。

 

孙哲平既然留下了,这电话自然有心理准备,迟早要干的事他没什么犹豫,接电话接得很利索,只是,他能说的,也只有一个哑声的“喂”了。

 

张佳乐也沉默了,千言万语在喉咙里打转,他退后,再次坐回沙发上,终于说,小心翼翼的,委屈又难过,“我今天赢了,你不是信我能拿冠军吗?”

 

“我信啊。”

 

“那为什么要走?你就不能陪我到最后吗?我能拿冠军的!真的!”张佳乐说着都有了哭腔。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是你的冠军。”

 

张佳乐的冠军,和孙哲平有什么关系呢?

 

张佳乐脑子里还是混沌的,他竭力思考,却本能地拿撒娇来祈求,撒娇不成,一盆冷水泼下,他左手攥拳,指甲狠狠掐着掌心,整个人从委屈难过的状态变成了狠绝。

 

张佳乐现在真的想不清楚,出事以来他从来没想过这个,他觉得且坚信孙哲平赛季结束才会走,所以他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了荣耀上。他很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定要先把孙哲平留下再说,之后肯定能劝下他的,肯定能!

 

“孙哲平,”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说,目光看向屋子里的电视,轮回的发布会接近尾声,记者们依然没在周泽楷嘴里问出什么,“你要是敢走,我就敢在发布会上全国通缉你!说到做到!”

 

软的不行来硬的,孙哲平想,我怎么能让他这么难过,怎么能让他这么凶狠,那么张扬快乐坚强的张佳乐……

 

“你不会的。”孙哲平说。然后伸手扣了邹远手机的电池,随手一扔,拎着包走了。

 

“喂!喂!孙哲平!MD你个混蛋!”张佳乐在手机主人胆战心惊的目光下狠狠砸了手机。

 

“MD!”张佳乐拿着自己的手机和外套就冲出了休息室。

 

这么多年比下来,各种往返机票时间早心知肚明,孙哲平估计是往B市飞,如果按邹远说的改到最后一班的话,再加上今天和轮回比虽然很激烈但耗时不多……张佳乐坐上往机场开的地铁打开APP,K市到B市的最后一班有延误,来得及,说不定来得及,张佳乐手机购买了去K市的机票,然后反复打孙哲平的电话。

 

没人接没人接没人接。再打邹远的电话,关机关机关机!

 

唐昊追着孙哲平去了,邹远留下来拼手机,开机了两三次才发现,没电了。

 

邹远在安检门口找到了唐昊,唐昊一脸臭屁地说:“进去了。”

 

“不是我手机没电了,你带手机或者充电宝了吗?”

 

“我怎么可能带!你直接把我从训练室拽出来的好么?!”

 

“卧槽!”邹远掩面。

 

张佳乐气喘吁吁地坐在了飞机上,荣耀比赛带来的疲惫空白在运动中都渐渐散去了。

 

他自嘲地想,孙哲平可从来没说过要赛季末再走啊!

 

手机传了一声俏皮的音乐,是张佳乐设置的孙哲平短信专用提示,他忙把手机打开,呆呆地看着那句话,明显是定时发送的短信仿佛魔咒一样在张佳乐的脑海里循环往复,心里五味杂陈,最终无比的苦涩打败了所有的情绪。

 

“先生,请关机。”空姐提醒他。

 

张佳乐关机,看着机窗上自己隐约的脸色,落魄至极,像一个乞丐去保住乞讨的瓷盆。

 

张佳乐啊!张佳乐猛地拉下窗户,自嘲地笑了。你何必骗自己呢?繁花血景不在了,它就是过去,夺冠和失败都是可能的未来,努力比赛是现在,而这些,和孙哲平没有半点关系。

 

承认吧!想夺冠想赢不仅仅是为了荣耀和百花,更想让孙哲平留下来,你明明比任何人都知道他的痛苦,却仍在依恋他给不起的怀抱。

 

清醒点吧!孙哲平已经走了,你根本不是去追他,你在害怕媒体的质疑害怕担不起粉丝的热情你在迷茫着未来。

 

还不明白吗?孙哲平不需要你的安慰,可你缺不了他永远洒脱向上的指引,还有,珍视的爱。

 

张佳乐到达K市已是次日凌晨,一直恒温的机场却让他打了个哆嗦。他到底和孙哲平不一样,坚强的性格里还是有着不愿直面现实的软弱,当初面对突变的性别是这样,如今面对孙哲平的手伤还是这样。张佳乐感性,逃避现实,但他也理性,不屈服不妥协,现实到底是压了上来,他思考了一个航程的时间,他……

 

孙哲平面无表情地站在出站口,一身的生人勿近气场,看见目瞪口呆的张佳乐也没有笑,只是招了招手。

 

张佳乐跌跌撞撞地扑进他怀里,刚刚思考的东西忘得干干净净,张佳乐把头埋在孙哲平的胸口,听他有力的脉搏声,心里顿时放松下来,不再虚无地浮着。孙哲平拥着他,右手轻轻拍着。

 

抱了好一会儿,张佳乐才小声问:“怎么没走?”

 

“我不放心。”

 

“你不走了?”张佳乐难以置信,孙哲平做的决定何曾有过后悔的时候。

 

“张佳乐,你不该是这样的。”孙哲平说,“你应该张扬又漂亮,凌厉又快乐。身为你的搭档,我希望你可以让繁花血景成为过去,和其他人一起为百花奋斗。身为你的男朋友,我很抱歉让你难过。”

 

“所以呢?”张佳乐推开他,“你留下来就是要说这样有道理的废话的吗?我简直怀疑你是来分手的!MD!想都别想!你抱歉你就留下来啊!你别跑啊!”

 

“张佳乐……”孙哲平苦笑,喊他的语气温柔得像在哄孩子睡觉,“你放过我吧。”狂剑士一路败退,最后折了一身傲骨却那样从容地投降。

 

张佳乐想哭,是真想哭,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样的孙哲平。明明需要安慰的人是孙哲平不是吗?他却在逼迫他待在痛苦落寞的地方。明明他也让孙哲平不再像原来的自己,他却因为扛着百花而在感情里得到赦免。明明他已经想清楚孙哲平的离开是对的,却在仗着爱不肯放手。

 

这样状态的自己,自己都不放心,孙哲平怎么能放心地回家!

 

张佳乐慢慢往后退了一步,才闷声说:“我等你回来,你没回来之前,我带着你的份一起拼!”

 

孙哲平看着他,张佳乐自他手伤之后就看不懂他眼里的情绪,孙哲平终于轻松地笑笑,“好。”

 

孙哲平伸手拍拍张佳乐的肩,像每一次擂台赛交接的时候一样,信任,坚持,梦想,以及从容自信的擦身而过。

 

张佳乐转身看着他的背影,不合时宜地想,那个医学实验真是恰到好处到让人无话可说……如果他是正常的omega,是不是还能勾引自己的alpha来一炮再走?还是很遗憾,张佳乐让孙哲平走了,可还是不想他走。

 

孙哲平这次是真的走了,张佳乐也想起来,他在飞机上思考出的结果——他是想连孙哲平那份一起赢个冠军,是想用胜利把孙哲平留下来,但他那么拼命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自己想要冠军。

 

这个荣耀梦,并不是因为其他人才出现的,张佳乐永远记得刚接触荣耀的兴奋,废寝忘食练级时的疯狂,第一次碰巧打出百花式的惊艳,听闻职业联赛开启时的向往……

 

一切一切,都是他的荣耀,是张佳乐自己想赢!

 

TBC

 


让我们连线还没出道江波涛,小周什么意思啊?

江波涛:呃……可能是指张佳乐前辈在孙哲平前辈突然不能上场的情况下仍然稳住军心很厉害,最后……超越自我的爆发很厉害,对荣耀的爱……很厉害。

好的,本次阅读理解到此结束。

江波涛:等等等等等!我乱说的,我不了解周队啊!嗯?对了,你谁?

 

 

PS:每次写完一更都觉得身体被掏空……关键1写得太high,字数太多,强迫症每更都要这么多(在我眼里每更都是两更),胃疼。


评论(4)
热度(81)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