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0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0

 

张佳乐出来的时候,孙哲平靠在对面两扇窗之间的墙上,右手夹着一根烟轻轻晃着垂在腿侧,阳光从后面照过来,一半耀眼得刺目,一半沉寂在凡尘里。

 

孙哲平抬头看他,外面大抵风过云移,阳光被遮掩,张佳乐这才看清孙哲平右腿半曲,重心都压在后背上,整个人显出绝对的放松姿态。

 

在张佳乐的印象里,孙哲平是洒脱的,是轻松的,他似乎举止大大咧咧,但从未做出有违家教的动作。东靠西靠是不被允许的。

 

而现在,仿佛现实压得他支撑不住自己,只能寻求外物的帮助,才堪堪保持自己的从容。

 

张佳乐几步走到,左手伸前,孙哲平也自觉地把那根烟递过来,哑声说:“经理给的。”

 

张佳乐嗤声,左手握拳暗中碾压,没几下又侧身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没意思,心里憋着一口气也好,想要发泄也好,都没意思,那股浊气仍然压在他心上,唯一能拨开它的人如今是他最不能麻烦的。

 

孙哲平终于离开墙站直身,眸中迷雾重重在对上张佳乐眼睛的时候只留一片清明,张佳乐想,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安慰一个看起来完全不需要安慰的人?我该怎么……

 

用力一拽,张佳乐被箍进温暖的怀里,张佳乐条件反射地抱住孙哲平,他身上依旧有让人安心的味道,让人天不怕地不怕的的勇气。张佳乐觉得眼眶发酸,心里慢慢喘过气来,他张了张嘴,“你……”

 

你还好吗?

 

孙哲平弯腰,头低到张佳乐的肩上,更紧地抱着他,肩头的重量从肩膀沉到张佳乐心里,“噔”一声,再无波澜。

 

那句话消散在嘴边,一点都不好。孙哲平用尽全力保持着他的骄傲和从容,他竭尽所能给张佳乐一丝慰藉。

 

张佳乐快速地眨眼,刚要换个姿势把身上的重量完完全全接受下来,孙哲平放开了他。孙哲平往前走了两步,抬头,阳光完全洒下来,矜持着温暖。

 

“经理先回去了,”他说,“X光下午出来。”

 

“那……”张佳乐脱口而出,“我们先去吃饭吧。”

 

两个人在医院旁边随便找了个小饭馆,里头厨房连着大厅,一片烟雾缭绕,客人不多不少,充斥着烟火气和恰到好处的热闹。

 

孙哲平一如平日把菜单推给张佳乐,自己动手拆一元一次的餐具。张佳乐看着他动作流畅,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张佳乐问:“有忌口吗?”

 

或许是这白茫茫的人间太过缥缈,张佳乐的声音也显得有些朦胧,孙哲平拿碟子的动作顿了一下,答:“没有,小毛病。”

 

“嗯。”张佳乐拿起薄薄的菜单挡住脸,他可以想象出医生诊断时的口气有多轻松,小毛病,既没到截肢也不影响正常生活,休息休息别打游戏就好了。

 

那要休息多久?张佳乐想问又不敢问,只能拿着菜单点一个个家常菜。

 

那是他们相知相遇以来吃的最安静的一顿饭,但在淡淡的喧嚣里也不显得尴尬。张佳乐低头,他没有听到梦破碎的声音,他只看到梦被一点点侵蚀。

 

下午拿到了X光,医生推了推老花镜,慈眉善目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这……有些伤到骨头了……不过也没大碍,少劳累,你们小孩子会好得快的……”

 

“我知道了。”孙哲平说,张佳乐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听出了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紧急练了两天没有孙哲平的团队赛,百花就慌慌张张地迎来主场对临海的比赛。

 

张佳乐是擂台赛最后一个,此前他脑中一片混乱,时而想起经理的谈话,时而想起孙哲平站在训练营外的背影,时而又看到落花狼藉的卡孤零零地躺在队长的机子前……

 

张佳乐站起来,拍拍下场的队员,像之前的每一次,又不像之前的任何一次,坚定,信任,轻松地说:“干的不错!看乐哥干翻他们!”

 

对方还有两个人头,但赵杨排在了个人赛,张佳乐有把握能站到最后。显然队友们也是这么认为,看到他们的微笑,张佳乐觉得自己的步伐迈地轻松了许多。

 

刷卡进入比赛,红发的弹药专家做出潇洒的系统动作,一如往昔。

 

百花的会客室灯火通明,墙上挂着的平板电视正热闹地直播比赛,孙哲平背着电视,皱着眉说:“你看不懂就关了吧。”

 

西装革履的男人轻笑了一声,指上夹着的烟狠狠摁进烟灰缸里,“阿平,”他说,“你从小无法无天惯了,爸妈管不了,老子懒得管。你要辍学打游戏就打游戏,你要同意那个破实验就同意,现在TMD连看比赛的胆子都没有了吗?我真TM失……”

 

“你TMD闭嘴!你懂个P!”

 

团队赛即将开始,张佳乐坐在隔间里登进了自己的百花缭乱,另一张落花狼藉拿在手上,轻轻抚摸着,终于切切实实地从理智到感情都承认,孙哲平不在。

 

比赛即将开始,张佳乐虔诚地低头亲吻了一下落花狼藉,双手放好,满目汹汹战意。那么,繁花血景也好,百花也好,梦想和冠军都好,我带着你的份一起走!

 

孙哲平喘着气,百花队服皱皱巴巴地摊在会议桌上,他冷哼一声,“老子从小到大被你坑多少次,要不是看在你上老子亲哥的份上,早就揍你了!”

 

“MD!要不是你那手……”男人理着自己的领带,“老子打得你跪下来叫爸爸!”

 

“幼稚!”

 

“愚蠢!”

 

“是百花缭乱!百花缭乱冲了上来!张佳乐挡住了赵杨!现在百花占优!张佳乐打出了繁花血……张佳乐打出了百花式困住了临海三个!这是明星战法!”李艺博说。

 

“是啊!百花的气势丝毫不减,”潘林说,“看来孙哲平的缺席没有影响百花的心态啊!李老师您觉得呢?”

 

“这毕竟是对临海,”李艺博说,“下一轮对轮回,百花就不能这么放心给王牌放假了哈哈。”

“确实,临海已经失去一个人头,第六人从西北方加入战场……”

 

男人看不明白电视上的花花绿绿,但解说的意思是明白的,他轻叹一口气,“人生的路很长,遇到的挫折有很多,你还年轻,不要死撑着,退一步海阔天空。就算养你一辈子……”

 

“哥,”孙哲平打断他,“都多少年了,怎么还说养一辈子呢?你们这样……算了,不要管我。”

 

“百花的配合还是有点问题啊,”李艺博说,“虽然百花占优但是缺少强力近战,有些胶着啊!”

 

孙哲平走过去直接拔了电视插头。

 

孙哥哥摇头,小孩儿脾性。

 

孙哲平问他,“你来带了多少东西?”

 

“我就是出差回来路过……”

 

“很好,你可以走了。”

 

“……”

 

孙哲平送人到俱乐部门口,然后在俱乐部转了一圈又一圈。

 

对于孙哲平来说,思考手伤是怎么来的,为自己的战斗风格后悔那都是废话,这些想法在他脑子里一秒都过不到。他原以为,不会有比手伤还要让自己失魂落魄难以接受的事了。

 

可事实上,他成功强迫自己冷静地接受了现状,甚至可以把训练营的孩子一个个看过去,选择最适合的继续人,他和经理老板谈百花的未来,他把落花狼藉放下。但是,荣耀比赛的影响超出了他的想象,愤怒,不甘,热血,暴躁,那个闪耀的舞台上,没有他。

 

百花赢了,队友的拥抱比平日更热情,他们相互安慰相互鼓励,加油,加油!

 

张佳乐手里捏着两张卡,经理拿着一叠纸叮嘱他,“这场赢了很好,记者应该不会太抓着孙哲平没出场,我们给粉丝一个过渡期……”

 

“经理,”张佳乐看着舞台上大大的荣耀LOGO,认真地说,“不要吊着了,直接宣布吧。粉丝的失望难过一下子就够了,我会把百花带下去。”张佳乐转头,“你不同意我也会说的。”

 

孙哲平站在宿舍门口。那个舞台上没有他,但是还有张佳乐,百花依旧在常规赛里拼搏。

 

他推门而入。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在百花带来的悲剧色彩,他就像最悲凉的结局,让每个职业选手胆寒。

 

他坐到床上。昨夜他们紧紧相拥,珍惜地亲吻,淡淡的信息素弥漫在房间里,把对未来的无措揉进本能的温存,alpha信息素做着最后的独舞。

 

张佳乐坐到发布会最中间的位置,掌心的卡攥得手疼。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提不上来,但他低着头,咬着字字句句对恭喜百花获胜的记者们说:“百花队长孙哲平由于身体原因暂不出场,我暂代百花队长一职。目前百花已经向联盟申请撤下落花狼藉全明星的投票。最后,我在此承诺,百花的目标不变,我们勇争冠军!”

 

“你疯了!”经理一时暴怒,在一片懵逼的寂静中低声呵斥在张佳乐耳边,一把抓住他的右手拽到桌下,紧紧箍着张佳乐的手腕,张佳乐一时吃痛,手条件反射地一松,两张卡先后“啪嗒”掉在地上。

 

卡太轻,连经理都没听到这细微的结局。

 

“你疯了么?”短暂的暴怒后经理无奈地叹了口气,“张佳乐,你要为百花负责,不要任性……”

 

“百花内部对是否夺冠有不同意见吗?”心理素质强大的记者率先反应过来,用词不可谓不温和。

 

张佳乐起身,甩开经理,双手撑桌,背微微躬着,看着那个记者还勾了一下唇,直让所有人心中莫名一颤,张佳乐狠厉沙哑、掷地有声地说:“没有!”

 

然后他转身,目光瞟过拎上来凑数两个百花队员,弯腰捡起两张卡后径直离场。

 

两个百花的队员相视一眼。他们都是第二三的老人了,经验比较丰富,特地被经理带上来压场表态度。他们是百花的职业选手,自然是要跟着副队长表态啊。

 

记者们没有对张佳乐的离场斤斤计较,下一个问题就扑上了百花这两位,经理骑虎难下,心里把张佳乐从头骂到脚,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表达了百花俱乐部管理层对夺冠的希望。

 

孙哲平坐到了张佳乐常睡的右侧。昨天夜里他们没做,只是疯了般亲吻,张佳乐扒在他身上,双眼迷离地抬起头,突然软儒撒娇似的说了一句,“我要拿冠军。”

 

孙哲平说不出那时的感觉,像被剥皮抽筋,又像被打通任督二脉,像从火灾现场一脚跨进河里淹死,又像白雪皑皑中喝到一点热茶。

 

但在张佳乐眼里孙哲平就是一愣,他半撑起身,双腿跨在孙哲平腰侧,向上挪了两下,双手撑在孙哲平头边,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的眼睛,很是不忿地说:“你不信?”

 

孙哲平伸手把张佳乐一把捞进怀里,一手按着他的脑袋,然后孙哲平凑到张佳乐的耳边,微红的眼睛看着窗外在月光沐浴下的树枝,轻声说:“我怎么可能不信你。”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我都会信,茫茫人海找到的最佳搭档,怎么会不相信。

 

“我刚才就是想……”孙哲平用调侃掩饰话语里的颤音,“就这事你撒什么娇啊。”

 

“孙哲平你大爷!老子没撒娇!你丫别按我头了!拽到头发了!”

 

基本上每家俱乐部都离当地体育馆很近,一是为了方便,二是体育馆的位置向来远离市区房价地价便宜。

 

张佳乐从后门出来后直接走小道回百花,秋夜的风一吹,身有薄汗直接冷得打哆嗦。不过这风对张佳乐,很好的起到了降温冷静的作用。

 

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是怎么跟老板经理谈的,他明白他们两人一起签了不少广告和代言,这一下直接破坏了百花未来发展五年的蓝图。但是至于吗?至于还没上线的广告全部撤回或者换成张佳乐单人,已经上线的广告要在一个月内全部更换。知道的是孙哲平手伤退役,不知道的还以为国家抹杀间谍呢!

 

张佳乐好恨啊!繁花血景在未来必会被淡忘,但那是时间的威力,人们无法抗衡,只能跟着它前行。而人为的抹去就是在张佳乐破破烂烂的心上继续捅刀子,他想生气,想叫停,想和孙哲平说你混蛋!可是怎么可以呢?被孙哲平阴影笼罩的百花怎么继续前进?百花粉丝不应该缅怀,战队会带着他们看向未来。

 

未来。

 

张佳乐站在宿舍楼下,他原本归心似箭,却又被这两个字打了个僵直。

 

不甘心!未来那么远,有什么好看的!他疯狂地想赢,就是现在,就这个赛季,繁花血景还在,他要把繁花血景刻在冠军奖杯上,谁都不能抹去,时间也不行!

 

张佳乐开门,轻声说:“大孙,我赢了。”

 

这个夜晚,荣耀圈被狠狠地震住了。

 

——“我不相信!不可能!他是第一狂剑啊!”

——“搞什么?张佳乐都说要夺冠了!孙哲平肯定会回来的!”

——“受伤?受什么伤?黄少你以后也少刷垃圾话保护手啊。”

——“加个班感觉错过了全世界。”

——“其实手伤在圈内很常见啊!”

——“百花怎么办?繁花血景呢?”

——“张佳乐这场比赛真狠!以前没想到弹药专家能这么有攻击性。”

——“赢了临海不算什么,下一场轮回再说吧。”

——“轮回一人战队有什么可算的,后面嘉世霸图等着呢!”

 

原本有一人战队之称的轮回根本不被百花放在眼里,至少团队赛扛得住周泽楷就能打败轮回。但对于现在团队赛也比较乱的百花来说,扛得住周泽楷真是悬悬的。

 

训练训练还是训练,没有狂剑士就没有吧,子弹打出来的血也是血!

 

张佳乐在会议室再一次表明态度,“百花要夺冠,百花可以夺冠。你们不是要我有力挽狂澜的形象吗?夺冠吧,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力?”

 

经理跟不上张佳乐的逻辑,只能找到孙哲平,“你不劝劝张佳乐吗?他这是要……”

 

孙哲平翻着训练营的资料,头也没抬打断经理的话,“百花能做到,”他嗤笑了一下,“你们也说了,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要让张佳乐成为彻底的单核,那么,”孙哲平抬头看经理,经理被这一眼压迫地额角冒汗,“绝对核心的话,你们为什么不信?”

 

“可……”

 

孙哲平把资料“啪”地扔回桌上,又说:“你们都不信还想粉丝信?脑子被驴踢了吧!”

 

经理被噎得哑口无言,只能从牙缝挤出两个字,“疯了……”完全没有察觉自己从孙哲平口中听到“能”之后,莫名就开始有些相信百花还是能拿冠军的。

 

孙哲平是百花的精神领袖,到现在,想让他成为过去式的决策层仍然相信他,讽刺又悲哀。

 

张佳乐泡在训练室练得昏天黑地,直到上了去S市飞机才从昼夜不分的混沌中回过神来。要开始了,这场比赛。他要一个人攻克的目标,第一个,来了。

 

这样的关头,经理自然要跟队的。孙哲平直接进了老板的办公室,递过去几张纸,“这些人,我走了以后,让张佳乐选吧。”

 

老板翻了翻,他对荣耀显然只摸了个边,问道:“你的账号卡让张佳乐选啊?”

 

孙哲平没回答。

 

老板继续说:“当年我见到你和张佳乐的时候,以为能合作很久,我……帮你看着张佳乐。”

 

“那就多谢了。”孙哲平坐下,拿笔在老板推过来的退役合同上签字,英雄就算落魄了,英雄永远是英雄的潇洒。

 

“就这样走了?”老板叹着气收起那薄薄的纸,“不告别吗?”

 

“不用了。”孙哲平已经走到门口。

 

没有正式的告别,就好像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他想走得平静点,就算懦弱了,也不想在离别时泪流满面。

 

手机扔在宿舍里,定时短信躺在草稿箱里——张佳乐,恭喜获胜,加油!


PS:本来有很多话想说,写到这又没话了。

PPS:行文……就这样吧,修了很多次,勉强入眼,海涵。我准备好掉粉了。


评论(6)
热度(90)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