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7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7







“换不换职业都是你自己选择,你能感觉到,狂剑士不是你最能发挥的职业,但不代表你不能选择他。你的荣耀和坚持是什么?狂剑士?还是胜利。”

 

门外有人这样说,沉稳冷静,给人信服的感觉,又是直来直去的年轻——是孙哲平啊!

 

张佳乐缓缓睁眼,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自己这一身酸痛止不住轻呼,“天呐!这是揉碎了重造吗?”

 

手伸到眼前,胳膊上满是手印的淤青,和一边微微泛红的正常肤色形成鲜明对比。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按了一下,仿佛这一疼打开了记忆,什么唐昊邹远发情,还有一反常态疯了一样的孙哲平。尽管中间断片了,但不影响张佳乐的理解,“我操啊!老子要去Omega保护协会告他啊!发什么神经病!”

 

外头唐昊静静,才说:“我会好好想想。……还有,副队……”

 

“不管你事,”孙哲平这简单的四个字难得有些安慰人的感觉,“回去训练吧。”

 

张佳乐小心翼翼地坐起来,身下床单干净舒服,旁边放着一整套衣服,事后收拾一如既往殷勤周到。床头柜上的小闹钟显示是上午11:50,上午训练结束从训练室到宿舍大概就是这个时间。

 

“醒了?”

 

张佳乐扔他一脸百花队服,“你丫还有脸说。”

 

孙哲平拉下衣服拿着坐到床边,目光闪烁着扫了一遍张佳乐在外的皮肤——百年难见的心虚,他深刻地点头,“抱歉,一时没忍住。”

 

张佳乐能说什么?刚发过情的Omega对alpha的依赖至今科学没得出原因,张佳乐这时想的,却是,平常孙哲平……一直在忍吗?

 

“没有,”孙哲平轻轻搭上张佳乐的肩膀,目光含笑,一派温柔,“我这次很害怕,所以没控制住。”孙哲平就是承认害怕,也是坦荡认真无所畏惧的。

 

“啊。”张佳乐应了他一声,前倾把头搁在孙哲平肩上,“你别害怕啊,我都不怕的。”不管是Omega的身份还是发情期,张佳乐都是不怕的,Omega最怕的被强制标记和怀孕他都已经杜绝了,顶多是被抬进医院呗。

 

孙哲平没敢用力,虚虚抱着张佳乐,沉默了一会儿又抚了抚他散在肩上的发丝,低声说:“我从来没这么想标记,这样以后我肯定能几天前就知道你是不是要发情了。”

 

张佳乐打趣他,“这么肯定要跟我绑定终身啊!未来多变呐兄弟。”

 

孙哲平轻轻在张佳乐后背拍拍,惹得一声夸张的惊呼“嘿你还嘚瑟上了!”,他十分笃定,“怎么可能,除了你,我还能找哪个这么跳跃的二货啊!”

 

“我去!”张佳乐佯怒,一把推开孙哲平,“苏妹子前几天发的分享说的有道理啊!乐哥就包容你一下还得寸进尺了,你给我坐直了好好汇报行程,扯皮一个字咱俩就分手!”

 

“分手几分钟?”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又躺回床上,这回话里的抱怨情真意切,“我说,你那晚上是喝了多少酒啊?手机都没电关机了。”或许那时电话是否接通都无济于事,但那时是只有孙哲平才能安抚的心慌意乱。

 

孙哲平附身凑近他,“我那时在飞机上。”

 

“什么?”张佳乐眨眼以示茫然。

 

“不然我们现在得是医院。”

 

张佳乐消化了一下这信息量,伸手指着孙哲平,难以置信道:“孙哲平你至于吗?为了唐昊那小子你还真飞回来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爱心呢!”

 

孙哲平扶额,他揉了揉眉心,努力放平声音,“张佳乐你敢不敢再发散点,老子是担心你这二货才改签飞回来的!”

 

“你担心我什么?怎么你们B市的都会预测未来了?”

 

孙哲平还是揉了一把张佳乐的脑袋,“你知道自己发情期要到会暴躁吗?”

 

张佳乐回想了一遍,一脸见鬼表情,“我没有啊!”

 

“你打爆唐昊,和我在电话里挑衅,最后还直接撂电话这叫没有?”

 

“……”说起来他到底为什么想在那天要和孙哲平叫板告诉唐昊事实。

 

“刚才张伟还来打小报告……”

 

“……”说起来他为什么对张伟那么不耐烦啊?他是如此可亲的副队长!

 

“唐昊也把你原话说了一遍,简单粗暴真不是你风格。”

 

“……”说起来……张佳乐恍然地点头,“还真是啊!”

 

孙哲平把一直拿着的衣服塞到张佳乐手里,“穿吧,乐哥。”

 

“孙哲平你大爷给我滚滚滚!不打饭回来就别想进我张佳乐的门!”

 

孙哲平从善如流地退了出去,门那么一关,还是平日的轻轻摔门的习惯。

 

张佳乐摸摸自己有点发烫了脸,一时陷入了名为“娇羞”的情绪里。孙哲平那个人吧,无论从气质还是从言行举止上都十足地表现出北方爷们的疏狂糙汉形象,平常除了对荣耀钻研到小数点后两位,其他全然外物不扰心的粗神经。谁知道那货不声不响的,也从来不主动说情话……

 

偏偏,把张佳乐的一切放到心上。

 

他永远像个盖世英雄,没踩祥云,就手提没洗血的重剑,一副刚从战场下来的路过模样,却理所应当地拿着一颗真心,把张佳乐连人带心都顺顺利利地拐跑了。

 

“真是……”张佳乐沐浴着夏末温暖的日光,“我到底亏没亏啊……”

 

这次这事在百花内部的影响不小,张佳乐走在任何地方都有人偷偷摸摸地打量他,把目光转过去,人立马就跑了。张佳乐郁闷啊!小范围透露自己的性别没什么问题,关键是别人得来问啊!自己主动跑过去说自己是个omega简直是傻逼都不能忍受的尴尬!

 

走进训练室,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队友们显然胆子大些,目光默默停在张佳乐露出来的脖子,一道暗红的指印明晃晃地在上面招摇。

 

beta们咽了下口水。

 

平时虽然也看过这样暧昧的痕迹,但好歹都是吻痕啊,与五指姑娘相依相偎的众单身狗难以想象是怎么把手印搞到脖子上去的,那得用多大劲啊!

 

alpha们对孙哲平肃然起敬。

 

张佳乐冷静地走向自己的座位,问他们:“孙哲平呢?”

 

老资历的张伟回答:“被经理叫走了。”

 

张佳乐点头,坐下来开机,拿出账号卡。

 

眼见张佳乐完全没解释的意思,在孙哲平面前怂了大半天的队员们鼓起了勇气,有人期期艾艾地问:“所以副队您真是omega?”

 

张佳乐端着,“我记得以前说过,你们不信啊。”

 

beta们回想一下,纠正了自己AB在一起并不会事后下不了床的观念,人家是正经的发情期。

 

alpha们回想了一下,泪流满面,“可是从来没闻到过副队的信息素啊!”不管是张佳乐还是孙哲平,他们都只闻到alpha的信息素在示威。

 

张佳乐面瘫,“"绝大多数AO会有自己的信息素",上课没认真听讲吗?”

 

说的好有道理,都是我们愚笨无知……个鬼啊!

 

“啊!”众人作恍然大悟状,然后才开始在心里呼天抢地,张佳乐居然是omega,张佳乐居然是omega,张佳乐居然是omega!

 

铺天盖地的弹幕刷过之后,留下最后一个认知,队长能脱单不是没道理啊,能搞定张佳乐的还有谁?

 

“行了行了,”张佳乐有点僵硬地半捞起袖子,放到键盘上,“别瞪眼了,不想训练的来和我练练!”

 

空气尴尬几秒后,所有人都埋头训练。

 

太可怕了!万万没想到,队长长得没韩文清凶,下手太他娘的狠了!

 

不不不,这么一想明明是副队更可怕呀!


TBC

就这样百花的正副队长在百花队员心中树立了绝对的权威×

 

PS:每次写完车我就找不到正剧的感觉了,大纲也不能拯救我!你们造车它有毒啊!

PPS:最近事挺多的,连夜磨出来一更。

(其实是上一更更得太慢了实在不好意思想到再下一更也会很慢更不好意思,最重要的是,哈哈哈!我只要把这一辆车写完目力所及的车就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复合炮?那得是多少更之后了……)


评论(14)
热度(108)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