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6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6


张佳乐很照顾邹远,相对应的孙哲平并不是很搭理唐昊。

 

“张副队,”身负众多前辈重托的张伟在食堂门口拦住张佳乐,“您又要去训练营吗?”

 

“啊?”张佳乐拍拍有点撑的肚子,茫然了一瞬,然后理所当然道,“当然啊!大孙又不在,我去训练营有问题?”

 

有问题,有大问题啊!

 

张伟觉得在“理所当然”上这群荣耀大神个个都有独特的气死人的特质。

 

“就不说队长不在你大中午跑训练营去影响他们作息了,”张伟直奔重点,“这么照顾邹远在训练营也有不好的影响,而且……”

 

张佳乐满不在乎地摆手打断张伟,“有什么关系,他自己本来性别和水平在训练营就有争议,我照顾他点议论就不放到明面上,而且他性格有点软,多磨练不好吗?”

 

“但是队长……”

 

“孙哲平对唐昊是他的事,邹远又不玩狂剑士。”张佳乐说完便绕过张伟,往训练营方向去了。

 

尽管如张伟所言张佳乐的偏心太明显以至于让人连议论的动力都没多少,但是训练营的孩子还是很喜欢张佳乐的,没别的,邹远荣耀打的好。

 

一圈没大没小的“乐哥”喊下来,张佳乐揉了其中一个少年的头,“朱效平怎么不喊乐哥啊?”

 

朱效平翻了个白眼,“副队,您能不能别跟个孩子王一样?蠢死了。”

 

“对!蠢死了。”那边另一个少年立马接腔。

 

“唐昊你过来,”张佳乐转头伸出食指勾了勾,笑容满面,“孙哲平不在老子最大,你想清楚哦。”

 

“唐昊,富贵不能淫,威武……”

 

张佳乐一掌拍上朱效平的脑袋,“就你语文好!”                                              

 

“哼!”唐昊以行动表明自己威武不能屈。

 

“呵。”张佳乐活动活动手指,把朱效平从电脑前提溜出去,“小远把你账号卡给我。”

 

“啊,哦。”观战的邹远突然被拖入战场,忙不迭地把自己的账号卡递上。

 

张佳乐接过,笑得很和蔼,“看乐哥打爆唐昊。”

 

不不不,邹远要哭了,别弄得好像是为了我才和唐昊打啊!

 

唐昊跃跃欲试,除了最开始张佳乐的指导战,他也就和孙哲平队长偶尔练练,听张佳乐的口气是要动真格的,唐昊更是想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

 

张佳乐身后最佳观战位都被大家留给邹远,狂剑士们走到唐昊身后,其他人则进房间看上帝视角。

 

这个橙装都不满身的弹药专家在张佳乐的控制下显得极其潇洒,弹药专家手上把玩着手枪,处处透露出百花缭乱的浪漫和凌厉。

 

简单的擂台场上,唐昊的狂剑士一往无前,而素来以光影效果掩饰显著的张佳乐,起手并不是漫天烟火,反而在进入攻击范围后,各种子弹手雷精准地指向狂剑士。

 

观战众人都在心里发出一阵惊呼,邹远更是有些茫然,张佳乐对他的指导向来是“百花”式,这又是为何呢?

 

唐昊有点失望,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托大,对角色失去的血不是很在意,而是继续前进到达攻击范围。

 

张佳乐仍然没有使用百花式,对于恶狠狠的狂剑士,他用更高的意识和精确的走位兜兜转转,每一个招式都极其地恶心唐昊。

 

这其实是场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的正面肛,血条相继下滑。

 

唐昊越来越暴躁,狂剑士使用“嗜血奋战”,毫不犹豫选择了“反嗜”,然后一连套大招压上。

 

邹远紧张地看了眼张佳乐,只见张佳乐嘴角挂着冷笑,手上操作飞起,弹药专家承受了一次攻击后轻而易举地卡进大招的连接里。不知何时在狂剑士脚下的计时式手雷率先引爆,大招“乱雷”出,没有制造光影的意向,招招击向对手。

 

唐昊咬紧了牙,这种压制感和孙哲平不同,绵绵不断,招招渗血,孙哲平让人觉得目不暇接,气势凛人,在比赛中心里先跪。可张佳乐像在逗你玩,觉得能压过他了,立刻被压着打。

 

唐昊左支右绌,直到最后红血的时候被弹药专家一个中远程贴着身压着打。

 

屋子里连呼吸声都被压制,张佳乐推开椅子站起来,轻声问唐昊,“你懂了吗?”

 

唐昊瞪红了眼,高高昂头。

 

张佳乐转头,问邹远,“你懂了吗?”

 

邹远摇头。

 

张佳乐有点无奈,“晚上你们俩留下,再不懂就打得你们懂!”

 

目视张佳乐离开,有人说:“乐哥什么毛病?”这是孙哲平经常毫不顾忌的句子,少年也脱口而出。

 

朱效平幽幽说:“因为队长走两天了吧……”

 

 

张伟在走廊遇见了一脸懊恼的张佳乐,他有点惊讶,“今天怎么这么快?”

 

“别提了,本来想提点提点唐昊,结果没控制住把他爆了。”

 

张伟在心里冷漠,这事你又没少干。

 

“说真的,副队,你确认邹远当接班人了?”

 

张佳乐漫不经心,“不知道,再看吧。”

 

“那唐昊呢?”张伟真是为百花的未来操碎了心。

 

“这你问孙哲平啊!我怎么知道?”张佳乐无辜瞪眼。

 

你大爷的!你跟孙哲平有毛区别有毛啊!这事他又没必要瞒你!

 

张伟不是不知道张佳乐有点脱线,但在孙哲平不在的情况下他才发现张佳乐的脱线实在严重。天呐!队长可快点回来吧!

 

张佳乐拿出手机,诚恳地说:“你要想知道我可以打电话。”

 

张伟摆手,想打电话别找理由。

 

他看着张佳乐的辫子甩着甩着消失在拐角。

 

“喂!大孙!我有没有打扰你啊!”

 

“没事,”孙哲平的声音有点飘,“开始吃饭了。”

 

“那就好,你有没有把我准备的礼物给你大嫂啊?”张佳乐往宿舍方向走。

 

那边孙哲平一手拿手机一手抱着两大束花,往舞台的牌子后面退,“给了,她很喜欢。”

 

“帮我说祝他们结婚快乐了吗?”

 

“说了。”

 

张佳乐爬楼有些喘,电话那边环境嘈杂,孙哲平的呼吸却仿佛近在耳畔。

 

“那个……”张佳乐沉默了会儿,“我没去……算了,我刚才和唐昊打了场。”

 

“嗯。”

 

“这小子水平更高了,最后我都没控制住爆了他。”张佳乐走进宿舍,“但是他太冲了。啧啧!这小子脑袋里想什么?狂剑士又不是脑残只会冲!躲的意识太差了,换血也不到位,你到底怎么想的?”

 

“他不适合玩狂剑。”孙哲平从不弯弯绕绕,言简意赅。

 

“那你这么些天干什么去了!”张佳乐吵他,弯腰在柜子里翻出一瓶驱散剂,“可怜人家小孩练这么久狂剑士,你心可真大呀!最后还得乐哥替你收拾。”

 

张佳乐拿着驱散剂坐到床上,只听极远的远方,孙哲平喊了声“马上来”,转而又没一点着急地和张佳乐说:“你跟他说了?”

 

“没有。”

 

“唐昊那脾气还是他自己意识……”

 

“我打算晚上就跟他说。”张佳乐打断了孙哲平的话,口气从里到外都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挑衅。

 

“张佳乐,”孙哲平说,“你宠着邹远我就不管了,唐昊是我带的,你能不这么亲力亲为吗?”

 

“怎么?我就该看着他们走弯路?”

 

“只有自己体悟的才是自己的。”

 

“呦呦,”这是放养和家养之间的博弈,“反正我就说了,你有本事晚上回来阻止我啊!”言罢张佳乐就按了红色的小电话,把手机扔一边去。

 

他打开驱散剂,对着自己喷了好几下。

 

“卧槽!张佳乐你……”

 

孙哲平无奈地听着电话“嘟嘟嘟”挂断,张佳乐这直接挂电话的脾气以前没有啊!这事至于么,平心静气好好谈谈呗。

 

“阿平!你磨蹭什么!快出来敬酒!”

 

在B市参加婚礼的孙哲平当然不可能飞回K市阻止张佳乐,所以晚间的训练室灯火通明,气氛尴尬,邹远看看张佳乐又看看唐昊,没敢说话。

 

张佳乐站在桌边,精致的眉眼显得严肃冰冷,是邹远和唐昊都没见过的样子。

 

“唐昊,你觉得为什么会被邹远打败?”

 

唐昊与张佳乐对视,磨着牙说:“因为技术不够。”

 

“什么技术不够?”张佳乐往后退一步靠到后面的桌边,“孙哲平能打一套斩击对攻击是他知道能扛过去,你怎么就光看那货往前冲没看他逃的时候也一样气势汹汹吗?”

 

……有些人就是能把逃跑弄出计划内坑人的感觉。

 

“你跟远程打血说不要就不要了?就是孙哲平跟我打也是输得多!没建立优势就和远程抗!同学卖血理智一点啊!”

 

经常受张佳乐教导的邹远仿佛明白了这段话的重点,而唐昊只是哽声:“我会注意的。”

 

“小远!”从某些角度,张佳乐和孙哲平一样可怕地不留情面,“你觉得和唐昊合作怎么样?”

 

永远躺枪的邹远小声,“很累。”

 

唐昊有多骄傲就有多愤怒,他大喊,空气里弥漫着他alpha的信息素,“所以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意见!”

 

邹远被信息素一吓,连忙安抚,“冷静冷静,副队是为你好啊!”

 

“按我和队长的意思,你不太适合玩狂剑士,可以考虑一个比较保守的职业更能发挥你的气质。”

 

“凭什么!”唐昊拍案而起和张佳乐怒瞪,去他的尊敬前辈,你说不合适就不合适吗?气质!什么见鬼的气质?

 

邹远被这一波信息素压迫地冷汗都下来了,自己的omega信息素也被动地散发,按书上的理论就是omega在向alpha昭示自己的存在并示弱。

 

张佳乐只想说曹尼玛啊!刚才那一波,张佳乐差点腿一软直接跪了。

 

他双手撑着身后的桌子,后颈的临时标记前所未有地发着烫,孙哲平留下的信息素作得简直像他站在一边一样。

 

“唐昊……”邹远声音发抖,“冷静啊!冷静啊!”

 

唐昊烦躁地锤了一下桌子,“MD我知道!我控制不住!”

 

16岁正是性特征发育的重要时期,也是初期,发育不成熟,很多时候一旦爆发AO都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

 

“我我我我去拿中和剂和驱散剂。”邹远当机立断地逃离这个alpha信息素对峙的可怕地方。

 

在楼道的邹远气喘吁吁,突然想起一件要命的事情——张佳乐不是beta吗?哪来的alpha信息素对峙啊?卧槽!原来队长和副队是AA恋吗?卧槽!怪不得唐昊控制不住,哪个alpha被挑衅控制得住?

 

身为一个不太正常的omega,对面alpha气势再汹张佳乐都不用担心会节操不保,但要命的是他都要被影响得发情了,唐昊这货还用目光质问他换职业这事!

 

早想到唐昊反应会很大,张佳乐才想用个快刀斩乱麻的方法,其实中午那场可能就是因为信息素张佳乐才控制不住自己把唐昊打爆了。谁知道,唐昊这小子够狠,这alpha信息素也是没谁了。

 

张佳乐咬牙,“明天再说。”

 

“现在就说!”唐昊挑衅地看着张佳乐,“你这脸色不至于吧!”

 

孙哲平留下的信息素护不住张佳乐,张佳乐觉得自己就像被洪水淹没,偶尔呼吸点氧气然后又沉下去,迟早淹死在水里。

 

张佳乐需要立刻马上离开这鬼地方,然后把唐昊拉进黑名单!

 

“没什么好说的!”张佳乐烦躁不安地撂下话,他现在很热很热,情欲在发酵,“你自己看着办,不乐意拉到。”

 

说完张佳乐就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徒留唐昊一人闷气无处发!“搞什么鬼!卧槽?张佳乐是alpha吗?这脸红成这样……我靠!”

 

不会真发情吧……张佳乐摸着墙下楼去宿舍,脑子虽然一片混沌还能无比清晰地算出离上次发情有多久……去年的抑制剂是不是过期了?孙哲平有没有买新的啊?

 

“副队!?”

“乐哥?”

“张佳乐!”

张佳乐算是幸运地在宿舍楼下遇到一个队里的beta。

 

“啊……”张佳乐抬头,“你有驱散剂吗?”

 

对于beta,驱散各种信息素还是很必要的。

 

“有有有,我马上拿,”他往回跑,“副队您这一身味是和唐昊打架了?”

 

“打屁!”

 

从头到脚喷了满瓶的驱散剂,张佳乐才觉得好受些。他周身无力,心里有火,但关键部位并没有叫嚣,于是张佳乐谢过队友的帮助,自己走回房间。

 

张佳乐扑倒在床上,身边萦绕着让他安心的味道,临时标记微微发热,安抚着Omega。张佳乐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尽管心里断断续续地发虚,后头有一点黏糊,但他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张佳乐开始回想每一次发情期的征兆,第一次不谈了,真正的第二次也比较突然,是在中途才彻底发情的,之后的几次是张佳乐自己感受到提出来然后孙哲平证实的,都没有错,再然后可能是长时间的临时标记起了作用,孙哲平告诉张佳乐要发情了,他们便从容应对。那么,现在呢?张佳乐知道alpha和Omega信息素都会诱发Omega发情,他又是被青春期的两个小孩糊了一脸,到底会不会被激起来?

 

这么一想感觉身上都不对了,张佳乐忙爬下床去衣柜里翻抑制剂。半天没找到,夏末的天气浑身是汗,衣柜里信息素仿佛更浓一些,张佳乐一个没注意就半栽进一堆衣服里。孙哲平的信息素在这里很淡,却比唐昊铺天盖地的信息素还可怕,一道酥麻从天灵盖经尾骨直到身后,所有的细胞自觉地活跃叫嚣,绵绵不断的情欲就在可见的地方向张佳乐招手。

 

孙哲平不在。这是张佳乐最先、最本能、最无奈得到的认知。

 

然后,孙哲平不可能回来。

 

接着,他需要抑制剂,什么对身体的伤害全是放屁,难道能和别人干吗?

 

所以,张佳乐得打电话问孙哲平抑制剂放哪儿了。

 

逻辑清晰,结论迅速。

 

摸出手机快捷拨号,“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卧槽孙哲平你大爷的!”张佳乐低声咒骂着,明知道开关机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手上还是摁断电话继续重拨。

 

“咚咚。”敲门的声音不大,而此刻极其敏感的Omega只觉得是在耳边敲响的,外头邹远的声音也像在灵魂里直接发声,“副队,我能进去吗?您还好吗?”

 

 

PS:因为大纲有点乱,所以有点卡文,所以突然想认真学习,所以就更得慢了。至于下一更……大家看我3里那辆车的残破和卡的程度……

其实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来辆车,这边H对剧情影响不大,哎呀,反正我要是更得快肯定是把车略过了,就酱ヽ(*´∀`)ノ

谢谢大家的阅读和小红心,爱你们(づ。◕‿‿◕。)づ

PPS:写一半的时候还觉得这次能蹭个唐昊的tag,要完我才发现蹭这tag绝对是找死啊

评论(12)
热度(94)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