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4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4

 

第三赛季对于百花来说,一个字形容——爽!

 

繁花血景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联盟,每个人每场战都热血沸腾,感觉自己有无穷尽的精力,可以用最好的状态一路高歌直至冠军!

 

“为什么要休赛?”张佳乐抓一把薯片躺在微草战队客队训练室崭新的沙发上,神采飞扬,一副无法无天愤世嫉俗的样子,“年有什么好过的!下一场是霸图,真想快点吊打他们!”

 

“副队说的对!”

 

“一雪前耻!这个年还能不能安心过了!”

 

“副队真是字字珠玑。”

 

“我靠你们行不行啊?”张佳乐把空了的薯片袋扔到旁边凑一起嘻嘻哈哈的队友,“会成语了不起吗?这都什么见鬼的语气……”

 

“乐弟弟乐副队您继续,”其中一人夸张地行了个礼,然后一手抓起塞得满当当的背包甩到身后,他在门口挥手,“我飞机早,先走了。队长明年见!”

 

“嗯。”孙哲平抬头和他对视一眼,点点头,转而又低头收拾,“路上小心,一路顺风。”

 

队员们有的乘高铁、火车,有的飞机,还有个去乘大巴,最后只剩稀稀拉拉几个人坐上百花的大巴驶回酒店。

 

临别的时候,几乎全是皇城脚下的微草众人投以一种“我居然输给了这种队伍”的恨铁不成钢的目光,而微草小队长王杰希的大眼更让人觉得哆嗦。

 

“王杰希以后必成大器啊!”张佳乐坐在车上往外看,魔术师王杰希的大海报就挂在对面,“这眼睛真的好像邪王真眼。”

 

孙哲平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没搭理张佳乐时时刻刻会突然冒出来的吐槽,相对应的张佳乐也不需要对方回应,只要听到就好了。

 

回到酒店,他们先后洗了澡,张佳乐才后知后觉地问:“大孙你不回家吗?都到B市了。”

 

“回,”孙哲平直接抽出两张机票,“年后俱乐部集合。”

 

“等等,”张佳乐故作一脸凝重,拿捏出捉奸在床的语气,“孙哲平,你要和谁去?”

 

“你啊。”

 

“滚滚滚。我要先回K市过年的好啦?”

 

“呵,”孙哲平微笑,“我陪你去医院,让你爸妈来B市吧。”

 

张佳乐周身一凛,悲痛道:“我靠,你是医院请来的卧底吗?”

 

张佳乐如今对医院有心理阴影,虽然还没到一进就有心理疾病的程度,但也是能拖就拖,能只待一天就绝不待二天。

 

可能没有孙哲平在一旁提醒,张佳乐也能把这事认真记到自己的行程上,但有了孙哲平,张佳乐分分钟扔到脑后,恨不得全世界的医院就此全部消失。

 

“医生说有空去系统治疗保养。”孙哲平淡淡补刀。

 

B市有两个战队,再专门来几次,按时复诊并不麻烦。之前,每次也就是调整调整药的品种和计量,但上上次医生建议有空来长期调养,电竞这职业动不动就肾上腺素过旺,动不动情绪就七上八下伤筋动骨,实在不利于张佳乐抓住青春的尾巴养好身体恢复正常激素分泌。

 

遮住脸偷偷摸摸来到B市omega专科医院,接近春节,医院人很少,张佳乐连纠结的时候都没有就站到了他的主治医生前面。

 

经过近一年的相处,发现这位医生脾气虽然暴躁了点,但罕见地爱病人如子,因而张佳乐越来越愧疚了。

 

比如,“按时休息!按时!是不是又熬夜了?”

“少去信息素混杂的地方!你比赛不能像那谁一样不出门吗?”

“压力太大!有没有当omega的自觉!”

“不要尝试彻底标记,他的生殖腔应该打不开。”

“如果再没有好转,以后大概要动手术。”

……

 

而这次,医生再一次拍案而起,“你用抑制剂?你的alpha是摆设吗?!”

 

张佳乐垂头坐在病床上,左手扎针,以葡萄糖为主的液体吊在上面,他叹气:“没办法啊!刚好碰到比赛。”

 

孙哲平坐在他左手边,轻轻托起张佳乐的左手,慢慢覆上,安抚的笑意从嘴角直到眉梢,他问:“手冷吗?”

 

张佳乐点头,普通话里带了南方口音的软绵,有点示弱和撒娇的意味,“嗯,握着,别放。”

孙哲平静静看着他,手上的温度一点点渡过去。

 

很久后,张佳乐开口,“大孙,我不可能动手术。”

 

“嗯。”

 

“等很久后我们退役,就算动手术子宫和生殖腔也不能恢复了。”

 

“是。”孙哲平这一声应的有些漠然。

 

纵容他们如今相爱,也坚信未来不会分开,可孙哲平也不能为张佳乐的人生做选择,他不能在对omega而言仅次于生命的事情上许下一个看似有担当实则毫无意义的承诺。他只能陪着张佳乐,任何时候。

 

孙哲平继续说:“我喜欢的是张佳乐。”不是omega,也不是所谓的标记和后代。

 

“虽然后果听起来很严重,但对我没有实质影响。MD!”张佳乐突然一怒,右手握拳砸了一拳床铺,“老子从来没想过生孩子!”

 

张佳乐呼了几口气,得出结论,“继续这样治疗吧,有空来调养,我不可能做手术。”

 

孙哲平俯身与张佳乐头碰头,目光在极近处交汇,呼吸重叠,他低声赞扬,“是我的张佳乐。”

 

张佳乐的脸噗得红了,他炸毛,“离我远点!空气都稀了,边边去!”

 

张佳乐的住院生活无聊极了,天天在医院各处做做检查,然后身边标配吊水袋,吃了睡睡了吃。

 

这天,孙哲平回家看了两眼,回来提着两台笔记本,掏出一叠账号卡。

 

张佳乐垂死病中惊坐起,无比激动,“大孙!我真是爱死你了!”

 

孙哲平朝他露齿一笑,把一台笔记本放到这间高等病房的桌上,然后指指张佳乐的头顶的吊水,说:“想太多。我来陪你太无聊了。”

 

张佳乐目瞪口呆看这人装上荣耀登陆器,开电脑,随手插一张帐号卡,背着他就要沉浸荣耀的节奏。

 

张佳乐有气无力地问,“那你带两台电脑是要吃吗?”

 

“等你吊完水再说。”孙哲平的目光转都没转,屏幕已然哗啦啦地一堆消息后,他控制的狂剑士进了一个百人副本。

 

“呵呵。”张佳乐说,“麻溜地把电脑呈上来!小孙子你是要造反啊!”

 

“别闹,只有一只手的人的一边玩儿去。”

 

“孙哲平!你吖咒乐爷?!”张佳乐气势又上一层,然后他在床上翻了几下,把头捂在被子里闷声,“嘤嘤嘤……孙哲平你混蛋,你不爱我了……人渣,想当初,人家黄花大闺女……”

 

孙哲平一把掀了张佳乐的被子,满头黑线,“你最近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行行行,爷您吩咐怎么着吧?”

 

张佳乐没立刻回答,倒是伸长脖子看那边的电脑,“副本扔了没事?”

 

“再有事也不及您大闺女啊!”这三字儿被孙哲平正宗的京腔念得婉转起伏,廉耻度爆表。

 

张佳乐再一次被反调戏个彻底。他躺尸,“副本过了我们一人一只手玩。”

 

“得,皇上您说啥是啥。”

 

张佳乐觉得自己就是个被逼宫退位的皇帝,逆贼就是眼前这货,于是张佳乐在无聊的时间里脑补了一场宫廷大戏,就在他识破逆贼诡计,即将把人关进天牢的时候,孙哲平推推他,“又想哪儿去了,玩吧。”

 

真的实施起来才发现想要玩得顺手就得有个暧昧的姿势。房间里没有长椅子,两人只能坐在床上。张佳乐这次吊在了右手,所以他主控键盘,于是他的身体微微左倾,孙哲平从右后环过来,拿起鼠标。两人靠到一起,张佳乐直接落进了孙哲平的怀里。Alpha暂时标记的气味从张佳乐的后颈慢慢溢出,孙哲平身上的中和剂也有些松动,只见屏幕上顶了娃娃脸的女狂剑士穿着一身乱七八糟跌跌撞撞……

 

“不行,”张佳乐捂眼,“这个号的审美我受不了,换换换。”百花副队长根本不看私信和公会里对孙大神的眼巴巴的渴望。

 

孙哲平无语了一瞬,想到张佳乐也是闷得慌,这样破事多符合他平时的表现可以理解,但是,孙哲平说:“按你要求,这些号就没达标的。”

 

“建新的啊!”张佳乐脱口而出,而且公会方面也不知道,他想,休假时间孙哲平队长是我的,凭什么陪你们玩?

 

翻了翻那叠帐号卡,还真翻出了张没用过的,孙哲平全权给张佳乐处理。

 

IDID,光是名字张佳乐就思考了一分钟有余。

 

……孙哲平觉得自己能喜欢这样又妹子又汉子的人也是蛮拼的。

 

张佳乐叹气,“不想名字里有花我居然想不到好听的。”

 

“那就有花吧。”孙哲平不明白张佳乐的执着,当初要花的是你,不要花也是你,完全不想知道原因。

 

“不行!”张佳乐一脸严肃,仿佛面临对叶秋的赛后复盘,他往孙哲平那偏了重心,怡然地执拗着。

 

孙哲平抱着自己的男朋友,看着代表一切开始的荣耀界面,觉得十分欣喜宁静,便是这样等上多久都不会厌烦。

 

终于,张佳乐从神游般的思考里回过神来,十分高兴地分享自己的成果,“就叫‘再睡一夏’。”

 

“再睡一下?”孙哲平疑惑。

 

“你那什么表情?”张佳乐单手打字,“想歪了自己思过。这意思是愿意沉睡中荣耀的夏日里,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都愿意这样度过每一个夏天。”

 

再、睡、一、夏。

 

孙哲平不知道张佳乐是绕了多少个弯才想到这个名字,但他很认同这个观点,曾经、现在、未来,这场荣耀的梦都不愿醒来!

 

张佳乐开始摆弄脸型,“不是我说你的落花狼籍,系统脸那么多你偏选了个最丑的,幸好进了联盟荣耀公司免费换成你的脸,不然根本没法看。”

 

“谢谢您夸奖啊。”

 

“那是,爷的审美。”张佳乐抬头亲了口孙哲平的下巴,然后立刻又低头捣鼓,最后一句虽然声轻但十分清晰,“第一狂剑真是帅爆了。”

 

孙哲平慢慢抱紧张佳乐,低头压在他肩上,笑道:“你对捏脸这么熟悉,不然弄成咱俩儿子样。”

 

这样一耗就是一下午,孙哲平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会把时间浪费到类似于给芭比娃娃换衣服的游戏里,但这个下午,他看着张佳乐认真的脸和屏幕中渐渐成型的样子,觉得这个下午终身难忘,更加、更加喜欢张佳乐了。他给他带来了新世界。

 

晚饭后不久,吊水终于滴完了。但他们依旧坐抱在一起,两人控制着再睡一夏跑跑跳跳,就像在养儿子。

 

转眼到了十级打小BOSS,技能学习都是按照孙哲平的习惯选的,但现在的技能选择是张佳乐,繁花血景配合默契横扫联盟,但再睡一夏又摔跤又打滚技能再打空,终于被小BOSS打黑了屏。

 

真是不仅没脸说出去还想分分钟忘了的黑历史。

 

“这边这边,我要出招了。”

“啧!要打就快点,你磨蹭什么?”

“一个小BOSS慢点怎么了?孙哲平你节奏能不能好了。PVE至于吗?”

“斩它。”

“靠!这游戏没法玩了,时时刻刻拼命迟早把自己卖了。”

 

第二次死亡时,两人面面相觑,默契地一人退号一人收卡。尴尬几分钟后,随便拿手机出来刷刷,发现百花战队的选手群炸了。

 

“震惊!百花队长孙哲平孤身进入omega医院!”

“全荣耀最男人的职业恐是omega!”

“孙哲平第二性别暴露!竟是omega!”

……

 

张佳乐无语地把这些链接点了一遍,发现虽然标题十分神经病十分哗众取宠,但是内容也就一张孙哲平进医院的图和推测孙哲平进医院看望某omega亲戚,只有一个十分无下限的八卦号说孙哲平包了omega之类的。

 

张佳乐哈哈大笑,“其实没错啊!我这不是你包的。”

 

孙哲平的心思不在这些八卦上,“以前怎么没被盯上过?”

 

“兄弟,现在联盟和过去不一样好伐?代言都接了,以后就是明星的出门水准。”张佳乐调侃完,转而也问,“经理怎么不给我们打电话?”

 

孙哲平把自己的手机拿给他看,“因为公关部拿我微博辟过谣了,粉丝就当一笑话。”这话题结束后,孙哲平拍了拍张佳乐的头,“我走了在医院小心点,第二性别公布不麻烦,后面的破烂事一箩筐。”

 

张佳乐回道:“嗯,我会小心的。”然后……“你说这阵仗发展下去媒体是不是能把叶秋那货挖出来?!”

 

孙哲平从容无视,“快十点了,你收拾收拾睡吧,我先回去了。”

 

“OK,拜拜。”

 

孙哲平家是老北京人,虽然在祖父去世后好像混得不太好,但也在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个四合院住,家里古董字画摆一圈,alpha哥哥干着高收入的金融类工作,父亲在政府有官职,母亲也是大家闺秀。

 

孙哲平第一次认真观察感受了番自家墙上一直挂着的水墨画,半天后觉得确实画得不错。

 

母亲笑着喊他和家人一起看电视,大哥在一边笑他,“谈了恋爱品味也提高了,你小子赚大发了。”

 

那边张佳乐和他母亲通电话,“你们刚下飞机就住宾馆休息吧,这时间医院也不让进啊!你想让儿子看到你疲惫不漂亮的脸啊?”

 

“你这小兔崽子,胆子变大了啊,谁教的?”他母亲笑道。



PS:这一段我写得挺开心的,希望大家喜欢(如果虐不是我的错,是虫爹的锅!)


评论(5)
热度(127)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