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

张佳乐的内心是崩溃的。

 

因为他在和孙哲平复盘,在脑子懵逼的告白且得到明确回应后,百花的正副队长依旧哥俩好地坐在一起对着平板复盘和皇风的比赛。

 

尽管已经很了解孙哲平了,张佳乐还是怀疑刚才互相吐露心声的事根本没发生。

 

“好好看比赛。”孙哲平熟练的拽了一把张佳乐的头发。

 

简直不能忍!怎么会有人眼瞎到喜欢孙哲平这种人!张佳乐完全不介意把自己骂进去。

 

张佳乐的头发是散着的,孙哲平没能像以往一样拽住一条辫子,手指插在他头发里,孙哲平的手顿了一下,说:“张佳乐你是不是要洗头发了?”

 

张佳乐一僵,然后饿虎扑食般掐住孙哲平的脖子,表情无比狰狞,“孙哲平!乐爷这就掐死你!”

 

“哈!”孙哲平随手扔了平板,抱住近乎骑在自己身上的张佳乐,他笑得很畅快,眉目舒展,不失温柔的霸气,“乐爷儿可住手,掐死我你找谁去?”

 

“我靠!”张佳乐用力摇了孙哲平两下,“脸呢脸呢!喜欢哥的能绕百花三百圈!”

 

“可你就喜欢我。”没有挑衅,不是调戏,平实朴素,轻描淡写,很孙哲平。

 

张佳乐一瞬间要说千言万语,内心情绪乱七八糟,结果张了半天嘴,只能泄气地问一句:“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啊。”

 

又是那么理所应当,就像地球绕着太阳转,就像苹果终究会砸到牛顿头上,就像他们一定能横扫联盟得到冠军。

 

弹药专家被狂剑士砍了个僵直,孙哲平很自然地低头在张佳乐嘴上碰了碰,问:“乱想什么呢?”

 

“放手!”张佳乐挣开怀抱,目光一凝,是沉浸荣耀时的十分认真,“其实扫地焚香的那个符我们应对的不好……”

 

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感情,顺其自然,命中注定。他们是一样的理想,一样的坚强,一样的热情,一样的年纪。他们可以并肩而行许多年,拥有足够的信任和默契,不需要刻意的转变,既是兄弟也是情人,不分彼此。

 

一次复盘结束,张佳乐看着孙哲平写完最后几个字,同样自然地倾向他,贴上孙哲平的唇,孙哲平一手抬着张佳乐的下颌,唇齿间你来我往。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亲吻,双方都不熟练,但对方舔在自己上颚的感觉,舌头间的触感都是那么新奇而欲罢不能。他们闭着眼,孙哲平把张佳乐压地越来越低,体力差距和alpha的强势都让张佳乐节节败退,张佳乐终于撑不住自己,被孙哲平压倒在床上,一头砸进枕头里。

 

后颈在发热,临时印记兴奋主人的回归。omega的初次发-情时间不长,如今张佳乐才能清晰地感受到alpha信息素对自己的影响,尤其是孙哲平那种体贴的霸道,让人无法拒绝。全身都热起来,张佳乐揽住孙哲平的脖子,积极抬头配合,在臣服中毫不退让。他们不想分开,张佳乐睁开眼,水涟涟地看着孙哲平,又柔弱又倔强,一个眼神就能撩起一场大火。张佳乐再次往孙哲平身下探,刚摸到腰部,孙哲平就猛然放开他,伸手抓住张佳乐的手腕。

 

不让摸?!

 

张佳乐喘着气,狠狠瞪孙哲平一眼,“你是小姑娘吗?扭扭捏捏搞什么!”

 

孙哲平简直被这一眼看she了,孙哲平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绝对纯爷们纯A,病房门就被气势汹汹地砸开了。

 

医生踩着暴躁的步伐,目光凛冽,气势直逼韩文清,“你们这帮AO能不能好好遵医嘱!”

 

显然医生是被其他AO也气了一通,火气发到了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人头上。

 

孙哲平很淡定地下床,正视医生无压力,“我们没打算做。”

 

“没打算做你omega激动成这样?”医生猛的一拍床头柜,“别告诉我就打算亲亲!”

 

张佳乐理理病患服,一点不尴尬不扭捏,坐起来很单纯很诚恳地说:“我们真就打算亲亲。”

 

医生直视张佳乐的眼睛,张佳乐毫不躲闪,目光不能再真。

 

“靠!”医生破功,“老子信了你们的邪!”医生一手砸开排气扇,指着孙哲平,“赶快去喷中和剂!”

 

“嗯,”孙哲平从善如流,“您慢走。”

 

“大孙,”张佳乐问,“医生是不是说目前不能上chuang啊?”

 

孙哲平蹲在行李旁找出中和剂,“是啊,之前忘了和你说了。”

 

张佳乐黑线,“你那是忘了?你根本什么都没打算说好么!”

 

“有什么要紧,”孙哲平笑着看他,“你不是立刻猜到了,还把医生气跑了。”

 

“一边去!气跑医生的是你好不好!”张佳乐停了一下,目光调侃地看着孙哲平,“不去厕所解决下?”

 

一直神色自若态度坦然的狂剑士终于被弹药专家的冰弹击中。张佳乐畅快地大笑,让你嫌弃我头发!

 

孙哲平回来的时候带了晚饭,张佳乐正在手机上飙手速,一见到孙哲平立马递过手机接过饭盘,“大孙,快帮我把叶秋那不要脸的怼回去!”

 

“你又怎么招惹他了?”

 

“是他招惹我好不好!”张佳乐嘟囔。

 

孙哲平没说话,这种时候不需要诚实的传统美德。

 

张佳乐嘛!生性活泼,嘲讽总要参与,嘴炮质量不够,直到第四赛季才有个名为黄少天的话痨比他更作。

 

孙哲平没认真看,随手回了句:

百花缭乱:闭嘴

王不留行:换人了?

大漠孤烟:废话

一叶之秋:他们硬汉怎么都两个字蹦

索克萨尔:觉得和你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生命!

石不转:+1

扫地焚香:+2

防风:+3

闪存:+10086

……

 

张佳乐没有在医院多待,拿了医生开的保守治疗药物又听了一堆“发情绝对不能用抑制剂”,“做ai越少越好”,“别进生殖腔”,“不能标记”这些破廉耻的话,两人回到百花一如既往地备战,只说是阑尾炎。

 

当然完全没人怀疑,要说张佳乐的信息素约等于没有,实在是装B利器。

 

两人越来越有交往的样子,闪瞎一群狗眼,要张伟话说:“我早知正副队长会在一起,可我忘了繁花血景对显卡的伤害。”

 

不过一直没到最后一步,一来繁花血景不够完善,比赛越来越艰难,百花又是新战队完全没经验,各种小心翼翼;二来张佳乐虽然比较心疼孙哲平吃不到肉,但是不听医生话那种幼稚的事情做一次就够了,还是等发-情期比较稳妥;三来……天知道张佳乐的发-情期什么时候到!

 

被霸图打败那晚,孙哲平拿着啤酒瓶,一脸复杂地看着张佳乐,“职业选手不能喝酒。”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老子想酒后乱xing怎么的了?”

 

旁边年纪大些的队员起哄,“什么叫乱xing,队长和副队可是明媒正娶的!”

 

孙哲平揉了张佳乐一把,“少折腾,想喝就去把韩文清揍一顿再说。”

 

“靠,”张佳乐一脸“你伤透了我的心”,“你们说说,这是亲队长吗?”

 

队友说:“当然是啊!副队加油,帮我们的份一起揍了!”

 

“你们要反抗强权啊!”张佳乐指着孙哲平,“这是独裁。”

 

孙哲平拍拍自己的腿示意张佳乐,“给你个机会反压强权怎么样?毫无民意的张副队长?”

 

张佳乐毫不犹豫就为反抗强权奉献了自己,在一片笑声中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18岁的好年纪,上能日天下能日地,青春肆意,爱情美好纯粹。不惧世人眼光,活得嚣张又本真。

 

如果把联盟一二三赛季的发布会提溜出来看一圈,会发现全是一群中二少年,叶秋的神秘魏琛的无下限韩文清的钱包脸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无数个性鲜明的前辈曾出现过又消失了。鉴于每个战队都是这么的不着调,记者自然见怪不怪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但到了第四赛季就不一样了,联盟焕然一新,小孩们都是俱乐部培养过的,尤其张新杰,喻文州,肖时钦的出现让新闻发布会提升了格调,啪啪打记者脸。未来的猥琐流大师方锐表示:“真没意思,这是对我们猥琐流的歧视!凭什么发布会要说人话!”

 

后来,联盟以保存历史资料的名义把黑历史般的发布会锁进了资料库,再无重见天日的可能。对此,远古大神韩文清不想浪费时间表示感想。

 

总之,他们在Q市霸图主场肆无忌惮谈着如何套韩文清麻袋,经理充耳不闻,老板面无表情,大家高兴就好。

 

张佳乐还是喝了酒,孙哲平和他相扶着回宾馆,两人倒头就睡,并没有发生喝酒就发情这样的小说逻辑。

 

百花俱乐部有了足够的赞助费后在夏休翻新,本来想不回家的队员只好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赶场子看比赛。

 

季后赛一轮游就被霸图淘汰,百花队员们的选择还是很有余地的。孙哲平向来不参与这种讨论,张佳乐倒是积极参与了番,最后孙哲平说:“我和张佳乐去H市。”

 

“哦,”队友表示理解,“嘉世的比赛值得看。”

 

“不对啊!下场嘉世不是客场吗?”

 

“我们去游西湖。”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说。

 

张佳乐笑,“好啊。”

 

队友们表示是我们的锅,问这种话还不护好眼睛,连当狗的资格都没有。

 

在Q市的海风中,张佳乐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在这里一个人喝啤酒吃海鲜,也没注意过,以后的日子里他说过多少次“好啊”。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孙哲平和张佳乐乘飞机来到H市的时候,当地在下小雨,当两人住进定在西湖边的酒店时,H市开始下大雨。

 

张佳乐在房间和孙哲平跳脚,“在百花宿舍就算了,出来玩还定两个房!你钱多烧的啊!”

 

张佳乐当然不是在乎钱的问题。他这话任哪个omega都不可能理直气壮且毫不羞耻地说出口,可他是张佳乐,所以孙哲平也能料到般淡定解释:“万一擦枪走火怎么办?”

 

“靠!”张佳乐不爽,“就没人研究促进发-情剂吗?”

 

“那是犯法的。”

 

“okok。”张佳乐表示明白,从行李中掏出一本《AO基础知识(全一册)》,“大孙,这是你们的教科书吗?”

 

孙哲平瞄了眼,点头,自己掏出了本《AO的日常》。

 

张佳乐嘲笑他,“孙哲平你还是不是alpha?这种事还要看书?”

 

“我倒是想不看,可惜教科书只教了怎么拒绝发情的omega,抑制剂的使用方式,alpha的自我修养……”孙哲平没抬头,“我还想多买本什么AB注意事项。”

 

张佳乐被堵了回去,手上书哗哗翻,略过alpha部分。

 

如果不知道两人手上拿的什么书,这一幕绝对能上《电竞之家》头条,“惊!荣耀大神幕后竟刻苦读书!”说不定还会被请去代言学习机。

 

打游戏,不能缺耐心和领悟,换到此处,两人也安安静静看了两三小时,手不释卷。

 

张佳乐合上书皱眉思考,说:“据说最初的omega没有固定发情期,可以自我调节以吸引优秀的alpha。那我能不能给自己点暗示啊?”

 

“想太多,早进化没了,你还想反古?”

 

“也对,我一直都有给自己暗示啊。”张佳乐表示同意,严肃同讨论生命科学论题。

 

问题依旧被放置,晚上两人靠在美丽的西湖窗户边,抢BOSS。

 

在网游中的繁花血景比职业比赛还要无解,再加上大公会的战队没被淘汰,百花的BOSS从35级抢到55级,实在丧心病狂。

 

值得一提的是,和蓝溪阁抢的时候,他们好像在烧显卡的光影里看到了同样扎眼的硕大文字泡,发文字泡者手速不凡,垃圾话废话罗嗦,不过也没能靠近繁花血景的核心就不见了。

 

张佳乐摘下耳机,不过操作依旧,他说:“蓝雨的训练营好像很不错啊。”

 

“老板也打算开,我们可以夏休去看看。”

 

“好啊。”

 

……

 

“孙哲平,你有闻到玫瑰味吗?”张佳乐犹疑地问。

 

孙哲平的双手离开鼠标键盘,侧身贴到张佳乐后颈闻了闻,有淡淡花香,伴着孙哲平快要消失的临时标记,后颈的皮肤滚烫。

 

“你发情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刚刚觉得不太对。”

PS:比1少了一千多字,因为我卡车了,然而我也不觉得能折腾出一千的肉。啊啊啊啊,有没有可以写H的代笔啊←此人已疯

私设第二赛季荣耀最高55级。

评论(6)
热度(131)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