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1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1

“您说什么?”张佳乐失声惊呼,少年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怀疑和迷惘,可深黑的双眼又坚定地闪着一抹光——仿佛彰显他灵魂深处本能般的坚韧。

白大褂的医生根本没抬头看他,一边在病历本上书写医疗圈独有字体一边平淡地说:“别担心,有不少性别鉴定为beta的都分化成omega,”医生用目光示意桌上的一叠单子,“不信我可以找给你看。”

 

“可是,”张佳乐此时由衷地对医生那漠然感到恶心和愤怒,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把怒火都推到无关者的身上,他声音有着变声期的尖也有着可怜的沙哑,“可是,”他深吸一口气,“你们说我不会的!就是上个月!你他妈的现在跟老子说omega!”

 

医生终于抬头看这个经历人生巨变的男孩,他说,带着陌生人的同情,“只是可能性不大,但是是有可能的。”医生递过单子,“去取药吧。”

 

张佳乐挺直了背,恶狠狠地盯着那单子,像失去庇护的幼兽,惊惧也无畏,静默着对峙,身为beta的医生叹了口气,安抚地摸摸少年的头。

 

张佳乐一下子卸了力,他以手掩面,声音里有哭腔,“不能抑制吗?这药是干什么的?”

 

“是omega激素,促进omega性特征发育。”

 

17岁的张佳乐拎着两大袋药走出了医院,他只花了挂号费,这些药全部报销,可见社会对omega的维护和优待。

 

他坐在医院门口的凳子上,浑身散发出绝望茫然的气场。扫地的老大娘拍拍他的肩,态度比医生有人情味多了,“孩子,别怕。人生的路还长,回家吧。”

 

于是张佳乐起身,缓缓走上人行道。

 

张佳乐在一片糊涂中突然想,他是不是17年过得太顺利了,老天爷看不过眼来折腾他?张佳乐真没有性别歧视,但这是三观重塑的问题,完全接受不了。从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是beta,户口本、出生证明、医院鉴定都表明了他是beta,所受的性教育也是泛泛而谈,在beta班生理卫生科就是垃圾。偶尔从窗户看到另一栋楼里的omega,还会幻想来个BO恋。

 

家里空无一人,双亲都是事业强人,不知道去哪国出差了,张佳乐随手把药扔在茶几上,就冲进书房在荣耀里狠狠发泄那无法埋怨任何人的命运嘲弄。

 

张佳乐打得昏天黑地,天知道他打了多久,只知道口干舌燥,眼前发黑,手颤抖地拿不稳鼠标。张佳乐直接到厨房对着水龙头喝自来水,然后撕开泡面就干吃,像个疯子,可阳光照在他背后,又像得到救赎。

 

张佳乐睡醒了,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活在人类社会里,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平静,简直是典型的励志榜样。他先给父母发了条短信,言简意赅把现状说了,然后给班主任打电话,请了个约等于休学的长假。

 

张佳乐一直很独立,他很小就会做家务做饭照顾人,这么一说当omega也妥妥无压力,但是,就算只是beta,身为男性,他那强人父母虽然散养,也言传身教了他坚强、冷静。MD!张佳乐有些跳跃的思维可见端倪,这时候他想,并且是真忧心,怎么办啊,以后肯定没人要了!

 

他在脑内哀嚎了会儿,然后泡了碗面就去玩荣耀了。完全把医嘱扔在脑后,十分有存在感的大堆药也被无视个干净。

 

此时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很坚强,很理智,就是玩荣耀狠了点。而多年后再回首这段孤独苍白的日子,才看透所有的坚强都是习惯了的表象,他是没崩溃没哭泣,但把自己全然投入到虚拟世界中,神挡杀神,佛挡屠佛,证明自己的力量,又强势又悲凉。

 

如果没有遇到落花狼藉,张佳乐无法想象自己会怎样走出这段困局。可他遇见了,像注定,像偶然,那只是孙哲平一个平凡的伸手,却让张佳乐感到了光。后来张佳乐喜欢上这个狂剑士,实在是他太作弊了,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呢?

 

张佳乐大笑,张佳乐把所有的药都扔进床底,张佳乐把所有的电竞杂志都翻出来,张佳乐走在了梦想的大道上,甚至有了要不是自己请假根本不能在大白天遇见那个人的想法。

 

“嘿!”张佳乐亲昵地推了孙哲平一把,“你好啊我的搭档!”

 

孙哲平在阳光下微微眯眼,揽住张佳乐的肩,“走吧。”

 

 

 

后来张佳乐对建立战队这一段日子不太记得清,说起来是知道很辛苦很艰难,成天在路上跑,他和孙哲平分头找老板拉赞助,晚上就怀着满身的疲累在游戏里找队员,再费劲口舌劝他们好好考虑。

 

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百花都是他和孙哲平一手建立的,如同嘉世对叶秋,是一种愿意牺牲自己而求它变好的存在,承载了全部的初心和梦想。

 

张佳乐记得一次和孙哲平站在繁华的街口,孙哲平靠着公交站牌,他靠着孙哲平,手上拿着盒饭往嘴里塞。他知道那时,太阳应该很热,他们很累,身上全是汗,风尘仆仆。却觉得很宁静。

 

张佳乐扔了空饭盒,往孙哲平身上又靠了靠,突然在各种味道的混合里闻到了一缕香,即使汗臭和盒饭都不能掩盖它。

 

“大孙,你是alpha?”张佳乐问,他和孙哲平一见如故,且十分赏识对方的游戏技术和自身精神及能力的优秀。他们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想过隐私两个字,网游偶遇可以说真名,现在问敏感的第二性别也毫无压力。

 

孙哲平看了张佳乐一眼,一如张佳乐偶尔神经质跳跃时的无奈包容好笑,“啊。”他肯定。

 

张佳乐见过孙哲平无数次这样理所应当的模样,那一次,他竟心旌摇曳,心脏一时虚浮起来,周身疲惫尽退。没来得及飘飘然,孙哲平一手把他拉上车,“靠!”张佳乐抱怨,“差点摔了。”再看孙哲平,那脸是够男人够帅,不过看了这么久,已经完全无感,像是心动的感觉也没有再出现。

 

张佳乐觉得刚才真是ri了狗了!

 

可这事他一直记得,孙哲平退役那些年,张佳乐一想到他,就会想起来,任后来的亲吻shangchuang都比不过那一刻。或许是因为,他在那刻正视了自己的性别,尽管只是一瞬。

 

他们成功组建了百花战队并赶上了第二赛季。

 

他们大步走在梦想的大道上,近战与远程的双核以繁花血景之名血洗联盟,继三神之后霸占《电竞之家》头条,诱-拐一群浪漫狂妄的中二小孩。

 

日子很快又很慢,一周周重复一样的日子。复盘,训练,比赛。似乎眨眼赛季就过半,又似乎累得精疲力尽才过半年。

 

那场百花客场一分胜皇风。皇风作为上赛季亚军实力不容置疑,在主场百花败落后赢回来,所有人都十分高兴,甚至还在宾馆喝了点啤酒庆祝。

 

即使是第二赛季,条件也是艰苦的,宾馆就别指望单人间了。要不是小伙子们血性旺,经理都想把他们三人塞一屋里。

 

张佳乐酒量挺好,喝了就觉得胃里一阵暖,孙哲平……豪迈地喝完后扶着墙但仍霸气侧漏地摸回房间直接睡了。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气,熏熏的,张佳乐很快进入梦乡。

 

张佳乐开始做梦,梦里背景是一片白雾,天上太阳像个火球,热得皮肤红肿,头脑发昏。他机械地走着,他闻到一丝熟悉的味道,他开始跑,他看到一片不知名的花田,孙哲平站在花田里朝他挥手,张佳乐喊他:“大孙!”

 

孙哲平没有向他走来,只是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他们天生和后天的默契消失了,孙哲平似乎完全不知道张佳乐热得煎熬,他仍是平日里一点笑意留在眼角,从而比韩文清显得亲切一点的样子。

 

张佳乐觉得好累,张佳乐觉得所有的热都转变成无可抑制的怒火,他从未有这么生气过。孙哲平你大爷!在老子的梦里都这么狂这么diao,信不信老子让你下一秒七窍流血啊!!

 

MD!这个梦老子不做了,你就站死在花田里吧!

 

张佳乐猛地睁开眼,他喘着粗气,被子被踢到地上,身上全是汗。而下体则传来一阵又一阵的suyang,液体从难以启齿的地方流出来,张佳乐本能地夹住双腿,乞求地看向身边的人。

 

孙哲平睡得很熟,没有一点反应。

 

张佳乐又一阵恍惚,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自己是真发qing了吗?根据他少得可怜的AO知识,omega的信息素不是勾引的alpha的无解chun药吗?

 

信息素,信息素,张佳乐自己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慢慢从床上坐起来,翻身滚下床,yin液顺着大腿慢慢流,后xue因为运动而疯狂地抽搐,张佳乐一下子瘫倒在地。

 

他想伸手fu慰自己,他想上了眼前这个人!

 

张佳乐跪在孙哲平的床边,alpha的信息素因为中和剂而十分微弱,他发泄似的,饱含yu望地狠狠咬了孙哲平的脖子。

 

孙哲平在梦中吃痛,信息素本能地爆发出来示威。

 

可能吸du就是这种感觉,又爽又无力。

 

张佳乐没有接受过omega的性教育,也没有任何omega可用的抑制剂,要不是这次发qing,他根本忘了自己真是omega!

 

为什么孙哲平还没醒?脑中一片混沌的张佳乐只能想出这一个问题。

 

“大孙……”张佳乐喃喃地喊他,“大孙……孙哲平孙哲平你大爷……”

 

张佳乐的身体仍然在发热,心里却凉地很,他感到前所未有恐惧,和其他的害怕不同,张佳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这种感觉莫名其妙地就出现了,完全不受理智控制,让他害怕地发抖,想要蜷缩起来。

 

直到第七赛季退役后,张佳乐和心理医生谈及这一段,他才知道这是属于omega的本能的恐惧,一个发情的omega,身边有和他朝夕相处的alpha,可这个alpha根本没有一点点反应,omega的本能在恐惧,他无法吸引任何alpha,omega害怕被抛弃害怕自己毫无作用。

 

而那时候的张佳乐,则在一阵糊涂中慢慢回过神,再一次发狠咬上alpha,他大吼:“孙哲平你大爷的给老子醒过来!”

 

孙哲平一下子坐起来,他茫然地看向张佳乐,大惊:“你怎么了?发烧了?”

 

张佳乐跪坐着,有气无力地靠着床沿,他双唇、眼角因发情而艳红,整个人表现出极强的魅huo感。

 

孙哲平只看了他一眼就别过头,侧身打算把张佳乐抱到床上,他靠在张佳乐脖子上,又问:“你涂了什么,怎么一股香味?”

 

张佳乐笑了一下,抓住孙哲平的手往自己裤子里塞,他气急败坏,“老子发qing了!”

 

孙哲平触电般把手缩回来,一脸目瞪口呆,张佳乐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孙哲平。

 

“我们去医院!”孙哲平跳下床,转眼换好衣服,拿起包就要背张佳乐。

 

“滚开。”张佳乐气的咬牙切齿,尽管孙哲平一系列反应都是好兄弟的最好表现,但完全不是alpha该有的态度。张佳乐的手没力气,但一下子就拍开了孙哲平的手。

 

孙哲平皱紧了眉,也有些生气,他很严肃,“张佳乐你别闹。你吃了什么东西?怎么会发情?”

 

张佳乐只想把“孙哲平是蠢货”在荣耀论坛上挂五百年。

 

孙哲平纠结了会儿,然后蹲下来,声音放轻了点,“张佳乐你听话,beta发情很容易有生命危险的。”

 

“我不是beta。”

 

“哈?”

 

“我是omega。”张佳乐吸了一口气,“你乐哥是omega听到了没!”

 

“你等等。”孙哲平拦下一脸凶相的张佳乐。

 

“等个P!”张佳乐说,“是男人就麻溜点,要么来咬一口要么上chuang!“

 

孙哲平很男人,他一个都没选,用被子裹了张佳乐就抱去了医院。

 

路上张佳乐哇哇大叫,毫无理智可言,“孙哲平你有没有zhong?上……“孙哲平在后座用嘴堵住了张佳乐。

 

他们的第一次亲吻饱含着黑色幽默,毫无技术含量,也没几分感情,双方都有些愤怒,像野兽一样啃咬着对方,舌头在交锋中妄图占据主动,想把对方死死压住,张佳乐体力不济,孙哲平的信息素一股脑灌过来,他被逼到车门旁,脑袋发昏,来不及下咽的津液从嘴角流下,十分色情。孙哲平没放开他,张佳乐有些憋气,刚被alpha安抚的情绪又激愤起来,他意图狠狠咬破孙哲平的舌头。

 

孙哲平放开了他,笑着看张佳乐止不住地喘气。

 

张佳乐歪头看他,这个人怎么能理直气壮成这样,怎么能让人安心成这样?他怎么能让张佳乐觉得能看到一辈子的路?

 

张佳乐依赖上了一个人,他独立了17年,习惯依赖却只不到一年。是他太孤独,还是孙哲平太强大耀眼?

 

孙哲平带张佳乐进了急诊,医生先给张佳乐来了支镇定剂,才向孙哲平了解情况。

 

张佳乐还是很热,他又站在了那片花海旁,孙哲平还在那向他挥手,他慢慢蹲下来,朝孙哲平灿烂地笑了。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夕阳洒满病房,孙哲平趴在床边,身上散发着安抚的alpha信息素,与张佳乐身上的一模一样。

 

张佳乐伸手摸到后颈,有一个牙印,孙哲平临时标记了他。

 

“有不舒服吗?“孙哲平很快醒了,一边按呼叫铃一边紧张地问他。

 

“我……“张佳乐面红耳热,他想起了那晚上自己毫无廉耻甚至是放dang的样子,而更尴尬的,是孙哲平完全没搭理他。

 

孙哲平居然叹了口气,说:“张佳乐,你能不能对自己上点心?“

 

“我……“

 

张佳乐不知道该说什么,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幸好医生推门走进来,医生照例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然后把口罩摘下来,像警察审犯人一样问张佳乐:

 

“你知道自己是omega么?“

 

张佳乐点头。

 

“你知道自己omega激素缺陷,你去过医院吗?“

 

张佳乐低头,“嗯。“

 

“你遵医嘱了吗?你吃药了吗?你复诊了吗?“

 

“……抱歉。“

 

“你跟我道什么歉?“医生似乎有些生气,他抽出几张体检报告,声音冰冷,”张佳乐先生,我很抱歉地通知你,由于性激素分泌不良,你的信息素就是个摆设,就是有点香味但是不能和alpha信息素交融,和普通的香水没区别。还有,你的子宫壁很薄,怀孕有难度。“

 

孙哲平握着张佳乐的手,张佳乐愣愣地看着医生。

 

医生看他们两人一眼,继续说:“虽然omega保护组织对所有omega一视同仁,但是像你这种状况,alpha要解除关系的话顶多付钱养你一辈子。你好好想想,明天我们再谈治疗方案。“

 

“大孙,“张佳乐从呆愣中回神,”今天多少号?“

 

孙哲平沉声,“今天周三。“

 

“孙哲平。“

 

“嗯。“

 

“我突然有点难过,虽然是不是正常的omega我根本无所谓,但是,我本来是能配得上你的,“张佳乐目光涣散地看着前方,”我好像很喜欢你,我好遗憾。“

 

“张佳乐,我也很喜欢你。“

tbc.

PS:实在是双花是我心里的白月光,乐乐生日的盛大让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也不管文笔了,写了再说,我好方,我去复习原著。

评论(10)
热度(257)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