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8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8

没车也屏蔽!(好像shimo也被屏了,我先方一方)

怎么能这么喜欢,怎么能这么好。

 

两人抱了一夜,躺在床上,张佳乐迷糊中感觉有狗在舔,孙哲平也在梦里被猫追着咬。

 

第二天张佳乐起得稍晚一些,他睁眼环视一圈陌生的房间,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慢悠悠地坐起来靠在床头。

 

日光即便透过窗帘还是让人感觉晕眩,张佳乐撑着头,每一个细胞都懒懒的,动都不想动。记忆里好像从未有这样满足安宁的时候,过去他们同床共枕,不是在谈荣耀就是在本能的促使下疯狂的交合,总归爱意表达得不够纯粹。张佳乐不自觉得用舌头剐蹭上颚,被磨吮得太久已然破皮,有点疼又敏感得发痒。张佳乐无端向往起未来来,他想牵着孙哲平的手,从日出到黄昏,他想靠着孙哲平的肩,在他身上浅眠。

张佳乐想和孙哲平困在这个屋子里,永远相依相偎。

 

不知多久,外面传来声响,孙哲平进屋,手里拎着一袋豆浆,拉开柜门给张佳乐找衣服。

 

“你准备在B市待几天?机票定了没?”孙哲平竟翻出了几件张佳乐多年前的衣服,转身放到他身边又说,“发什么愣?豆浆拿着。还有你手机要没电了,有几个张新杰的电话。”

 

张佳乐低头解豆浆袋,半天解不下来才恍然翻了个个儿咬出个口来,他一脸懊悔,“我好像没带充电器。”

 

孙哲平失笑地点他的脑袋,“傻样儿。”

 

张佳乐有点脸红,居然在孙哲平面前感觉出些窘迫来,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被张新杰撵出来的,只艾艾地说:“我看完你擂台赛,太着急了。再说,”张佳乐越说越理直气壮了,“你这连我衣服都有,难道还差个充电器?喂!你怎么不干脆帮我手机充电?”

 

孙哲平……孙哲平当没听到。

 

季后赛要开始了,张佳乐没有多少空闲待在B市,张新杰打电话也是催他的意思。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孙哲平送张佳乐去机场。

 

不过两天,什么都不一样了,张佳乐捏着身份证和登机牌有了离愁别绪。这感觉张佳乐并不熟悉,他的成长过程中充斥着离别,直到父母是否远行也对他毫无影响。而这回,张佳乐已然把有孙哲平的地方当作了归宿,偏偏他自己是那个远行的人。

 

张佳乐垂头看着空了的矿泉水瓶,与孙哲平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而后在短暂的静默中问他:“如果我这回能拿到冠军算不算一个圆满的结局?”张佳乐补充,“对我们。”

 

孙哲平没有立刻回答,他从不会去想什么事情的意义,但所有张佳乐的问题,他至少会在听到之后去思考,不过他再怎么想,与张佳乐的方向都不怎么会一样,孙哲平有点迷茫地肯定:“算。”

 

“如果没有呢?”

如果没有拿到冠军算不算圆满的结局?

 

孙哲平一阵头大,他知道张佳乐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但他实在对张佳乐深沉谈心的话弄不明白,而且是越接触了解越摸不清底细。

 

孙哲平一面思考一面目光飘忽,视线扫到远处电视上重播的挑战赛,他看了一会儿,伸手抚张佳乐的头发,“我会去看的,到时候你想怎么算都行。”

 

张佳乐叹了口气,也抬手覆上自己头上的那一只手,孙哲平如他所料的没有懂他的意思,张佳乐总是想补救一下已经过去了的东西,比如他们没能一同拿到的冠军比如他们早在荣耀里分道扬镳,张佳乐不执着了,但他还是想。孙哲平则永远没有这种意识,这种思想境界毫无默契的未来伴侣,说起来还真让人觉着略方。

 

这么一想张佳乐冷哼一声把孙哲平的手从自己头上甩下来,却又在收回手时不自觉地勾了勾对方掌心,孙哲平似乎是被这一勾打通了任督二脉,他反手拽回张佳乐的手,注视着他的双眼,说:“那一年我回来,也是在机场看重播,全明星打得很炫很强势,中途还有微草的广告。”

 

哪一年?当然是第六赛季的那个新年,张佳乐一边竭力去想那个全明星他做了什么一边等着孙哲平继续说。可他没有再说了,孙哲平摸出了包烟摩挲,显然是又说不出口了。

 

张佳乐问:“什么意思?”

 

孙哲平摇摇头,转而说:“马上第一场就是对上百花,你别怂啊。”

 

张佳乐骂:“怂个屁!我该怂早怂了!”张佳乐默了默,“其实也好,这样百花输了总归都是在骂我,小远他们压力太大了。”

 

“行吧,”孙哲平又把烟放回去,低头一吻张佳乐的手背,“天使同学,去普照八方吧。”

 

张佳乐一愣,而后被这中二的微妙玩笑搞得又红脸了,“你特么是不是想骂我圣母婊?!”

“没有没有。”

“我去你大爷啊啊啊!!”

“宝贝儿,你该去安检了。”

“孙哲平你给老子等着!!”

 

张佳乐回到俱乐部后立马去看第六赛季的全明星,实话这种内行看玩笑外行看热闹的大混战根本就不在张佳乐的电脑里,他还是去网上新下的。

 

那一年的全明星是刚好荣耀65升级到70之后,全明星上的技能使用也是他们职业选手在版本升级后在公开场合的第一次,而且因为是全明星,所以大家技能用得都十分肆意,就像现在屏幕上的百花缭乱,连张佳乐自己都被一连串的大招炫得头晕,更别说在正经比赛中使用了。

 

不难想象,那时候的刚被张佳乐分手的孙哲平看见了这场全明星赛,那滋味如何。

新的大招越是威风,张佳乐打的越是漂亮,孙哲平就越痛。

 

张佳乐又无法想象,那时候的孙哲平是用什么心态去医院写下那份责任在alpha方的申请书。怪不得,张佳乐想,怪不得孙哲平断得那么不拖泥带水。

 

于张佳乐,他要直到七赛季结束才能平静地面对这份感情,但对于孙哲平,不用情去如抽丝,人有多能抗命运下手就有多狠,荣耀和感情一锅端,干脆利落。

张佳乐该知道的,他和孙哲平的圆满从很早就与荣耀没有关系了。

 

“妈,是我。”

“你不是让我报备么,对,还是他,只能是他了。反正你们也见过,我就先不把人带回家了。”

 

打完这个电话,张佳乐便把全部的软弱收起来,把全部的精力都投注到荣耀里,他输不起,霸图也输不起,所以现在他什么都不必想也不该想,唯有胜利是他要追逐的。

 

孙哲平还没有场场跟看比赛的经历,饶是他这样淡定的人也不免随着赛程的进度和其他观众一样紧张。就像张佳乐不会去想最后功亏一篑一样,孙哲平同样不想想张佳乐如果依然拿不到冠军该怎么办。

霸图跟百花比了三场,霸图同微草依然比了三场,接下来是轮回,不需要听战术大师的意见,作为职业选手尤其已经是老选手了,孙哲平察觉到霸图的疲惫——时间,那从来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可会输吗?谁又知道呢。

 

赢、输……输!

亚军!

 

孙哲平听着霸图粉丝们的哭声僵硬地坐在位置上,他心疼张佳乐疼得要命,每每跟张佳乐有关,那种心疼就像从心底泛出去的,而不是其他时候砸向心里的痛,以至于绵绵不断,是他货真价实的软肋。

 

张佳乐会怎么难过呢?他会哭吗?

孙哲平一片茫然,就像张佳乐不曾触碰他的苦难,他也没有见过张佳乐哭泣绝望的样子,他们表现给对方的从来都是坚强与坚韧。

 

可叹命运让他们那样早相遇,结果最难熬的时候依然孤身一人。

 

霸图众人走向台前,孙哲平也在全场的掌声里走向后台。霸图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几乎每个人看见孙哲平都露出一副谢天谢地的表情。孙哲平一直知道张佳乐在霸图待的挺好,但百闻不如一见,看到工作人员都这样关心张佳乐,孙哲平也露出善意的微笑。

 

孙哲平没有进霸图的休息室,他站在门口等着张佳乐。其实在最初的懵逼过后,孙哲平很快就意识到了现在的张佳乐是不会被亚军打败的——他们都修炼了出铠甲,才敢回头。

 

“你来啦!”张佳乐声音轻快,他跑过来的脚步声在安静的走道里分外清晰。

 

孙哲平一抬头,就是张佳乐扑过来的身影,他搂住他,一如过去的每一次,张佳乐埋头在他肩上,几乎瞬间,孙哲平便感受到了湿意。

张佳乐哭了,可近如孙哲平,都没听到他丝毫的泣音。

 

孙哲平搂得更紧,张佳乐没抖,他却要浑身发颤。

 

霸图其他人走近,也没与孙哲平寒暄几句,张新杰直接示意孙哲平从后门把张佳乐带走。

 

孙哲平点了点头转身,张佳乐也飞快地从他肩膀上下来转头往外走。

 

张佳乐捂着脸,手上湿漉漉的,孙哲平看了受不了,心疼坏了,温言哄张佳乐:“别难过了,别哭了。”

 

“我……”张佳乐眼泪更凶了,虽然依然没哭出声,但哭得都打嗝了,他惨惨戚戚,“我也不想哭……我本来……都不难过了,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

 

在如此时刻,孙哲平终于无师自通感悟到了什么,一边帮张佳乐擦眼泪一边哄他,“都是我的错。”

 

“我看到你……就觉着特别委屈……”

“都是我不好。”

“孙哲平……你帮我揍周泽楷。”

“好,揍。”

“揍什么揍!你还有没有脑子!这种事能干吗?”

“不能,都听你的。”

“我车就停那边。”张佳乐最后抹了一把眼泪,掏口袋把车钥匙递给孙哲平。

 

孙哲平接过,长出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把人哄好的,但总归不哭了还是很有成就感。

 

孙哲平开车,张佳乐翻出一张湿纸巾擦脸,乍看张佳乐除了眼睛红点和平常没两样,可孙哲平明显能感觉身边这人哭蔫了,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

 

孙哲平斟酌着说:“没事,明年再来。”

“嗯,”张佳乐应声,“我会打到不能打的。”

孙哲平心下一松,突然听张佳乐一声大叫,“我去!你这是往哪儿开啊!”

心思完全没在路上的孙哲平坦然道:“随便开开。”

张佳乐扶额,“掉头掉头!”

孙哲平从善如流,然后才问:“要去哪儿?”

张佳乐没答,先问他:“你订酒店了没?”

“订了。”

 

张佳乐挥手,“那别去了,”张佳乐顿了顿,“我先前想不管是输是赢,今晚肯定是睡不着的,你说反正睡不着干点事也不浪费是不是?”

 

孙哲平能说不是吗?那肯定得顺着小祖宗,“是。”

 

“我订了宵夜,订了酒店,”张佳乐看着万家灯火,慢慢道,“我给自己准备了礼物,还想乘人之危,”张佳乐一眨不眨地看着孙哲平,“你今晚听我的吗?”

 

孙哲平没能立刻答应,他的理智和感情都没有拒绝的念头,但张佳乐说得慢条斯理,看似温和却强硬,一下子激起了alpha本能的警惕。

 

omega居然要主动权?不行!alpha的本能叫嚣,不行!这是挑衅!是耻辱!

 

几乎瞬间,一直被高科技控制良好的信息素一下子溢出来,孙哲平暗骂了句艹,立刻开窗透气。

 

车内气氛一下变得沉闷,孙哲平等不及气味散去就气得撸一把张佳乐的脑袋,“你比赛打傻了么?这种事要问吗?”

 

“从今往后,我都听你的。”

 

TBC

 

PS:以为能写到车,然而我果然太啰嗦了。不知不觉开坑要一年了,我果然越来越懒,笔芯各位没拍死我的小天使。

 

评论(16)
热度(88)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