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7

文笔渣到爆预警,ooc预警,不要骂我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7

 

如今城市繁华的标志就是车多,连三四线小城的上下班高峰期都要堵车,更不用说B市了。车缓慢地挪动着,两分钟颠三下,终于过了四个红绿灯,张佳乐一点脾气都没了,只能摸着肚子很绝望地问孙哲平,“还有多远啊!”

 

孙哲平抬手往前一指,没有雾霾的傍晚可见度很不错,那边绿砖红瓦,小洋房看起来沉淀了些时间,“就是这个幼儿园。”

 

张佳乐震惊地打了个饿嗝儿,“幼儿园?”

 

孙哲平轻踩油门,车移动地极其平稳,就像他的声音一样平静,“我小侄女的幼儿园。”

 

张佳乐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试图捋清楚状况。尼玛双方都有复合意愿的前任A第一次约会就去接侄女,作为O我该怎么办?在线等!已经绝望并不急。

 

张佳乐目光呆滞,脑回路已经发散成了一百多贴的高楼,直到又被路况一颠,才堪堪回过神,接着无奈又苦涩的发现自己的目光正放在孙哲平的左手上。

 

和上次在医院里不一样,这次绷带缠绕,才是常态。

 

张佳乐移过目光,极为颓丧地瘫到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喊道:“这看起来挺近的到底要开到什么时候?我快饿死了!你听到我肚子在响了吗?”

 

孙哲平侧过身拉开副驾驶前面的抽屉,张佳乐本能地贴紧了椅背,可再想离得远些,都能闻到孙哲平身上不知道哪个味道的沐浴露的淡香,还有温温的信息素。

 

孙哲平拎了一个小袋子出来,头也没回地推到张佳乐怀里,“小丫头的零食,你看看有什么喜欢吃的,先填填。”

 

张佳乐抱着东西没动,一股子要作的冲动突然汹涌澎湃。

 

嘤嘤嘤,孙哲平你说!在你心里我跟你侄女谁重要?不带我吃晚饭就算了,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记得,你到底还爱不爱我!!

 

一时间张佳乐饿得都心脏疼了,他再接过孙哲平推过来的两个袋子,随手拆了盒可爱的蘑菇,提醒孙哲平,“前面车动了。”吃下去两个平复一下胃,张佳乐笑道,“我把小孩儿的零食吃了她不会闹吧?”

 

“不会,”孙哲平十分笃定,“这孩子心特别大。”

 

“那是你们孙家祖传啊!”张佳乐有些恨恨地,要不是我,谁还能和你这货谈复合。

 

一百多贴的楼继续盖,lz特别后悔没在他喝醉的时候多怼怼,现在清醒了简直油盐不进,这人我是不是还是踹了吧!

 

孙哲平笑了一声,似乎因为张佳乐心里的小剧场吵的热热闹闹所以听起来十分缥缈,孙哲平说:“小丫头现在四岁半,三岁就屁颠屁颠去上幼儿园了,”声音降落凡尘,“我接了她一年多。”

 

张佳乐闭上眼,说:“哦。”

 

狂剑士是不会拖延的,孙哲平听懂了张佳乐的怨,所以他睡足了睡清醒了立刻就用实际行动带张佳乐融入自己的生活。

 

在离开你离开荣耀的这些年,孙哲平活得有多平凡,他不再耀眼也并不落魄,就像这世上的每一个平常人一样,日复一日地生活着。

 

张佳乐有些后悔,或许他们的关系注定是死结了,他无法与不知过去的孙哲平握手言和,也不忍孙哲平平淡地露出伤口给他看。他不信没有变的孙哲平,不接受其实哪里已经变了的孙哲平。

 

张佳乐发帖骂道,像lz这么矫情又作的也是少见了!

 

张佳乐嚼着巧克力味的蘑菇,生生从甜里吃出苦涩来。

 

这时候老天倒是给了些好处,不知前面怎么分流的,车移动得快起来,不多时就开到幼儿园门口。对幼儿园放学时间一无所知的张佳乐这才发现,他们来得不是一般的晚。

 

“在这儿等会儿,警察要是来了就说马上走。”

 

孙哲平表现得很生活而琐碎,可开门下车的动作又迅速潇洒,惹得张佳乐一面目不转睛看他的背影,一面在心里又吐槽又尖叫。

 

我最好把脑子丢掉。张佳乐补充了能量,大脑运转出了结论。

 

“叔叔好!”小丫头爬进后座,躲开孙哲平的手蹿到前面,勾着僵硬的张佳乐亲了一口,笑得像个小天使。

 

小孩长得很漂亮,估计母亲那边的基因居多,只有她有神的眼睛和孙哲平一模一样,让人对上一眼就觉得干净又熟悉,以至于付出全部的信任。

 

“别闹!”孙哲平把小孩拽回来放到儿童座椅上,娴熟地绑好安全带,才伸出个指头用力点了点小丫头的脑门,警告和亲昵的意味都很重。

 

已经把脑子扔掉的张佳乐看了这动作觉得牙酸,一股子醋意呀根本就不想止。要是孙哲平也能对张佳乐来这么一下,张佳乐就能把头埋人怀里矫情一下。

 

车又开起来,小孩立刻举手发言,“我想吃火锅!”

 

孙哲平不理她:“今天送你回奶奶家。”

 

小孩立刻把大眼睛瞪地更大了,“今天奶奶有工作!家里没人!”

 

孙哲平说:“叔叔今天也有事,送你去隔壁李奶奶家。”

 

小丫头愣了片刻,然后“切”了一声,作出老成的模样来,“叔叔,我懂的,爸爸说对你这样追不到媳妇的单身狗要包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哲平没来得及黑脸,张佳乐就笑得趴到了车上,一时车里只有张佳乐越发癫狂的、难以控制的笑声。

 

张佳乐原本是被这可乐的小丫头逗笑的,他笑着笑着就不免想到孙哲平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才让一个小孩都知道帮他助攻,于是他继续笑,笑这时间多残酷,他跟孙哲平却是蠢得一如当年。

 

在张佳乐放肆的笑声里,孙哲平的眉目终于放松了下来,伸手推张佳乐,和当年一样又嫌弃又宠溺地说:“差不多行了,太傻了。”

 

在堵车的首都七拐八绕了很久,他们最后吃上的晚饭是老城区街边随便的一家小饭店。烟雾缭绕的空间,不干不净桌椅,以及超乎想象的各种社会阶层的客人。

 

在昏暗的灯光下随便点了一溜儿的菜,再来两瓶冰镇可乐当啤酒喝,他们穿着淘宝款的衣服面对面坐着,不管口袋里银行卡的数字多了多少个零,也好像和当年没有分别。

 

一开始是沉默地剥着花生毛豆,等上了几个菜,对吹了几口可乐,一句句话就慢慢地说出来。

 

张佳乐说:“孙哲平你是不是混蛋?我特么当初以为你不抽烟的!早知道你抽烟……”

 

孙哲平问:“怎么样?”

 

“当然是让你戒了!抽烟多花钱!你说说,你一条烟抵我多少零食,你抽三年的烟浪费多少肉钱!你丫个败家的!”张佳乐理所当然地骂完又笑着摆手,“不过现在就无所谓了,乐爷有钱,养得起你。”

 

孙哲平也笑,“我是挺好养的,但乐爷您自己就忒难养了。该哭的时候偏偏笑,该笑了又哭,我怎么伺候你?”

 

“呸!我这是不落俗套,总比你个不哭不笑的好。”张佳乐歪头,“你不生气,我怎么帮你生气?你不难过,我怎么帮你难过?你不高兴,我怎么帮你高兴!孙哲平你就是死要面子是不是!”

 

张佳乐知道孙哲平不是死要面子,孙哲平只是不太需要,只是人与人之间个体差别太大了,他紧锁眉头就是别人的惊涛骇浪,可是太过不公平。

 

孙哲平应他,“是啊。”

 

张佳乐秒秒钟“切”回去,孙哲平微微皱眉补充道:“我跟我哥不要面子,所以就揍他,我又不会跟你打架。”

 

有这么一类人,他的脆弱表现形式不是内伤,他能把所有的负面情绪转化为对自己的不满、变成怒火,变成外伤。

 

张佳乐一下没一下地想着,突然脸就肉眼可见的红起来,孙哲平惊讶又茫然地看他这变化,张佳乐低着头提着塑料凳凑到孙哲平身边,双手轻轻笼着孙哲平的左手,低声道:“那我……可以跟你妖精打架嘛。”

 

喵喵喵???

 

孙哲平即便耳根红透也挡不住他的一脸懵逼。

 

事实证明,无论多少年,孙哲平都搞不明白张佳乐的脑回路。事实证明,多年过去了,张佳乐终于完美地把孙哲平噎住了。

 

他们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都没有红过脸,那样坦然地亲吻那样坦然地同眠。可在这嘈杂气闷的地方,前面是工地干活的工人在谈家乡的老婆孩子,旁边是刚进入社会的青年们大展宏图,后面是从容漂亮的一家人,男主人一直在和领导打电话。絮絮叨叨,飘飘渺渺,身上有汗,一阵风吹过来,慢慢又净了。

 

张佳乐缓缓地别过脸,目光游移,双手还笼着孙哲平的左手,一点点感受到绷带有些湿有些凉。

 

孙哲平低头,嘴贴着张佳乐依然红得滴血的耳垂,绅士的不得了,“我能亲你吗?”

 

张佳乐不看他,兀自嘟囔,“以前都没问过……”

 

张佳乐浑身一抖,右耳垂贴上一个炙热又冰凉的柔软,他慢慢倒到孙哲平怀里,抬头和孙哲平双唇相贴,极近又不负距离。

 

矜持又旖旎,只要碰到一点点,就高兴得不得了,整个人都恍惚得厉害。张佳乐伸手去碰孙哲平的耳根,又热又凉。

 

张佳乐觉得自己大抵明白了初恋的感觉,那种只要有他就有了全世界的单纯,不需要荣耀,不需要冠军,不需要过去,不需要未来。

 

孙哲平的唇与他的唇蹭过,孙哲平伸手点了点张佳乐的脑袋,“吃饭。”

 

戏精张佳乐满血复活,讨论贴被lz各种狂妄大笑刷屏,即便夹杂着路人的mdzz都阻止不了lz发癫。

 

有一种相处叫“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张佳乐一直觉得这纯属扯淡,真男人,真AO,从来不怕上床!但初恋的感觉做到了。

 

张佳乐坐回对面,抬眼就能看到孙哲平,心脏在天上飞,吃什么都觉得甜,浑浑噩噩,还老想偷偷摸摸碰碰孙哲平。

 

孙哲平比他行动力强,盛汤的时候正大光明地摸了一把张佳乐手腕,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把手抽出来,甜滋滋地瞪了孙哲平一眼。

 

张佳乐内心吱吱呀呀地自编自唱,完蛋啦完蛋啦!连吃都变得没有意义的人生还有什么指望呀!完蛋啦完蛋啦!连孙哲平都能闪闪发光的恋爱还有什么能治呀!完蛋啦完蛋啦!这莫名其妙的娇羞也太O了吧!

 

小饭店的老板一直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他们,最后结账了甚是慈祥地感叹了一句,“你们这对小情侣刚毕业吧!”

 

孙哲平搂着张佳乐的肩,闻言轻笑出声。张佳乐虽然脸嫩但确实是奔三的人了,这会儿被误认实在是他俩都笑得既单纯又单蠢。

 

孙哲平开车把张佳乐拐回家,风对着脸吹终于把粉红泡泡给吹散了不少。

 

孙哲平住在新城区,四周都是高楼大厦,写字楼和住宅鳞次栉比,偏偏在处处都显得高大上的圈子里,一家大型网吧就在他家门口。张佳乐在孙哲平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游荡到厨房找水喝,透过窗户,网吧门口的荣耀LOGO毫无遮挡,熠熠生辉,刺得有点眼睛疼。

 

一杯冷水喝下去,张佳乐又游荡到书房,拨开杂七杂八的合同,桌面散乱着几张账号卡,七区、八区、九区都不缺。张佳乐也不知会主人一声,干脆坐下来开电脑,打算每张卡都登看看。

 

每张卡都是狂剑士,性别估摸着是随机的,唯独等级上能看出点东西,一张65级,其余都是70级,没一个是75级的。

 

孙哲平的电脑好,张佳乐手上动作也快,这样看下来十分钟都没有。但男性冲澡的速度也本来就快,孙哲平穿着裤衩和背心站在书房门口,头上还在滴水,他问:“你想玩玩?”

 

张佳乐坐在老板椅上转了一圈,双手交叠,问他:“上次在医院,你怎么不缠绷带。”

 

孙哲平坦然道:“我以为以后都不太可能见面了。”

 

张佳乐在心里轻易补全孙哲平的意思,本来再不见面了,就不缠绷带让张佳乐安个心,但现在注定得再见见面,那孙哲平也不会做多余的事。

 

“家门口就是网吧……你看了不难受啊!”张佳乐说着,自己都很难受。

 

“习惯就好,”孙哲平伸手抖了抖头发,“想打荣耀也方便。”孙哲平说完沉默了会儿,然后向张佳乐招手,“你跟我来厨房。”

 

孙哲平握着张佳乐的手,十指相扣,对着荣耀耀眼的光淡声道:“你退役的消息出来的那天,连B市的荣耀粉丝都疯得厉害,隔着个窗户,我都能听见他们在喊什么。”

 

张佳乐紧张得手抖,但孙哲平牢牢握着他,孙哲平继续说:“然后我下去买了张新卡,创建了再睡一夏。”

 

“这是在落花狼藉之后我唯一练的号,我本来就指望他能在网游里搞一身橙装穿了玩玩,没想到现在倒是能蹭到一两件银装了。”

 

那些账号卡呢?张佳乐不用问,那肯定是孙哲平在忍受不了的时候随便买了张满级号在网游里昙花一现。他或许手部无法承担,又或许是坦然不了网游的平淡和低端。

 

那又为什么会有了现在的再睡一夏?张佳乐不敢问,只能说:“对不起。”

 

他说:“对不起。”他知道因为他放弃了什么,所以孙哲平也放弃了什么。张佳乐也看着那闪亮的荣耀,“其实我现在已经有些记不清当初的压力了,现在想想,或许我再坚持坚持也没什么过去的坎。”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解释还是在倾诉,“可是我虽然已经记不清那些压力,但是仍然记得决定退役的那刻的痛快,我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

 

“张佳乐,”孙哲平轻笑,莫名有点自嘲的味道,“我一直在等你退役。”

 

像是暗夜中兀然撕裂天空的闪电,刺目爆裂,却仍旧照亮了一片天。

 

张佳乐一时情潮起伏,整个人都在微颤,孙哲平没来扶他,依然紧扣他的手。

 

孙哲平怎么会没有执念,他又不是神。张佳乐是他执念的具象化,会希望从张佳乐的成功里得到一点欣慰,会希望他能抛开没用的东西风风火火地向前走,也偶尔会希望他终于败在时间的手下,让他再也不会对职业赛场心心念念。

 

他知道张佳乐退役消息的那一刻,或许是因为感觉太过五味杂陈,以至于没什么特别鲜明的情绪波动。只是去买账号卡,在网吧里看张佳乐职业生涯的回忆录,精彩集锦按时间排列,宛若一场燃烧梦想的大火,最后熄了。旁白在诉说他的成绩和遗憾,煽情又煽情,言里言外却是掩不住失望与指责,然后与张佳乐告别,照片像幻灯片那样替换,最后毫无意外定格在繁花血景。

——他不是你的寄托不是你的灵魂,你的过去却是像是捉摸不透的鬼魅,如吸血虫一样让他痛让他伤。

 

“我不该退役,”在长久的沉默后张佳乐说,“我就该直接转会!”

 

“……”

 

“孙哲平你真是脸大到不行啊!”张佳乐愤然甩掉孙哲平的手,“妈的二期退役的多了去了,现在就只剩乐爷我还能把四期的脸打得啪啪响,就连方士谦都怂到国外去了,就你?”他冷哼,“早八百年都该被人打脸了!你就算……”

 

张佳乐想不管不顾地说,你就算不手伤,那打法也不可能跟我一起长久的!你不是心宽到不行吗?你不是你们家祖传吗?你他妈怎么就不能纠结个一两个月就放下就去打网游呢?你干嘛困住自己,还敢用我的名义?你亏不亏心啊!

 

张佳乐没继续说,转身拥抱他,还硬是抬手拍拍孙哲平的脑袋,“乖啊,要不要哥哥亲一口安慰安慰?”

 

孙哲平低声道:“还是想要男朋友。”

 

“那你做梦比较快。”张佳乐说完,自己忍不住笑起来,孙哲平也笑,捞住他往卧室走,“那我们去做梦。”

 

“等!等!等!我还没洗澡!”

 

TBC

 

PS:听孙哲平“矜持”地讲过去的故事……

好吧,不知道我有没有写清楚,简单讲就是张佳乐退役了,孙哲平玩网游就不用再控制不住地想要是手没伤怎样怎样,因为就算他手没伤洗现在也该退役是个玩网游的——所以时间能抚平所有伤痕,无非是因为有些伤痕所以为伤痕只是出现地不是时候。而乐乐特别生气就像孙哲平看张佳乐还背包袱一样无比恨铁不成钢

——我看你坚强得不行,万万没有想到只是在装13,特别气。

 

PPS:后章或许有车。宝贝们不要催,写大孙讲故事真心卡文卡到崩溃,我懂的,我ooc了。


评论(12)
热度(110)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