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6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6

 

张佳乐觉得有点害怕,不是那种恐惧得头皮发麻寸步难行,而是像学生时代面临一张分数难看的卷子,明明知道老师只会多叮嘱一两句,却还是心绪不宁。这种害怕的背后是自尊,是愧疚,是对未来的迷茫,是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沉重,也会越发不显。

 

孙哲平对于张佳乐就像一张注定考不满意的卷子,其重要性还是高考级别的。

 

这场考试本来在成年人理性的拖延下貌似遥遥无期,但突然就猝不及防地开始了。

 

张佳乐一下飞机,场外指导张新杰副队就发来情报:兴欣打赢嘉世,赛后没有参加采访,不知所踪。

 

张佳乐愣了一下,然后给孙哲平打电话。只要播他的电话就有神奇的安稳,两遍没人接张佳乐都能继续重播。

 

“喂……?”一个有点慌乱和尴尬的女声,“张佳乐……嗯,您是张佳乐前辈吗?”

 

“你好,是逐烟霞,陈果老板吗?”张佳乐先想起来的是对方的游戏账号,然后才隐约记起不久前潘林的科普。

 

“是是,大神好,”陈果很快稳住了自己,一瞬间她脑中飞快过了一遍孙哲平在兴欣的表现以及二人感情八卦,当即认定了这通电话的重要性,“我们庆功孙大神喝多了……呃,我把他叫醒!”

 

“不……”

张佳乐才发出一个音,陈果立刻觉得有些残忍,又改了主意,“我们马上要走了,人到酒店喝杯醒酒茶再给大神回电话行不行?”

 

“我在B市机场,”张佳乐躲在路灯照不见的阴暗处等出租车,“哪个酒店?”

 

陈果那边本来就嘈杂的背景突然就传来瓷器玻璃碰撞的声音,陈果捂着手机,对苏沐橙和唐柔发出了无声胜有声的“卧槽”!

 

“怎么了?果果。”唐柔低声问。

 

陈果疯狂指手机比嘴型,张佳乐来B市了!!

 

唐柔一时无法感同身受其中的震撼,苏沐橙则是嫣然一笑,声音如平常无二,“那挺好啊,刚好孙哲平一个人睡标准间。”

 

苏沐橙向陈果眨眨眼,放心,他们都不是计较的人,胆子大了说。

 

陈果还是有点局促地报了酒店地址,转头就朝一群人吼起来,“先把魏琛控住!罗辑,小安!”

 

圈里人都知道孙哲平和张佳乐坦荡的性子,这上头从不拘泥,该不提就不提,该助攻就助攻。

 

本来张佳乐在霸图和所有队员一起看兴欣vs嘉世的直播,气氛严肃活泼,谈话严谨有趣,张佳乐作为前辈还絮叨了一下当年的爱恨情仇。

 

谁也没想到叶修会让孙哲平上擂台赛。

 

所有人都被叶修的出其不意震惊地各种思维发散了,连韩文清都跟着镜头看向叶修的脸,只有张佳乐直接把叶修这样“无关紧要”的因素略过去。他猛的站起来并且一掌拍桌上——这是张佳乐第一次在霸图展现出一些负面情绪。

 

没人说话,在比赛开始后,张佳乐又缓缓地坐下来,再等林敬言缓和气氛,场上的申建已经被孙哲平干脆利落地干了下去。

 

“还和当年一样。”韩文清淡声道。

 

“可不么?”张佳乐涩声。他一边有些高兴,一边又惴惴不安,每每看孙哲平在兴欣的比赛,张佳乐都会陷入这样奇怪的情绪中。

 

后辈们都不敢说话,然后张新杰看着直播,好像提醒似的说了句,“是苏沐橙。”

 

于是韩文清冷哼了声,林敬言若有所思地推推眼镜,“苏沐橙啊!”只有张佳乐微微皱眉,“枪炮师有些克近战。”

 

四位大佬的意思小队员们都不大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感觉到张佳乐和另外三位根本不在一条线上,从未被秀过恩爱的小年轻们第一次就见识到了无形秀,纷纷被暴击。

 

他们想,到底谁给了我双花分手的错觉?

 

比赛很快开始了,苏沐橙表现得十分强硬,炮声一下又一下不绝于耳,这实在太对霸图的胃口,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和解说员一起发出赞叹和掌声。

 

张佳乐盯着电视,指尖扣着掌心,心里的惶恐一下到了巅峰。这根本不该是看荣耀比赛该有情绪,即便比赛的是孙哲平,这样的情绪也太失职业选手的身份。

 

张佳乐按着太阳穴,又去想后头发生的事情。后来孙哲平没有退,没有选择战术走位,和苏沐橙硬碰硬死磕到底。那股不该有的情绪从峰值下跌,在再睡一夏血量耗尽时同样跌到零点,甚至跌到了负值。

 

张佳乐眼里什么都没看到了,苏沐橙与嘉世的决裂于他什么都不是,而坐在他左手边的张新杰依旧平静地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机票,“去B市吧。”

 

在直播的喧哗声中,张佳乐犹豫了一秒,然后接过机票,快速道声“谢谢”便飞奔而去。

 

张佳乐拿着苏沐橙给的房卡打开门,屋里没开灯,但窗帘没拉,外头闪烁的霓虹灯照亮一片天,也隐隐约约把睡在窗边的孙哲平照亮了。于是在昏暗的房间里,孙哲平就是唯一的光亮。

 

张佳乐看着看着,伸手去摸他的脸,碰到的瞬间才发现原来已经不自觉走到了他身边。张佳乐坐到床边,手慢慢覆下去,从指尖到掌心,整个人也渐渐弯下腰,脸同孙哲平靠得很近。

 

孙哲平这个人怕是有毒,相隔千里的时候总能让人控制不住地翻过万水千山,而到了他身边,则让人想近一点,再近一点,想触碰他,想被他拥在怀里。

 

张佳乐很快把自己放到了孙哲平的怀里,对方也在睡梦中完美地配合他,伸手搂住张佳乐的腰,两人紧密相拥,一如当年。

 

张佳乐的头搭在孙哲平的肩上,在安静的夜里,发出了一丝微不可闻的哽咽。

 

入骨相思,平常想念地太深也太浅,唯有心脏与心脏贴合的时候,才觉得周身一轻,而浑身上下想你想得发痛。

 

孙哲平虽然醉了,但这是他本人酒量太糟的缘故,单从酒精摄入量来说是很少的。少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是香的,加上一些逸散的信息素,很是安宁,张佳乐差点有了现世安稳的错觉。

 

张佳乐又放肆地享受了会儿这久违的感觉,才狠狠地爬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孙哲平。

 

孙哲平状况挺完美的,明显因为今晚的决赛好好拾缀了一下,脸上没有胡茬,头发折腾了一番还堪堪保住了发型,就算不用滤镜也帅得一批。

 

张佳乐这么看着他,才开始想等明天孙哲平醒了该和他怎么说,说什么。

 

跟他说,孙哲平我们复合吧!张佳乐觉得这句话十分突兀尴尬,至少先要问是不是单身这种类似方向的来引导一下,但一旦先问是不是单身,瞬间就把两人的距离隔远了,简直就等同于以好友的身份关心对方私人感情。

 

不,其实这些都……

 

孙哲平睁眼看张佳乐,眼睛在黑暗里竟也黑得纯粹显目,深深沉沉,一眼望去全然不像是孙哲平该有的双眸。

 

张佳乐被吓了一跳,心脏当即“怦怦”加速跳动起来,他本能地要下去要往后退,可孙哲平比他快多了,右手圈着他的腰往下一压,张佳乐的身体依然习惯这个动作,孙哲平又侧身按了他的肩,转瞬间两人便侧身躺在床上。孙哲平用力地抱着他,比张佳乐适才小心翼翼的拥抱更贴近,抱的更痛,心脏的跳动声愈发清晰。

 

张佳乐不敢动也动不了,虽然被抱得有些呼吸不畅,但这个孙哲平主动的怀抱,这个不是因为友谊的怀抱,他觉得全身发软,alpha的信息素越发明显起来。

 

张佳乐什么都不想了,既然孙哲平已经醒了,那么后面的对话局面都该是孙哲平主导,他,定然是能配合就配合了。

 

脑中虚虚浮浮,张佳乐在alpha平和的影响下都有些发困了,孙哲平一句话都没有。

 

张佳乐满头黑线,再看这货眼睛又闭上了,呼吸均匀,显然睡着了。

 

孙哲平你大爷的!

 

张佳乐很崩溃,这一起一伏的很影响心情的好不好,很影响决定的好不好,很影响未来发展的好不好!张佳乐就差晃着孙哲平咆哮了!

 

孙哲平的力道慢慢松下来,张佳乐放肆地在不大的床上辗转。

 

孙哲平突然又睁眼了。

 

“卧槽!”这是张佳乐对孙哲平说的第一句话,原谅张佳乐实在忍无可忍。

 

张佳乐再一次对上孙哲平的眼睛,心中害怕不安的情绪突然出现并飙升。

 

刚才孙哲平的目光很沉,而现在他的眼睛依然黑却是能让人穿越的透彻。张佳乐很快明白了刚才是醉酒后的死气沉沉,而现在,他想起了五赛季在机场分别时孙哲平的眼睛,以及他手伤后许多时候的眼睛。

 

张佳乐以前都看不懂,他觉得很复杂,隐约能感受到其中的感情,但分辨不了,可现在回头看,他都懂了,尤其是五赛季的离别。

 

就像孙哲平现在这样,饱含了爱意,拨开了所有的摇摆不定,坚定坦然,笑意留在眼角,昭示着一个决意。

 

张佳乐恍惚且慌乱,孙哲平又搂住他,很温柔的那种,张佳乐想去捂孙哲平的嘴,但怎么可能来得及,孙哲平在他耳边说:“张佳乐,我们重新开始行不行?”

 

醉酒后的睡眠质量一向不高,连梦都做得断断续续,孙哲平梦到了张佳乐,他居然没有在笑,眉间淡淡忧伤的模样和他唱歌的样子重叠。那个视频后面,张佳乐一曲唱罢,表情很快就鲜活起来,迅速融入团体,继续打打闹闹。

 

张佳乐需要他,但也不是很需要他,如果不再接触,迟早不再需要他。这就是视频揭示的赤裸裸的现状。

 

是再进一步,还是再退一步?这样的境况对所有感情漩涡的人而言都是进退维谷,这时候做出的决定太容易后悔了,早知道……或许就不会等等。

 

但孙哲平不会,未来的东西没发生他都不会管,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也不重要了,现在是他们关系微妙,现状不影响张佳乐平常的比赛生活,难得的平衡,孙哲平觉得不需要改变。

迷迷糊糊的梦里他又清晰地见到了张佳乐,有点活跃的又有点惆怅的。难得有梦,得珍惜。下一刻,孙哲平捧上了一片真心问他。

 

话说完,孙哲平很满意地重回酒精的恍惚,冥冥中有个苦涩的声音问他,“你觉得我们已经可以重新开始了吗?”

 

张佳乐站起来在屋子里晃了一圈,从包和外套里分别摸出了孙哲平的烟和打火机,他抖出一根,走到浴室去抽。

 

那句反问脱口而出,张佳乐终于弄明白了许多事情。比如他为什么看孙哲平的比赛会惶恐,比如他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比如他们还能不能在一起。

 

其实这样的隐患一直潜藏着,还在百花时暂时不谈,就是在医院的那次会面,张佳乐见到孙哲平,第一次看穿了他平淡下的尴尬和伪装,这不是孙哲平的掩饰变差了,而是张佳乐变了,变成能看明白他的模样。

 

原本孙哲平一直走在张佳乐前面,他先当队长,先退役,先感受世间薄凉,先从容成熟,但现在张佳乐追上了他,甚至超过了他。

 

所以张佳乐看孙哲平和苏沐橙死磕,已经提前知道了他会输,因为孙哲平一直没变,永远不会退。

所以张佳乐飞来B市,希望能找回过去的感觉和过去的相处,但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孙哲平没变,而张佳乐变了。

 

而与孙哲平这样的人谈恋爱,他爱你是最真的,别人任谁都不会给你更有存在感的爱,可一旦分过手,也比别人更伤人,你因为分手世界翻天覆地,和过去不一样了,可他还是那样,仿佛你是否出现过,于他的生命没有差别。

重新开始?怎么重新开始?

 

张佳乐徒手掐掉烟头,指尖极为短暂地痛了一下。哦,张佳乐突然想到,还是有差别的,孙哲平现在的角色是当初自己取的“再睡一夏”。

 

夜已经深了,张佳乐坐回孙哲平的床边,给他整理好被子,调高空调温度,又站起来拉紧窗帘,在一片黑暗中睡到另一张床上。

 

被alpha信息素安抚过,即便精神并不安稳,张佳乐也很快睡着了,但他醒得很早,六点半毫无睡意地起床,看到孙哲平的被子被抖了一半下地。

 

酒店是联盟定的,20支线下赛战队都入住这里,大部分战队都选择待到决赛,此时这一层十分安静,估计所有人都在看完比赛后激动到半夜才睡,一时半会儿起不来了。

 

张佳乐到酒店的自助餐厅时里面人很少,来的人也个个西装革履,看起来是来出差要谈判的职场精英。

 

张佳乐一边吃一边开始犯困,心里盘算着要不在孙哲平清醒前跑路算了,说到底现在这是他自己有问题,简单讲就是因为分手对复合有一定的恐惧没有安全感。孙哲平进了一步,张佳乐一步之遥又不敢进,想想就太特么尴尬了。

 

张佳乐拿勺子在粥里搅了一圈又一圈,餐厅人越来越多,终于有人捧着盘子坐到张佳乐对面。

 

张佳乐抬头,“哎!你这个饼看起来很好吃啊!我刚才怎么没看到?”

 

孙哲平还有些宿醉清醒后的疲惫,干脆利落地撕了半块扔张佳乐盘里,好心提醒他,“其实味道也不怎么样。”

 

张佳乐咬了一口,配合地“呸”了一声,表情十分丰富,“确实不好吃,”他咽下去,才气势汹汹地质问孙哲平,“不好吃你拿它干什么?”

 

孙哲平咬了口大包子,说:“随便拿的,因为我看见你了。”

 

张佳乐感到耳根一烫,听孙哲平继续十分平淡地说:“本来以为是做梦,没想到是真的,张佳乐,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新开始?”

 

孙哲平不愧是孙哲平,管他求复合的话是怎么说出口的,既然说了就继续。

 

人在疲累的时候表情动作也并不丰富,眉头总是皱一点,胳膊总有点抬不起来,张佳乐很难看出孙哲平的态度。

 

“我喜欢你,你也来B市是还喜欢我,我觉得已经可以。”

 

“那又怎么样?”张佳乐扣住孙哲平的手腕,仿佛要从脉搏摸出他的心跳,“要是我不来,你没醉,你会说吗?”张佳乐直勾勾地看着孙哲平的眼睛,笃定道,“你不会说。”

 

孙哲平显然觉得张佳乐的着重点莫名其妙,他有点烦躁地强调:“我说都说了,同意或者拒绝?”

 

张佳乐第一次觉得跟孙哲平不在一个频道上,他也有些烦躁,“这特么是重点吗?就算我同意了又怎么样?我们现在这个相处方式是一个关系就能改变的吗?”

 

“是啊。”孙哲平十分不配合。

 

“你大爷的!”张佳乐暴躁了。

 

暴躁归暴躁,张佳乐也只是坐着没搞出多大动静来,随着餐厅的人越来越多,张佳乐一口喝完碗里的粥,对孙哲平低声说:“你回去睡吧,我不走,等你睡清醒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张佳乐给自己带上帽子,临走前真情实感,“你那破饼太难吃了!”


TBC

PS:没什么想说的,可以说并不虐了。


评论(16)
热度(124)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