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5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5

 

回忆汹涌而来,如同莫测的大海,在湿润阴沉里一改温和的拍打,从无穷尽的深处席卷起滔天巨浪,如雨如盆,一切都在极致的柔软和强硬中被破坏地遍地狼藉。

 

屏幕上技能使得狂妄的角色在张佳乐眼中是不存在的,那被张佳乐分解回数据还原成光点,伪科技操作后甚至桑田变回沧海,列屏群山退至西部荒野。

 

同样的混战,同样命中注定的相逢,一切重新开始。

 

半凉不热的感情重回那惊艳火热的触感,所有的失望疲惫难堪都被抹去,破碎的镜子被收拾到垃圾桶里,一面崭新的慢慢成型。

 

你是谁!”张佳乐说。

 

这一声与多年前的三个字重叠,唯有尾字不同的音调揭示着人非物也非。

 

再睡一夏背面浅花迷人,孙哲平的指尖在键盘上几个跳跃,粉丝继被震慑后愈发愤怒,所有重量级嘉宾全数登场,局面再无和平解决的可能。

 

孙哲平看着汹涌的百花粉丝,想起了许久以前,他和张佳乐在K市机场分别,他很想和张佳乐说不用勉强,不要把我当作你的负担。可张佳乐的眼神太亮太坚定,他说不出口,后来六赛季、七赛季、分手,他也不再有机会说。而现在,他与张佳乐的关系早一条条断裂,唯剩的百花前队员的身份也要在今天与百花分道扬镳,时机再好不过。

 

随意忽视了张佳乐的震惊,孙哲平说:“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各种技能音效震耳欲聋,孙哲平还是听见了张佳乐的低语,“我只是……”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孙哲平完全没给张佳乐说话的机会,似乎是此时此刻兵临城下哪里有空废嘴皮子功夫,又似乎是习惯在繁花血景里主导,无需张佳乐置喙。

 

只有孙哲平自己知道,截断张佳乐的话需要多少决心,他甚至在与粉丝对战里闭了长达一秒的眼。

 

孙哲平比任何人都知道张佳乐心软,也比任何人都明白张佳乐倔强坚强,但他不能听张佳乐说什么,无论是放的下放不下他都会对张佳乐心软。孙哲平又是那样清楚地知道,这个人背了那样久的包袱,沉重归沉重,可若要剜去,也是一番伤筋动骨,更何况,张佳乐还不想放呢?

 

放了吧!再睡一夏挥剑,自从对百花粉丝砍下第一击,孙哲平就已经没有半分犹豫了。孙哲平从未强迫过张佳乐什么,但这一次,就算张佳乐把他们的感情也划进那些“过去”里,他也要让张佳乐抛弃他们。

 

张佳乐发的那些微博,又真又假的,孙哲平再也不想关注了。

 

过去,软弱,杂念。

 

张佳乐还未把这些字眼对应至确切的东西就已经迅速略过了他们,繁花血景是狂剑士主导的节奏,此时此刻张佳乐追着孙哲平引导的“射杀干净”而去。

 

张佳乐问,那样轻松自如,如同曾经的每一次与孙哲平商讨作战方案,“哦?和你一起吗?”

 

“可以。”孙哲平说。

 

张佳乐又看了眼他们的“敌人”,孙哲平正做着他从未想过的、理应痛恨的事情,可他即将加入。

 

张佳乐感慨:“你还是那么疯!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好,来了!”浅花迷人迈步上前,举枪的手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动作,而是真正攻击的操作

 

真正的繁花血景,只在抬手的刹那便已打响,尽管过去了许多年,依然所向披靡,依然无解而绚烂。

 

依然让人热血沸腾,似乎时间没能在此处留下一丝痕迹,他们还是初见的年月,情爱不知潜藏在哪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里,只有荣耀吸引了全部注意,而命运一帆风顺,给予人足够的勇气走到终点。

 

浅花迷人向着再睡一夏开枪,再睡一夏一剑向浅花迷人砍去,然后分别转首,共同拉下终章的帷幕。

 

BOSS很快被中草堂拿下,叶修见势解散,各家职业选手跑得更快,账号直接给公会接手,转眼大放异彩的小号如泥牛入海,再不见踪迹。

 

林敬言同张佳乐一起走出公会部,他下意识地慢半步,去看张佳乐的神色。

 

林敬言虽然是第二赛季出道,但他和张佳乐在之前没有什么私交,在他眼里张佳乐是个十分活泼又活跃的人,和方锐很像,之后发生了退役又复出,他想张佳乐本质又是坚强偏执的,而现在作为队友相处下来,张佳乐依然表现地坚强乐观活泼,也总是敏感忧郁。

 

他就坐在张佳乐的旁边,一直在看对方的神色,生怕一着不慎情绪控不住彻底崩盘。他想张佳乐肯定不知道,在独自面对百花粉丝的时候,张佳乐的表情再挣扎痛苦,他的手都未抖一下;在那位狂剑士冲杀上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然下意识地调整左手的位置,为配合做好了准备;而繁花血景打响的时候,张佳乐有多肆意明艳多纯粹坦然;至于最后重新和林敬言配合,都欢脱地有些不符合情境。

 

但现在那些情绪全部淡了下去,张佳乐安静地走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周身萦绕着沉闷的气息。

 

林敬言无声地叹了口气,老实讲他并不清楚这两位是分手了还是长时间冷战,但感情未了是肯定的,他笑言:“孙哲平还是那么有煽动力。”

 

张佳乐立刻转头看他,眼中满是克制后的骄傲,“他一直很厉害!”

 

林敬言想这话没法谈了!他到底是不是被秀了恩爱?

 

张佳乐眼中的骄傲很快消了下去,眉目间重回一抹郁色,他说:“老林,你现在敢对呼啸的粉丝下手吗?”

 

林敬言又想,刚刚抢boss的时候不就干了吗?不过情境和张佳乐全然不同,他也想象不出呼啸的粉丝对自己这般的……怀念。于是林敬言沉默。

 

张佳乐看向长长的走廊,喃喃道:“你说孙哲平,他是怎么想的?”

 

于张佳乐,万千百花粉丝抵不过冠军抵不过孙哲平。可那又怎样呢?他复出霸图,同百花刀剑相向,目力所及处有孙哲平的时候,他可以盲目地相信真的能与过去作别。但并不是,他从未坦然无愧过,他将座位让给霸图公会成员的瞬间,苦涩便翻江倒海地回头肆虐。

 

过去,软弱,执念。他根本放不下,张佳乐又忘了,他们纵是再默契,他注定学不来孙哲平的洒脱,就像孙哲平注定会因为风格问题而提前退场。

 

列屏群山终究不是西部荒野,他们不是命中注定的相遇而是命中注定的别离,唯独那惊艳火热的触感真正地失而复得。

 

张佳乐躺在床上,一手捂着心脏,控制不住地去想孙哲平。

 

他想那个人怎么这么坏,永远在他进退维谷的时候出现,当年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他怎么能这么会选时间,怎么能让人仿佛忘记了那些失望疲惫难堪,觉得他从未放任张佳乐一个人独行过?

他想在孙哲平眼里百花的粉丝于他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是过去、软弱、执念吗?那在那些被孙哲平大刀阔斧砍掉的过去里,他张佳乐又算什么呢?是否也是无需再回头顾望的,毕竟对孙哲平,带了个“前”字的东西就等于不存在。

张佳乐终于想,是什么给了自己信心,觉得未来的任何时候只要自己去找孙哲平他就肯定是单身,就像当初他怎么能告白地那样毫不紧张,下意识地觉得孙哲平就算不同意也不会拒绝呢?

 

张佳乐按亮了手机。

 

百花缭乱:你当初是怎么追喻文州的?

夜雨声烦:喵喵喵?????

 

 

同样是boss抢完后,义斩的训练室依旧极其安静,适才那场能载入百花史的大事件,主人公就在这里坦荡的完成了约等于教唆、背叛的行径。但他们毕竟也是孙哲平如今的队友,立场本能地就往孙哲平和职业选手的方向偏,心里最在乎的还不是“曾经的当家选手与战队决裂是怎样的心态”这样大而空的东西,更想知道日后该怎么同大神交流,就比如,四赛季交往的孙哲平和张佳乐现在是怎样的关系,他们与孙哲平说话是否需要避讳。

 

楼冠宁看似继续认真做练习,余光一直在偷偷瞄着这位前大神。在之前的混战中,孙哲平目光坚定嘴角带笑,说出来的话尽管于百花是诛心之言,但其中的气势还是让人极其脑袋发热,而现在一切过去,孙哲平的脸色说不上难看,愈发的平静愈发给人极强的疏离感,纵是富二代如楼冠宁,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叔叔。”

 

奶声奶气的稚嫩声音打破了尴尬到不行的安静,只在那个瞬间,各种拖动椅子、咳嗽、甩鼠标的声音统统都响了起来。孙哲平低头,发现自家小侄女不知何时来到腿边睁着黑亮亮的大眼睛抬头望他。

 

“乖乖,”孙哲平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熟练的确定没有破坏发型,“好了,我们回家。”

 

小姑娘趴在他腿上,两只手有些费力地抓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听到这话后突然露出了发蒙的表情,愣了两秒后才软绵绵地撒娇,“抱抱。”

 

毕竟不是自己的闺女,孙哲平没必要去揣摩小孩莫名发蒙的原因,只要哄着宠就成,当下把手机收回来,把小侄女抱在怀里。孙哲平起身向楼冠宁报备,“我先把小丫头送回去。”

 

“好好好。”楼冠宁殷勤地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训练室的门开了又关,隔开一屋子絮絮叨叨的讨论,孙哲平问小孩,“饿不饿?”

 

“不饿。”

“我们直接回家。”

“嗯。”

 

孙哲平走过长长的走廊,进了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正靠在他怀里自顾自想着属于小孩子独有烦恼的小侄女终于抬头,闷闷地问他,“叔叔刚才是不是手很痛痛?”

 

“嗯?”孙哲平从来不管老弱贫富一视同仁,此时真的想了想那场混战后的感觉,虽然左手有些发抖,但网游的激烈程度不过尔尔,“没有。”

 

小孩不高兴地把头低回去不说话了,孙哲平想起了哥哥嫂子的叮嘱,又补充了一句,“谢谢宝宝关心。”

 

“可是,”小孩很不解地问,“刚才叔叔很难过呀,叔叔手不痛为什么要难过?”

 

孙哲平停在自己的车前,他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脸蛋,轻声说:“因为不后悔。”

 

因为局面那样惨烈,却不后悔,才会难过。

因为才发现他爱张佳乐爱得已经超过普通情爱的底线,居然有了奉献牺牲的意味,而才发现,他就让张佳乐割舍掉那些“过去”,可依旧不后悔,所以纵是孙哲平,也觉得难过。

 

小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亲亲就不难过啦!”

 

孙哲平低头,直视那双纯粹欢乐的眼睛,轻轻亲吻了孩子的额头。

 

 

黄少天对着QQ对话界面一脸懵逼,当张佳乐的“闺蜜”真的很心累,饶是他有无穷无尽的话也闹不明白张佳乐在这舆论来势汹汹的当口到底该说什么合适,和张佳乐说自己的八卦抚慰其脆弱的小心灵吗?

 

黄少天把页面向上翻,近期的对话内容全是各种插科打诨以及荣耀相关,而张佳乐的态度,在QQ里,他从四赛季至今从未变过。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张佳乐的这次问及私人感情与过去有什么不一样,但他等了又等,张佳乐再也未发一言。明显是此话题略过的意思,黄少天只能作罢。

 

随着挑战赛线下赛的开始,常规赛也逐渐接近尾声,此时孙哲平在兴欣枕戈待旦,张佳乐也在霸图磨刀霍霍地抢分,不管私人感情如何,于他们从来没有什么比荣耀更重要的。

 

打败诛仙战队的当天晚上,叶修和魏琛照例在没进门前先抽上一根烟,两门神一样看其他人挨个进门,孙哲平素来和这两位老家伙混一起,此时也落在一行人后面。叶修拦下他,抖出一根烟懒洋洋地问他,“来一根?”

 

孙哲平惊讶了一下,随后加入烟鬼组。烟越抽越短,人也越抽越矮,等吸到烟屁股,三个人都蹲在了地上,姿势极为正宗。魏琛先碾了烟,咳一声爬起来,大摇大摆地进了门。

 

叶修漫不经心道:“喻文州之前问你以前那QQ号还用不用了。”

 

“喻文州?”尽管张佳乐和黄少天关系很好,但孙哲平和喻文州也就那样。

 

“就是他,”叶修十分陈恳,“就咱们问他诛仙那会儿。”

 

孙哲平若有所思了一下,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一直是红99的QQ图标。张佳乐置顶不谈,下头各种1234飘红,打开喻文州的对话框,是一个视频。

 

叶修离得近也看到了,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孙哲平,一脸看透一切的欠揍样。孙哲平甩开叶修的手,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地上跳起来迅速进房关门。

 

叶修半站着看门“啪”地关上,目瞪口呆。他重新蹲下来又点一根烟叫唤,“来人啊,开门啊……”

 

喻文州绝不会无的放矢,所以孙哲平插好耳机点看视频后,心中满是“果然如此”的弹幕。

 

镜头晃得厉害,除了五六个惶得人眼瞎的光源什么都看不清,黄少天叽里呱啦如流水一般的话伴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倾斜而来,“下一个到谁了到谁了!我们压力山大郑轩都唱high了,你们霸图不表示表示?就张佳乐……我靠!别装听不见!”镜头终于从瞎眼的灯光转到KTV昏暗的沙发上,光线真是太暗太乱了,入镜的张佳乐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身形,而脸是看不见的,因为他正低头抱着一桶爆米花啃,孙哲平伸出手指摸了屏幕一下,一下子笑出声来。

 

边角可见拍摄日期大抵是常规赛霸图第二次碰上蓝雨的时候,这样很好,这样嘻嘻哈哈吃得快快乐乐的张佳乐很好。

 

黄少天继续魔音攻击,张佳乐终于咽下了嘴里的,把爆米花往边上的宋奇英怀里一塞,假意一捞没有袖子的短袖队服,神采奕奕,“来!听乐哥给你们露两手!”

 

霸图队员立刻有组织有纪律地鼓掌,蓝雨这边则传来“是不是山歌的调侃”,张佳乐活泼生动地投过去一个不屑眼神,他人走远了,听不清楚反驳了什么。

 

只有黄少天又说了,“什么格调啊?我们粤语普通话英语上天文下地理博古通今……”

 

“好了少天。”一直没出境的喻文州在堵上黄少天嘴的同时也接手了视频拍摄,画面终于不再大幅度抖动了。

 

前奏响起,张佳乐没有拿麦克风,而是安静地坐在落地话筒边上的高脚凳上,收敛了嘴角,闭上眼,唱了首情歌。

 

孙哲平也闭上眼,听张佳乐唱,“记忆消失 是一种骗人的事 …… 你是我 眼泪中的名字那往事中的宝石 心痛的是 这分开很久的现实……”

 

孙哲平心疼地想,何苦呢,在这样高兴的场合,将自己拉入难过的沼泽,既然能笑得开心,哪里有落泪的必要。

 

TBC

所有的?都可以用一个答案解答——因为爱情

 

PS:终究还是笔力不足,但磨了这么久,删删减减缝缝补补,自认为虽然看起来不优美也不动人,但好歹把要写的点都写了,尽力了。

PPS:划线部分为原文。

评论(11)
热度(118)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