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4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4

 

一声闷雷划破只有雨声的寂静,现代化都市在水滴一次又一次砸下的崩裂中宛若孤岛,孤独且飘摇。

 

孙哲平坐在沙发上垂着眼帘,各色药品在茶几上依次排开,他轻松地单手解开绷带,一圈圈从左手绕到右手。然后抬起左手,好像要在明亮的灯下好好看看,却在抬头时又放下,唯有手术后略深的小疤痕在运动中连成一条模糊的线。

 

孙哲平不再有多余的动作了,按步骤熟练认真地按摩、上药、绑绷带。新的绷带一圈圈绕回去,重复着,折磨着,淡漠着。

 

孙哲平有些烦躁。

 

狂剑士一往无前,也架不住没有尽头的奔袭,时间让人疲倦,也让人渺小。

 

事隔经年,父母敢于在孙哲平面前坦然为他的手叹息,然后用温和的语句慢慢劝他,从放下荣耀到拿出相亲的照片,循序渐进。孙哲平的父母,年轻的时候气不过更年轻的儿子,曾经狠心他浪任他浪,如今倒是不急了,随年岁增长的宽容和宽厚对上长大懂事的小儿子,一时竟胜负难分。

 

惹得孙哲平扔掉再多的照片,夜深人静游戏间隙想起这拉锯战也头疼,最头疼的就是父母那无所谓的态度,你扔或不扔,听或不听,反正要给要说,反正也不指望你听话。

 

相比孙哥哥就直白多了。

 

“爸妈就是用真心要挟你!这无怨无悔的父爱母爱啊!我看了真是羡慕动容!你离家出走就是辜负亲人过不去自己这关,你要充耳不闻就是恶意吊着父母不识好歹。”孙哥哥这是在微信里语音说的,一副局外人的口吻,背景音还是小孩子的哭闹声,完全听不出他作为家中一份子的态度,“哦哦,宝宝不哭爸爸抱啊。”

 

“咱爸妈不知高出你多少段位了!以前他们是被我耽误了没摸出对付你的诀窍,现在刚好都退休了,还能拿你解闷。不错不错,你刚好替我多尽孝,哥哥我不跟你争宠。”这是亲哥能说的话?

 

亲哥偶尔也说点符合身份的话,“其实小时候,爸妈说对你尽心还是不算多,我们差6岁,你长大的那些年正是我学业最紧张的时候,他们工作也忙,因为我们性格不同还老觉得你不乖。我知道的,”孙哥哥说,“你心里有杆秤,受不了欠别人什么,但咱爸妈,现在你要习惯,要理所当然,我们不关心不宠你宠谁?”这是孙哲平开BOSS时,手机电话外放着说的,“孙哲平你个鳖孙儿听没听老子说话啊!”

 

这样直击灵魂深处的谈话是极少的,大部分时候孙哥哥都是给孙哲平找事干,督促他去社交,监督他回家,有了孩子还指使人来带。

 

就像今天伴随着雨声的微信语音,“我要出差三天,你嫂子最近还加班,明天下午记得帮忙接下你侄女。还有后天有个酒席,我们家是你了,记得回家拿请柬!”

 

孙哲平叹了口气,带侄女他常干了,已经和小姑娘的幼儿园老师很熟,后面的酒席却是他从小就厌烦的,但作为家里最闲的一位,没有理由拒绝。孙哥哥也知道孙哲平不大愿意,但孙哲平的优点是他虽不情愿但应了就会准时去,这是在社会中很让领导放心的性格。

 

孙哲平在微信里和哥哥交流了几句,然后退回主屏幕,点了微博,刷新主页,全是张佳乐的动态,最新的是转发霸图俱乐部庆祝客场胜雷霆的一条,内容只是单纯转载。如此单纯的微博下面评论上万条,稍微了解的都明白有多少谩骂。

 

在微博上关注一个人根本不符合孙哲平的作风,但架不住张佳乐在微博上弄地声势浩大,大到记者把张佳乐的发言都截下来写了好多篇报道。其实张佳乐什么特殊的都没干,过去的微博一个没删,关注一个没消,十分自如地和职业圈的朋友互相评论了两句。赢了就发笑脸,输了就发表情包,除掉不堪入目的评论,张佳乐挺快活的。

 

就像当初一样。

 

这是张佳乐对舆论最强硬的态度,任他千言万语,我自岿然不动。信念坚如磐石,仿佛一点都没被伤到。

 

孙哲平用小号给他点赞,那就信你即便被伤到也已经痊愈了,过去的一切如烟如雾,风过该无痕。

 

孙哲平盯着下面霸图几人的发布会合照看了很久,才收起手机,走回书房琢磨着给再睡一夏搞装备。

 

孙哲平拿了请柬才知道是婚宴,新人的家里和孙家在祖父辈上有一点交情,鉴于中央对宴席规格的要求,除了双方亲人在座,其他都是家中不在体制的小辈代为出席。孙家的关系真的很远了,孙哲平连到主家跟前露脸都不用,只要专心吃饭就行。

 

这天也是周六,正是荣耀比赛的日子。

 

菜上了三四个,孙哲平就和边上叫李段的一起埋头看微草对轻裁的直播了。

 

微草主力基本没上,比赛也没一边倒,不懂的人看起来还蛮有意思的,但孙哲平和这位姓李的朋友都挺懂,看得心不在焉。

 

李段问孙哲平,“你也看荣耀比赛?喜欢哪个队?”

“百花。”

“稀罕啊!”李段亲近而有礼貌地惊讶了一下,“我以为B市人都喜欢微草,毕竟是咱们主场嘛!”

 

屏幕上一个魔剑士和一个剑客正在对砍,在孙哲平眼里差强人意,但他依然看着比赛,随便应了一声。

 

这样的敷衍换别人肯定是不爽的,不过孙哲平天赋异禀,偏偏给人随性不拘的感觉。于是李段还挺高兴地笑了一下,继续说:“我挺喜欢微草的高英杰,”微草练兵归练兵,未来的接班人上了擂台赛第一个,“挺厉害的,关键我能懂他的思路。”

 

孙哲平也笑了,“其实也有王杰希的影子。”

 

“是吗?”李段凑过来,“我不清楚了,我也是上了大学才关注的荣耀,孙哥,你好像挺会玩的。”

“随便玩玩。”

 

结果好好的婚宴弄成了荣耀交友会,最后临别互相加了微信,约好有空荣耀见。

 

孙哥哥咋舌,“又是一个玩荣耀的小少爷。”孙哥哥翻着自己的通讯录,“他姐是李嫣,他父母伯父叔叔都还没退……孙大神好好带人家玩啊。”

 

但这件事很快不了了之,李段小少爷是玩家中的手残,至今都在第八区玩,没有兴趣进神之领域被人杀。

 

等孙哲平快把这人忘干净的时候,李段给他发微信,说是要请他吃饭帮过一下神之领域。

 

孙哲平回完“没空不吃”才隐约想起来孙哥哥挺看重李家的,好像干了件不给脸的事,但孙哲平回都回了,也不想去挽救。没想到李家的小少爷很耐抗,接着问他未来一个月什么时候有空,这下孙哲平就算没想起对方的身份也不好再拒绝了。对面继续很会做人,提议一起看今年的荣耀全明星赛。孙哲平推辞新年前后晚上有家庭聚餐,对方闻弦知雅意,改为中午,至于全明星就被炮灰了。

 

孙哥哥看了截图,有些感慨,“也是见鬼了。”

 

挺莫名其妙的。不过孙哲平向来对想不清楚的事持无所谓态度,等过完阳历年,收到了请客地点,换了身符合的衣服就去了。

 

很私人性质的一餐,李段,还有真正请客的人,姓钟的少爷。

 

说来也挺好笑,孙哲平长在这样的家庭里,但他学会应酬却是进了百花跟老板见赞助商的时候。长大的契机,便是没有庇护,凭自己去拿到想要的东西。

 

这位钟少比李段社会人多了,估摸一眼就看出孙哲平的性格,客气了两句就直奔主题。

 

“我一发小最近搞了个战队玩荣耀,不是我对这职业有意见,关键是他们的水平太寒碜人了,想请兄弟抬抬手让他们了解一下残酷的现实。”

 

李段帮衬,“其实钟哥也管不着这事,但家里长辈总让他劝,我回去才知道孙哥是大神,所以才想到请孙哥帮忙。”

 

孙哲平重点全偏,倒是对这位“技术不太好但敢于搞战队”的富二代产生了一点兴趣,“什么战队?”

 

“义斩。”

 

孙哲平想了想,完全没印象,他关注的荣耀新闻,也就张佳乐还有叶秋能让他多看几眼了。

孙哲平点头,“行,什么时候?”

 

“爽快,”钟少拍手,“明天行不行?”

 

孙哲平无所谓,同意了。接下来就看李段的陪客之道了,钟少显然对荣耀没有兴趣,李段硬是把荣耀和现实调节起来,尽量做到一派和谐。

 

这样的约战想起来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孙哲平上学早,当年高考完就背着包游遍五湖四海的网吧,网吧么?也算是民间高手的聚集地了,他挑战别人也被人挑战,一路所向披靡,直到遇见张佳乐。

 

不管对方技术如何,到底是职业选手,孙哲平想到这四个字,就有些热血沸腾,账号卡在口袋里也被捂得热乎乎的。

 

坐下,登录,开打。

 

孙哲平完全没做准备工作,甚至连对方也是狂剑也是在来的路上知晓的。孙哲平足够狂傲,他自负多年没碰高端局的自己即便水准不如当年,也能把刚入圈的小朋友如狂风扫落叶般解决。

 

而这位小朋友比他以为的厉害,势均力敌来形容绝不过分。要是换成退役多年的别人,或许会对自己的水准动摇,没想到曾经的第一狂剑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可孙哲平只会觉得,对面居然能跟上自己的水平,倒是个难得的人才了,如果再磨炼几年,抢过于锋的名号也不是不可能。

 

狂剑士是最男人的职业,但少有人理解这也是很需要智商的职业。一个技能能打掉对方多少血,能给自己加多少血,这期间的攻击力如何变化,最后又能不能赢……如此种种,百花训练营的狂剑士选手最大的任务就是亲手测这些数值,记下来常常背诵实践,直到融会贯通,经验取代数据。

 

孙哲平是天才的一种,他从不需要数据,狂剑士手上的剑就是他的剑,狂剑士流的血就是他的血,他以杀止杀,身经百战。血脉中的一切都在剑与剑相撞时刻复苏,进、退、挡,果断决绝,在厮杀最激烈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只有大脑和双手精确而快速。

 

狂剑士和狂剑士的PK激烈但短暂,埋葬了多年热血与渴望才刚刚探头就又被恢复冷静的孙哲平无意识地压了回去。屏幕上荣耀大字让人喜悦也让人遗憾无奈,不过没关系,反正这样的荣耀已经见过无数次了。

 

孙哲平心里燥的有些想抽烟,边上的钟少已经在嘲讽了,他一边站起来一边说:“水平确实非常高,这一局我是赢了,但再开一局的话,谁输谁赢,还得从头再来。孙哲平还想说,你还是职业选手呢?但对狂剑士技能的经验和把握还是略有不足,不够用心等等。

 

不过当孙哲平看到另一张脸什么话都不必说了,只有大叹一句,“靠,你怎么在这里?”  

  

简直跟做梦一样,孙哲平直到签下和义斩的合约才有功夫把最近的事撸一遍。一个胡乱对付过去的婚宴,一个萍水相逢的世家少爷,转眼就变成来义斩和叶修来了一局,然后就和这个才听说一天的战队签约了。

 

孙哲平不是糊涂,这些决定都是他自己下的,足够成熟冷静,只是这速度让他不免与当年改变人生的另一件事做个比较。同样是眨眼间就遇到张佳乐,成组合,定战队,当夜出发去K市。孙哲平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样草率又认真的时候了,但事实上,他所有的草率和认真,一直在等着荣耀,与当年不差分毫。

 

只是如果还有张佳乐,他是不会有功夫来比较的。

 

春节如约而至,按道理,这对孙哲平应该算作人生路上新的起点。但是并没有,孙哲平和去年一样和家人走亲访友,抱着侄女看一年比一年无聊的联欢晚会,在午夜给张佳乐发“新年快乐”。

 

电视里钟声阵阵,父母熬不住已经休息了,孙哥哥和妻子一起在屋里哄孩子睡觉,只有孙哲平一个人坐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孙哲平等短信在这卡点的大浪中发过去,想了想,打开微博转了张佳乐最新的微博,“新年快乐!”

 

孙哲平一直没把和义斩签约的事和家里人说,家人也没有察觉到异样,直到一次傍晚孙哲平正在义斩抢一个boss,孙哥哥的电话到了。听孙哲平多天话胜读一辈子书的楼老板立刻殷勤地帮大神捧着,孙哲平用平淡无奇的口气说:“我年前参加了一家战队,现在正抢boss,打个商量让工作人员去接你闺女行不行?”

 

那边孙哥哥没爆,楼冠宁已经满头黑线了,对大神的性格又有了一次深入了解。

 

孙哥哥一时竟无法找出合适的句子来骂他,这酸爽的感觉,多么像八年前孙哲平平淡无奇地跟他说,我刚在K市组了个战队,大学就不上了,你帮忙和爸妈知会一声。

 

孙哥哥有个表情包一定要发!

 

孙哥哥憋了半天,才问他:“那以后是都没空带了?”

 

孙哲平顿了下,看似战况太激烈一时无法分神,楼冠宁却觉得孙哲平本来还比较亲切的眉眼突然变得凌然肃穆,周身顿生大佬气场,孙哲平说:“今天是意外,我不忙。”

 

“那你继续,我打电话让妈接。”

 

孙哲平一点都不忙,他不需要做基础练习不需要做针对练习,这些用手的地方都省下来实战,而且实战也不需要太久,和职业选手连续三场都勉强了——不过把义斩全员无一例外地碾压。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指导义斩的人,看未来兴欣挑战赛里对手的视频,和魏琛一起怼叶修。

 

这天孙哲平接了侄女匆匆往义斩赶,叶修在QQ上催他:老孙机会难得,职业选手基本都齐了,带你来遍配合啊!

 

幸好义斩基地位置在B市算偏远了,一路没有堵车。孙哲平一把抱起小丫头放到训练室的空椅子上,又给她自己的手机,蹲下来轻声轻语,“宝贝儿先自己玩好不好?叔叔有点事。”

 

小姑娘轻车熟路地打开孙哲平手机上的小游戏,乖巧地点点头。

 

孙哲平站起来,这才发现训练室安静地有点不正常,一点不像往常抢boss的那种活跃跳脚,况且这些人之前还常说要孙哲平把侄女带过来看看,如今却一个人都不关心。不过孙哲平不会问怎么了,他只坐到电脑前问楼冠宁,“坐标。”

 

楼冠宁没说话,用小号在荣耀跟他私聊,【列屏群山,影子军师沙寒,75级】

 

75级于孙哲平是比较陌生的存在了,不过地方很熟悉,再睡一夏的位置跑过去也挺快,而且兴欣的目的不是boss,所以孙哲平立刻就忽略了“列屏群山”后面没意义的信息。

 

【私聊】君莫笑:老孙到了没

【私聊】再睡一夏:马上

【私聊】君莫笑:那就好

 

好什么?

 

孙哲平已经能看到,那混乱的战场里,突然出现了一抹光与血编织的熟悉景致,他更能听到,那声惨烈的、绵延千里的哭嚎。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偌大的战场在阵阵哭声中宛若一场马革裹尸未能还的葬礼,不知这些粉丝们想葬的,是百花,是过去,还是张佳乐?

 

再睡一夏未停步,面前有再多的人挡道,他都毫不犹豫提剑清扫,可他的主人,却此生第一次犹豫不决。

 

孙哲平不知道,张佳乐需不需要他的出现,他不知道,张佳乐的生活里需不需要他,也不知道张佳乐的荣耀里能不能还有他。

 

再睡一夏往前走,孙哲平的自我意识是要去的,狂剑士的果决是要去的——毕竟已经加入了义斩答应了叶修,迟早会碰见,孙哲平不惧相见。他只是,习惯地替张佳乐操没意义的心罢了,尤其是这一次可能让张佳乐难过的是自己,感情上就愈发纠结。

 

浅花迷人开枪,百花粉丝瞬间疯了。

 

于锋护不住张佳乐,孙哲平想,这届第一狂剑不行。

浅花迷人握着枪没有动,孙哲平想,这个人怎么还是这样。

 

但其实那个瞬间,孙哲平什么都没想,孙哲平曾无数次在混战中为张佳乐截下汹涌的人群,这次还是这样,他来不及想,怒血狂涛已出。

 

再睡一夏踏着血色冲向浅花迷人,孙哲平满心满肺想的都是——这是老子护着的人,谁他妈敢碰!

 

可孙哲平不能说,他只能问张佳乐,

“你在害怕什么?” 

 

Tbc

 

PS:划线是原著内容。

PPS:嗷嗷嗷!嘤嘤嘤!

原谅我进展缓慢,相信我,下章就全是互动了!真的!真的!真的!


评论(24)
热度(79)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