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3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3

 

屁个英俊潇洒!张佳乐对自己的口不择言陷入深深的懊悔。离他是百花副队长的时日已经过去那么久,结果当年和孙哲平口无遮拦地互吹毛病还没治好——二吗?二!那又怎么样,没皮没脸的,不妨碍吹啊!你看全联盟哪家正副队不在互吹?比如黄少天吧,他的废话里一半在吹喻文州还有一半分给自己和蓝雨,完全没毛病。

 

张佳乐再一次感受到了百花经理心中那份日了狗的心累。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也和繁花血景一样明艳地要闪瞎自己,根本无法忧伤。

 

张佳乐笑了两声,然后把自己甩回床上抱着被子打滚,虽然烦心事还在,但他就是觉得高兴,好像又拥有了少年时日天日地的勇气,管他前面的路平坦还是崎岖,反正要走的。霸图也好韩文清也罢,有什么关系,只要不是百花,其他战队都一样,相比而言孙哲平的重点完全没错。百花的象征和核心,百花缭乱。敢不敢,该不该,能不能。

 

张佳乐一头蒙进被子里,这些他依旧统统不知道。之后张佳乐再上QQ,韩文清没有发来新消息,他的全部游说就是干脆利落的几句话,透彻敞亮,莫名的笃定感让人心安。

 

仿佛开了一个头,后来张佳乐又收到其他俱乐部接二连三的邀请,豪门是没有的,能上台面的是皇风和虚空,其中没有百花。

 

张佳乐有段时间不想上游戏面对百花的粉丝,他在百花公会里混了这么久,早就摸透了粉丝的脾性,世故又天真,字字句句都像刀往他心上磨,气闷得厉害。

 

张佳乐每天在吃饭睡觉之余就看各种ABO三角狗血电视剧,看着看着就再看看那几行字,看看账号卡。

 

未及张佳乐打通任督二脉,来个彻头彻尾的顿悟,他又被黄少天刷屏了。

 

夜雨声烦: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夜雨声烦:你昨晚上看了没?

张佳乐:?

张佳乐:看啥?别打扰我悟道!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悟个鬼啊!快回人间吧兄弟!叶秋搞了个散人号在十区日天日地日空气啊!牛逼大发了!人形bug!荣耀公敌!

张佳乐:说重点。

夜雨声烦:哦⊙∀⊙!我可能要在记者面前提到你先知会一声么么哒!

张佳乐:哈?

 

再看日常99+的联盟群,一个黄少天和叶秋的修正场视频,足以说明一切。张佳乐看着视频,短暂的欷吁后战意熊熊燃烧。

 

荣耀永不止步,他不甘心,他渴望冠军,也渴望战斗。

 

张佳乐一把卡下了还在哭喊的笔记本电脑,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平复心中一时澎湃的感情,才又打开电脑,叉掉狗血电视剧、登录QQ,在电脑上认认真真再看那段视频。

 

在视频里,张佳乐得到和其他职业选手一样的东西,也下定了决心——孙哲平、韩文清、叶秋,仿佛所有人都拿得起放得下,他张佳乐向来不服输,管他放不放得下,总要试一试,总要有胆子再拿起来。

 

张佳乐终于给了霸图回复,好。

 

夜雨声烦:乐乐,准备接驾!明天和皇风比完了朕就来宠爱你,这么多天寂寞空虚冷委屈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赛季蓝雨的赛程分布不均,刚从B市回去没几个月就又风尘仆仆飞了回来,但看蓝雨笑傲的积分,让他们干脆睡飞机上都没二话。

 

张佳乐很快回复,我回家了,陛下您还是和皇后娘娘相亲相爱吧。

 

发完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不再看了。

 

虽说K市四季如春,但当初走的时候是夏天,回来是春天,还是很有虚度光阴,白驹过隙的感觉。

 

张佳乐拖着行李箱,不戴墨镜不戴帽子,平平淡淡从从容容地与人群相错。坐上张妈妈的副驾驶后真真切切露出思乡的笑容来。

 

一路上张妈妈只问张佳乐在B市吃得好不好,回来了有什么想吃的,晚上打算做什么,一个字不提荣耀和未来的打算。最后到了家门口,张妈妈才问张佳乐,用一种上司对下属的微妙语气,“想清楚了吗?”

 

张佳乐拖着行李箱的手紧了紧,却是一刻没犹豫地点头,“清楚了。”

 

走进屋子,张佳乐条件反射般的紧张立刻松下来。这是二十多年的老房子了,从张佳乐有记忆起就住在这儿,尽管曾经离家多年,却不得不说有点掉粉的墙角和剐蹭的家具比张母陪在身边更安心。

 

张佳乐低头换鞋,书房就在边上,此时门户大开,书桌上的电脑是前年玩游戏的最佳配置,一个原本装饼干的小铁盒也孤零零地躺着。

 

张佳乐不知道父母怎么没把他乱放的东西一同收起来,但放眼望去,除了这放账号卡的盒子,书橱里的角色手办、墙上的荣耀海报、茶几上的亚军奖状,所有和荣耀有关系的东西,一点没收敛,也不怕自家孩子万一一个玻璃心想不开。但很神奇的,张佳乐不仅没心塞,反而感到分外怀念,依然在荣耀里汲取到了勇气。

 

他把另一个行李箱从书房拎出来,和张妈妈说了自己的打算,“我明天去百花把东西都拿回来。”

 

张佳乐当初跑得太急,什么都没收拾。他不像孙哲平,该离开了,过去的东西带多带少都是缘分,张佳乐得把一切收拾妥当,真真切切地和过去说再见,他才能安心,才能不再挂念。

 

张妈妈从背后拥抱了自己的孩子,像所有母亲一样,充满了安抚和慈爱。她说:“我和你爸之前就帮你把东西搬回来了,放在你自己买的房子里。”

 

张佳乐听了一愣,缓了缓才发觉是他们会做的事。张佳乐和父母并不像,他感性,容易冲动,而他的父母理智冷静,比如他的退役,要是换成张家父母,绝不会在已经分道扬镳的百花俱乐部里露出一丝软弱、留下一点牵连。可能是第二性别的作祟,又可能是张佳乐一直都有这样强势的人护着,才在那么多挫折后,哭笑间还是不够成熟。

 

“谢谢妈。”说实话,张佳乐决定了去百花是突破了自己,大彻大悟的,但他其实不仅不想去也不敢去。

 

张妈妈抱着他,一缕长发落到张佳乐眼前,一抹白色混在黑色里头,不易察觉,但以张佳乐的眼力不能再真切。

 

父母在张佳乐的记忆里好像数十年如一日,他的目光一直在荣耀上,太久没去看父母眼角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

 

“妈。”张佳乐又喊了一声,有些茫然如今这略薄凉的亲情到底是谁的错。

 

张妈妈拍了拍他,“东西挺多,我们也不知道哪些是那孩子的,就全带回来了。”

 

张佳乐点头。

 

“乐乐,妈妈现在也不想管你是不是还喜欢他,但你要知道,这世上阴差阳错,”要多有缘,能在千千万万人里遇见,要多无缘,从此一别不见,“不是喜欢就可以的。”

 

“我知道。”张佳乐很能明白这微妙的感觉,按说现在他们都退役了,事情都说清楚了,手上有钱毫无生活压力,复合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特地相见时的那份熟稔和尴尬挥之不去,就连通电话都一个比一个小心。他看的那么多电视剧再狗血,却到底来源于生活,没有谁非谁不可的。或许再等个三五年,双方都依然没遇到合适的人,相见时不再尴尬,而爱还没有消退,还有机会?

 

张佳乐想了想,突然又笑了,“妈,你别担心。我打算复出了,等我再退役了,要还是喜欢那货,非过去把人拐回来!”

 

张妈妈只是摸着他的头,没评价私人感情,有些感兴趣地问张佳乐,“去蓝雨吗?我看前段时间的新闻,你们圈子只有黄少天能联系到你?”

 

张佳乐一脸苦相地倒到沙发上,“听他们扯鸡巴蛋!你儿子这么平易近人谁都能联系到我好伐!”

 

“别说脏话。”张妈妈如是说。

 

属于张佳乐的房子是他第三赛季买的,也是那些年张佳乐为数不多主动做出的决定。任何时候卖房的广告都铺天盖地,他抱了一堆摊到宿舍的桌上,孙哲平回来随手抽了一张垫泡面,接着被张佳乐骂得狗血淋头。

 

张佳乐哪里都不像omega,买房的举动看起来是他的突发奇想,却也难说是否是骨子里对家的眷恋。张佳乐从小住在富人区,买房的时候却是专挑美食街、菜场附近的小屋子,看着就热闹有人情味。

 

张佳乐只去看了一次,随即被附近的小吃蛊惑,很快就签了合同把刚到手的钱全付了出去,而孙哲平为了表达弄脏宣传单的歉意,很痛快地交出自己的工资卡帮张佳乐补齐全款。

 

可这个房子张佳乐根本没来过几次,他开门,锁孔都发出一些“滋滋”声,让人不敢用力,宛若在打开一扇过去的门。张佳乐捏着钥匙的手缓了一下,随即利索地转了几圈,一把拉开防盗门。

 

当初借孙哲平的钱早在第四赛季未过半就还了,那时候他们还年轻,钱心照不宣算得清楚只当是两人家教如此。现在回头看,促使这事的并非是情人间的爱意,分明是队友间不可摧的信任。所以这是张佳乐给自己的家,不是他们未来的谋划。

 

三个大箱子齐整地排在略有浮灰的地板上,像待阅的士兵,等着张佳乐打开它们,将其中不是他的东西扔掉。

 

衣服之类的东西已经被扔了,里面有的是笔记本、笔、纪念品和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玩意。

 

张佳乐在小玩意里看到了一枚戒指,七乱八遭中仍金色地纯粹,尽显其真金本质。张佳乐毫不手抖地将其捡出来,没有怀念没有感伤,张佳乐大怒,去你大爷的孙哲平!还没分手就敢不带戒指走,你丫活该……

 

张佳乐顺手把戒指往指头上一套,大小适中。

 

怒火顿消。是他看周围都是孙哲平的东西才会意错了,这是他埋藏在记忆深处,又消失在现实中的,属于张佳乐的那一枚。

 

戒指在手握拳又放下中在指根微微打转,当初有点勒的尺寸也显大了,这些年竟消瘦到手指也变细了。

 

张佳乐拿下戒指放到口袋里,继续翻看。

 

用过和没用过的发圈,孙哲平买了逗他的蝴蝶结,散落的几张荣耀账号卡,各大城市著名景区的纪念品等等,还有,孙哲平和张佳乐在五赛季前的几张奖状。张佳乐挑出最佳组合的那一张,将其他收好放到一边。

 

最后一个箱子,里头是各种AO专用药品,omega的发情期抑制剂,alpha易感期抑制剂,驱散剂,甚至有一小盒没开过的避孕药。张佳乐对着避孕药失笑,抬手摇了摇其中的一瓶易感期抑制剂——是空的。张佳乐又摇其他的,大半是空的,他拿起用了一半的那瓶看出厂日期,突然灰尘蒙了眼,有点要哭。

 

孙哲平要什么alpha抑制剂呀,整个百花都没omega信息素勾引他,张佳乐也从来没在他身上闻到过抑制剂的味道。本来应该这样的,但他不但用了,还经常用,那么需要克制欲望的场合,只有在床上了。

 

张佳乐永远刻骨铭心,第一次在床上因为omega的本能,颤抖、惶恐、迎合、快慰,他抱着孙哲平,和他肌肤相亲,一点点给自己打气壮胆。发情期的omega在床上除了索取和哭喊还能干什么,他那么信任他,那么交付他,生殖腔每一次都为他打开,在一次次的撞击中空虚、疼痛,被放过。

 

以前为自己没有信息素而无法惹得孙哲平失神常忿忿不平,可但凡他不信孙哲平一点点,关心alpha一点点,多了解一点点,就会知道信息素只是催情的引,真的让AO欲罢不能的是别于beta的那些。

 

从来没有alpha能在omega发情期只草草不标记,发情期是本能,标记也是本能。黄少天在长篇累牍里告诉过他,张佳乐还嫌喻文州自制力不够。

 

真是太糟糕了。张佳乐想,温室里的花要是一辈子活在温室里就算了,偏偏最终还是要扔到外头自生自灭。

 

孙哲平太讨厌了,明明还比张佳乐小半岁,alpha的本性倒重,他张佳乐是一般omega吗?大A主义要人命!

 

张佳乐坐到地上,直到灰尘不再刺眼都没让眼泪落下来。他拍拍自己的脸,带上戒指,奖状,以及散落的三张账号卡,离开了这里,关上回忆的门。

 

张佳乐:说起来你跟喻文州到哪步了?

夜雨声烦:见过家长打过申请上过床标记好,就差结婚和公开了。

张佳乐:什么时候发展这么快了

夜雨声烦:哪快了交往都要三年了word哥!

夜雨声烦:其实我老早就想告诉你不过这不是七赛季的时候不敢说嘛!

夜雨声烦:……你怎么突然有心关心我了?我有点方,放心我和队长的感情坚如磐石!

张佳乐:找个正确AO恋姿势学习一下,顺便看看你被喻文州骗到什么程度了。

夜雨声烦:……我……草……啊!你自己春心萌动关老子毛事啊!特地来黑我???

张佳乐:傻儿子你想太多了。你知不知道之前的发言很不友好,我妈居然觉得我会去蓝雨复出???你帮叶秋能不带我节奏嘛?

夜雨声烦:你当我乐意带你节奏?我微博都被你粉丝攻陷了!从此,百花在微草之后跟蓝雨势不两立!

张佳乐:呵

夜雨声烦:等等!你要复出?那你折腾啥玩意呀!赶快去自己微博把百花粉丝领走!我谢谢你祖宗!

 

张佳乐没有回话了。像黄少天这样的俱乐部嫡系脑子里大概没有去其他俱乐部的意识,就像三四赛季的自己,谁说他以后会离开百花他把那人头也给拧下来!可如今他25,学会了权衡也愿意抛却幼稚的自己。

 

黄少天等了又等,张佳乐把他的好奇心撩起来就跑,简直犯罪!登时摔了筷子。

 

“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用膝盖蹭了蹭对面的人,一些撒娇的调调不由自主地落在尾音里,“你看看张佳乐这什么意思?哎,不用拿我手机了,你点关联号。快点快点!”

 

喻文州正在吃白斩鸡,但这时候并不重要了,他很快把不长的对话看完,笑道:“你下次注意点,别把QQ上联系说成打电话了,可能给张佳乐前辈造成了一些困扰。”

 

黄少天说:“呵。”单单一个音节,吓得郑轩等人加快了吃饭速度。

 

黄少天用膝盖重重撞了一下自己alpha,目光里千言万语表达一个意思,你是不是傻?

 

喻文州怎么可能傻,他在训练营苦苦努力的时候就没把目标死死卡在蓝雨过,几句话里张佳乐其实已经挺露骨的了,但这没必要和黄少天言明。他伸手揉了揉被黄少天撞的膝盖,一边用苦肉计一边把黄少天菜里的秋葵捡走,喻文州端正态度,“这是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私事,我们就别管了。”

 

黄少天沉默一秒,随即放弃这档子事了,只拿筷子又挑了几个秋葵嘟嘟囔囔,“说起来张佳乐对我们的关系也算有点帮助,我们要不要助人为乐截图发给孙哲平推一把啊?”没等喻文州回答,黄少天自己否认了,“算了算了算了,老实说我还有点怕孙哲平,万一弄巧成拙就大发了……”

 

这边张佳乐全然不知道黄少天还为他纠结了几分钟,他回家后随便对付了一下晚饭,接着翻箱倒柜,抽了一块玉佩上的红绳串过戒指戴在脖子上,然后最佳搭档的奖状夹在张佳乐自己的那张旁边,带回来的账号卡则按区排在电脑桌面上。

 

张佳乐看着它们,一时想不出孙哲平扣下它们不还给俱乐部的理由,又或者这是孙哲平自己买的卡。不过张佳乐也没想多久,登录就该明白了。

 

第一张三区的,名字是典型的百花式起法,等级是当初的满级,却是一个弹药专家的号。张佳乐看了一圈背包仓库,顺手杀了路边的小怪,确认这是他自己用过的小号。张佳乐大神用过的小号千千万,这一个,他细细一想,原来是那时在西湖边上用的。那一年夏休他们在荣耀里浪了很久,偶然得了几个表爱意的道具,就随便放给了这个号。

 

还是他们在游戏里“不务正业”第一次,孙哲平总是在奇怪的地方表露他的细腻,能记得把卡扣下来却也能随手乱放,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张佳乐笑得浑身发抖,登第二张四区的。这张依然是百花式ID,职业是狂剑士了,但等级堪堪26,一看就是孙哲平在公会部顺的。可这顺的卡却是落花狼藉的后备仓库了,漂亮却无用的装饰品,各种成对的东西一份,银字但属性垃圾的装备,还有很久以前他们一起给落花狼藉打的橙装单独放一页,没有进入公会循环利用。

 

张佳乐看不懂孙哲平的意思,虽然很想他是有内涵的行为,但不得不折服后头乱糟糟的。其实哪里会想那么多,或许是哪一天孙哲平无聊且文艺了一把,才拾缀出几页,后来忙了也没意思了,又随便放下了。

 

张佳乐默默退出,登第三张也是最后一张五区的,刚登上,他就顿住了——再睡一夏,他比捏百花缭乱还认真捏出来的脸,他们手把手升到的十来级,他们沉睡的梦想乡。

 

张佳乐双手合十,闭了闭眼,然后娴熟地做了一遍手操。

 

在荣耀大陆的神之领域,来自九区的再睡一夏砍掉最终BOSS的血,筛到一件橙装后抗剑奔向另一个副本。

 

TBC

 

PS:嗯……这章居然完美契合了我写的大纲,我已经飙车很多章了,居然拖了回来!!!

假期的写文状态比我预想中差得不止一星半点儿,连考试周都不如,断更这么久很抱歉。也不知道要怎么抱歉了,或许这一更有点爆字数会让小天使们高兴一点。

PPS:在写一个流水账的大孙生贺,然而不知道明天零点前能不能搞出来。保佑我不会在特有状态的时候被母上拖出去逛街运动思考人生……阿门!


评论(11)
热度(77)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