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2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2

 

张佳乐与生活本就是达成一个短暂的妥协,或者说在当打之年退役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用成熟粉饰太平,他安静的、放肆的浪费着时间,回避着一年之后的自己会走上哪一条路。


可叶秋的退役打破了这微妙的平衡。

 

叶秋是什么人?他是传说的缔造者,是荣耀历史的活化石,也是联盟大神们即便不愿承认,也确实是他们的方向标,是旗帜。无论叶秋的退役是否有内幕,都昭示着叶秋引领的时代结束了,后浪拍前浪,此后或许有老人主动引退又或者被新人拉下马来,舆论都会像今天叶秋退役这样说——他已经老了,是时候让位了。

 

张佳乐今年24岁,一个在联盟初期可以不带遗憾、功成身退的年纪,可他的离开饱含着惊讶与遗憾,一如今天的叶秋,在自己的水平尚未滑落的时候被失败逼退,可悲又可怜。

 

张佳乐对叶秋感同身受,一时夺冠之仇都淡去了,只剩下惺惺相惜。

 

第八赛季进行到现在,张佳乐不在联盟,记者依旧会在百花的新闻后唏嘘他的退役,一再地“如果……”和“对比张佳乐”。

 

但叶秋的退役是一个避无可避的警示——张佳乐你已经到职业生涯末年了,你每在网游里浪费一秒,你的手速、反应、意识都在一秒一秒地下滑,很快就会有一天,没人遗憾你的离开,没人期待你的回心转意。

 

B市的室内温暖如春,张佳乐却觉得放在键盘上的手冷得连关节都发出声响,时间太无情,他早没有权利一年又一年地追逐冠军,现在,他也没有权利好整以暇地去想要不要复出。

 

其实选择是那样近,今年的常规赛过半,很快冬去春来,如果他下赛季还做不出复出的决定,就再没机会回归赛场了。如果他选择复出,那必然不甘愿混日子,那自然要选个强力战队,可张佳乐光想到强力战队就头大,更别说抓紧时间交涉了,张佳乐根本无法想象,他坐在比赛场上,身上穿的不是百花队服,身边坐的不是百花队员,可能得到的冠军也不属于百花战队。

 

这简直是和孙哲平手伤退役一样可怕的噩梦。

 

张佳乐一时心灰意冷,荣耀界面再不忍直视,心中嘲笑着自己的软弱,果然当初退役没错到哪里去,现在复出也没什么可能。

 

荣耀职业选手群在屏幕右下角疯狂跳动着,张佳乐秉持着“退役就潜水”这不言而喻的传统心不在焉地窥屏。

 

首先入目的就是黄少天的疯狂刷屏,各种震惊,各种@叶秋和嘉世内部成员,以及不相信叶秋会因为嘉世掉入降级区就引咎退役。职业选手动态视力可观,然后张佳乐在黄少天刷屏的间隙也看到许多其他大神、次神和叶秋交好的在交换情报,询问叶秋的联系方式,谁联系到了他。还有人在@孙翔,但所有当事人和知情者都没冒泡,最后折腾半天韩文清弄了全体禁言,才彻底安静下来。

 

张佳乐也随着刷屏的停下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场面叶秋肯定不可能看,就像他当初也干脆卸载了手机QQ。可今天看到这场面,就好像把自己的那场补看了,心中五味杂陈,明明他更该理解叶秋,张佳乐却也很想疯狂私敲他,想让这荣耀教科书给个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的理由。

 

叶秋怎么会退败?叶秋怎么会妥协?叶秋带着嘉世一次次卷土重来,根本看不出对荣耀有一丝一毫的倦怠。

 

张佳乐想,叶秋和自己是不一样的人,他肯定能甩开嘉世的包袱,依然走在荣耀的路上。

 

张佳乐很羡慕他。

 

不知是什么情绪在作祟,张佳乐拉开群成员列表,鼠标停在一个他认为最有可能知道更多的人身上。

 

张佳乐:老韩!作为十年对手,你有什么小道消息吗?

 

韩文清秒回。

大漠孤烟:懦夫!

 

张佳乐:???

 

张佳乐不自觉轻笑出声,觉得口干舌燥,又想点根烟深吸一口咳个撕心裂肺。可不是懦夫么?理由都是借口,手没废,有什么理由能让步?让步后,是要懦弱到底么?

 

×掉QQ界面,浅花迷人安静地站在荒野里,视野里风沙四气,天空万里无云,然后弹药专家用枪做了一个漂亮的系统动作。

 

被搁在一边的耳机突然传来隐约的技能音效和杂乱无章的奔跑声。张佳乐的各种情绪尽散,立时戴上耳机旋转视野进入荣耀大神的状态。

 

虽然荣耀一到十区包括神之领域都在叶秋退役的消息爆出来后陷入了一阵低迷和混乱,但这完全不影响公会对boss的角逐和非叶秋真爱粉的普通玩家趁乱捞一笔。

 

张佳乐被卷进了一场混战里,以他的技术本可以轻松脱战跑路,结果外围一波波进人,等到野图boss都刷新在这一片之后,他就是会飞的魔道学者也出不了这一片。

 

大战直到boss倒下才慢慢停下,张佳乐这时才发现自己加入了一个团,还是个百花谷分公会的团,队员多是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的团。张佳乐还没懵逼完,团长就甩过来一个入会邀请。

 

“兄弟技术不错呀!咱们张队的粉吧!这名字也起得漂亮,是咱们百花的格调!”

 

张佳乐能说什么,他这才恍然,这ID和这职业,浅花迷人注定要进百花谷,早晚的。不然头上顶任何其他公会名全世界的玩家都膈应,要是不加公会,全世界的玩家都为他进不了百花谷而可惜。

 

“兄弟怎么不说话?难道是个妹子?快加了咱们撤,为了加你特地踹了一个。”

 

张佳乐汗颜,身为百花前队长他怎么不知道公会加人这么随便,“这不太好吧……”

 

团长斩钉截铁,“没什么不好!那家伙我早看不顺眼了!ID里没花就算了,乱码也敢进我们百花?难看!”

 

张佳乐默默点了同意,然后在公会频道里得到了大家对浅花迷人ID的一致赞扬。

 

百花的粉丝,有着最柔软的心脏,最坚定的忠诚,以及,不知谁引导出来的诡异的浪漫公主病。

 

怎么可能不是百花。张佳乐更加这样想,他不可能背弃这样一群人,背弃他坚持数年的百花。

 

不可能,不行。

宛若催眠一般,张佳乐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这样说。

 

张佳乐梦到了孙哲平,自从第六赛季末那场失控的发情期,张佳乐再没在梦中见过他,好像下定了决心要舍弃,连潜意识都听话得不行。张佳乐戒掉了想孙哲平的习惯。

 

他不是从梦中猛然惊醒,张佳乐被这个梦从深睡眠扯到浅睡眠,等梦结束,就顺理成章地醒了。张佳乐也不记得梦到了什么,只知道他梦到了孙哲平,梦得他彻底失眠。

 

暖气吹不出夜凉如水,张佳乐睁着眼看黑咕隆咚的天花板,思绪乱飞。在外面旅行的时候,他总是想孙哲平如果在,会是如何,从来不去回忆一丝一毫。但今晚,他又回忆起当年一同为百花奔波的日子了。

 

第一次追忆的重点不是孙哲平也不是荣耀,张佳乐看着百花一点点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成长。他们设计的队徽,他们为百花选定漂亮的字体,他们在墙上写下每一次战绩,他们往百花的陈列室放下一张张奖状一尊尊奖杯……

 

像孩子,像朋友,像恋人,最后诀别了,又是全部希望的寄托……

 

张佳乐终于想,如果是孙哲平,他肯定能挥一挥衣袖,剑锋扭转,光明正大混不在意。

 

过去对孙哲平而言就像炸过的烟花,他会记得当初的绚烂,却绝不会为之后的夜幕驻足。孙哲平的目光永远是往前看的,除非过去不死心地扒住他的衣摆,否则他绝不回头,可回头又怎么样,不过看一眼,继续向前罢了。

 

“懦夫!”韩文清恨铁不成钢的怒斥惊雷一般在张佳乐脑中炸响。

 

由着韩文清和孙哲平那严肃起来一样可怕的气势,张佳乐竟觉得是在被孙哲平怒斥。

 

孙哲平是怎么想的?张佳乐捂着心口后知后觉地想,孙哲平知道他退役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离那个拥抱过去了许久,遗留的信息素早就消散地一丝不剩,可心安的触感还在。孙哲平理解他,宽慰他甚至支持他,孙哲平直来直去,说不出违心之言,可一开始呢?是像韩文清这般因为震惊而无奈于张佳乐的软弱还是像大部分人那样遗憾他的败退,又或者像张佳乐对叶秋那样同病相怜?

 

张佳乐推论不出来。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愣在当场挺有可能,但匆匆瞥过后深吸一口烟也并不违和,过激点把张佳乐的联系方式拖出来骂上一段似乎依旧没ooc。其实应该全都不是吧,现在的孙哲平除了与生俱来的洒脱与狂妄,性格的其他方面已经变成了张佳乐不知道的样子。

 

张佳乐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要是张佳乐还在百花怎么可能输给雷霆!邹远的水平用百花缭乱真瞎眼!”

 

百花分公会的气氛并不太好,欢脱的外表下总有着股抹不去的忧伤,每当比赛日这股忧伤缱绻的调调尤甚。

 

张佳乐不看比赛,但赛后新闻他还是读的。面对这种“张佳乐在不可能输”的言论,他除了感到暖心又生出止不住的疲惫,即便离开职业联赛那么久,都还没有把第七赛季那可怕的压力和疲惫甩干净。百花粉丝选择性遗忘了张佳乐带领的百花输过的种种比赛,就像他们现在选择性遗忘了邹远的优秀。

 

“看不出来唐昊还挺牛逼的,可是一个流氓在百花哎,总觉得怪怪的。”

“冬季窗百花不补强吗?虽然孙翔被拐走了,但蓝雨的于锋可以谈谈看啊!我们有第一狂剑的账号呢!”

 

但百花粉丝对未来的憧憬大多时候会被回忆一秒打回原形,“要是孙大神当初没手伤,联盟早是繁花血景的天下了,还有蓝雨微草什么事……”

 

一得罪得罪俩,各大公会卧底层出不穷,不多时就爆发了一场小规模混战,然后打着打着蓝溪阁和中草堂就把百花谷踹边上去,死死地互相纠缠在一起,不愧宿敌之名。

 

看着这些各抒己见的言论,张佳乐渐渐又悟了些心灵鸡汤化解心中若有若无的疙瘩,再然后荣耀的比赛也不再回避,一场场补了回来。

 

之后全明星赛叶秋大神疑似现身,打出一记龙抬头彰显他在荣耀圈依旧举重若轻的地位,霸气宣称——我还会回来。

 

果然叶秋就是叶秋,他或许会退让,但他一定会依然向前走。

 

在联盟群又一次被叶秋闹得沸反盈天的当口,韩文清私敲张佳乐,一行消息跟在“懦夫”二字后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大漠孤烟:要复出就来霸图吧,一起拿冠军!

张佳乐:韩队你错窗了?

 

张佳乐惊讶中回复已经送了过去,理论上是发给叶秋的吧……不对,除了霸图,谁都能发给叶秋。

 

大漠孤烟:你考虑考虑。

张佳乐:我……

 

我不想复出?想的。我不想拿冠军?也很想。可是……

 

大漠孤烟:可以争取买到百花缭乱

 

张佳乐呼吸一促,瞪大了眼方寸大乱。

 

复出、冠军、百花缭乱,韩文清直截了当也个个戳中死穴。如果是百花就好了,可百花的话,能看得到冠军吗?如果是百花,他又何苦退役呢?

 

张佳乐:我再想想。

 

张佳乐很快退了QQ,生怕韩文清又发点什么让他把控不住。

 

他说是想想,可脑子里那叫一个乱,心情复杂程度大概也就脚踏两只船的渣男在面临最后抉择的时候可以相较了。到底是过了很多年的结发妻子,还是选择红颜知己顺带把孩子的抚养权也抢到手?

 

这种时候渣男都会大呼,我对他们都是真心的!张佳乐也凄惨发出最后的哀嚎,我对他们都是真心的!我不想选啊啊啊啊!

 

张佳乐又冷静一想,发现自己的比喻不准确。一边其实不是结发妻子,而是绝对不可能再复合的前妻才是。设定一改,答案就十分简单了,如果有谁选不出来不是有自虐倾向就是脑子有坑。

 

张佳乐捂着有坑的脑袋,陷入沉思。他在怕什么?他在纠结什么?理智明明白白了,感情上还有什么坎过不去?就算感情上的坎过不去,那又怎么样,他愿意放弃吗?

 

怎么才能过得痛快点,孙哲平你告诉我啊!

 

张佳乐拿着手机,看上面的“正在连接”及省略号,挣扎在要不要挂断间。

 

还没接,挂了吧,不然就不能用手滑当理由了。

还没接,挂了吧,就当朋友之间的正常联系,也没什么大事别回拨了。

还没接,完了完了,还有什么借口能用……

 

“喂,”孙哲平那边人声嘈杂,说话间就能感到背景音越来越远,“有点吵没听到。”

 

张佳乐的小鹿乱撞和二选一的感情纠葛都在这声音里全部放下,他听自己的声音居然还带着隐隐的笑意,“没事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

 

孙哲平走到阳台,隔绝了一屋子吵嚷,声音也跟着张佳乐的笑意更柔和了,“新年家里人聚在一起闹腾,牌桌马上要散了。”

 

“你不是对除了荣耀的所有游戏都不屑一顾吗?还会打牌?输得惨不惨?”

 

“惨得不行,要不是您这通救命电话我连裤子都要输出去了。”


张佳乐“哈哈”笑了几声,没和孙哲平像以前一样继续开着玩笑互怼下去。总是这样,开头很和谐,一旦到了更加亲密的地方,就本能地停了下来。

 

孙哲平恍若无感,又继续同他说:“你在家?”

 

张佳乐看了眼医院独有的白到苍凉的墙壁,“嗯”了一声,“我一个人,你知道我爸妈他们,忙得跟钱才是他们亲儿子的。”

 

这回轮到孙哲平本能地沉默了。

 

张佳乐坐到床上,抱着一团被子,才说:“刚才老韩跟我说去霸图,还画了好大的蛋糕,不止冠军,连百花缭乱都有。”

 

“你不想要百花缭乱?”孙哲平惊讶了。

 

“喂喂喂!什么鬼!”张佳乐从床上一跃而起,“你搞清楚重点啊!韩文清!霸图!”

 

孙哲平淡声,“又不是微草,霸图不挺好的吗?韩文清人也不错。”

 

张佳乐哆嗦了一下,让他和韩文清隔着屏幕交流可以,让他在比赛场上对战也可以,但是要一个战队朝夕相处的话,还是很可怕。

 

“孙哲平,”张佳乐突然阴沉,“你是不是对韩文清有着不可言说的感情?哪里好了啊!作为人设相近的,你要鄙视他的钱包脸,炫耀自己的英俊潇洒,懂不懂?”

 

孙哲平英俊潇洒地笑了,“谢谢夸奖。”

 

“滚!”张佳乐跳脚,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

 

TBC


PS:又看了看我写的孙哲平视角废稿,是时候最后整理成番外了。

评论(14)
热度(101)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