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海市蜃楼4

4

 

楼冠宁真的特别后悔没有拦住王杰希算一卦,小乐被带走本就是会让孙哲平疯起来把义斩拆了的事,更要命的是楼冠宁听着系统警报眼睁睁看着监控小孩被带走!

 

别说了,他想自杀,不用孙爷脏手。

 

乔一帆说:“这中间最多是一秒的事,我不可能他跑出去这么大动静都反应不过来。”

 

罗辑冷静地反驳他:“事实上你愣了至少5秒,不然不可能追不到。”

 

乔一帆摆摆手:“就当我愣了五秒,关键还是小乐对地形无比熟悉,我还在二楼转悠,”他指着监控摄像头,“他已经到义斩大门口被带走了。”

 

罗辑感觉自己严谨的思维受到质疑,他有些生气地质问楼冠宁,“义斩的安全措施居然拦不住一个小孩?”

 

楼冠宁也很痛苦,义斩毕竟只是黑道,安全措施再好也不能骑到政府部门头上,看着叶修手下的两位高素质人才,他连连抱拳,“安全措施这儿先过,先把孩子追回来是正理!”

 

他们暂时不敢告诉孙哲平,但已经秒秒钟连接了微草那边,乔一帆盯着高英杰发来的B市魔力波动数据和所有的的摄像头信息,催动自己的能力,将数据在人脑中以光速解析合并,最后在空气中一抹手,弯曲转折的光线如烟火般闪现。

 

楼冠宁只觉得眼前一亮,啥都没看清,罗辑却完全接受了信息,一手拿笔在B市地图上划线另一手在纸上计算起楼冠宁不懂的数学公式,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图上已经画完了,公式却没有写尽的意思,一张又一张纸被填满又扔弃后,罗辑停笔,抹了把额头的汗,十分凝重地说:“死循环了。”

 

乔一帆叹气,“那就没办法了,我们……给前辈打电话吧。”

 

他们俩是来跟踪人的,信息齐全,手机号码不在话下。罗辑自认做到了能做到的最好,面对孙哲平虽然惧怕却无心虚,他细细说了遍,最后总结:“从魔力波动的浅显运算看,是术法系的,但是精确的无解了,目前应该定位在……”

 

“你说他是自己跑出去的?”孙哲平打断罗辑,声音又阴又哑,让人辨不清情绪。

 

罗辑停了一下,确认了,“是的,但是……”

 

“那就不用管了。”

 

“什……”孙哲平电话已挂,徒留罗辑皱眉,“但是不排除催眠的可能啊!”

 

孙哲平看着手机里罗辑发来的路线图,从义斩开始,曲曲折折指向南边。他心里有着奇妙的安稳,似乎潜意识里早知道有这一遭,又好像笃定了小孩最后还是会回到自己身边。孙哲平弄不清楚,索性也不想了,反正到时候就明了了。

 

孙哲平开着车往南边走,B市这些年变化看起来日新月异,可生活在这个城市中,又能感受到变的是皮不是骨。人情世故依旧如是,老店美食千年不变。都是他和张佳乐玩闹过的地方。

 

当年孙哲平因为家庭的缘故在B市参的军,一着不慎被游荡在时间里的血战士缠上身,这血战士除了嗜血和战斗的本能什么都没留下,更别提联盟其他人和自己的幽灵共享回忆了。幸好有张佳乐,更幸好张佳乐的幽灵百花缭乱在时间的尽头与孙哲平的落花狼藉相知。只要和张佳乐在一起,落花狼藉就不会动不动发疯,于是孙哲平转到了K市的百花部队。

 

这个故事的开始,充斥着宿命感。但故事的主角是孙哲平和张佳乐,他们根本不在意。

 

对命运不敬,天自当惩戒。

 

路线已经到头了,孙哲平停下车,随手拿起车上的防狼棍继续走。

 

孙哲平的记忆向来不比张佳乐细致,但跟了一路,他已经清晰地回忆起那一天他们挤上了几路的公交车,地铁哪里下错了站,跟着导航随便走,吃吃喝喝了多少,最后开房做了第一次。

 

那个酒店还在,但几经扩建装修,和记忆中的完全没法比了。

 

孙哲平直觉是这里,他很信自己的直觉。

 

大厅金碧辉煌,一如人生,过去青涩而温暖,现在圆滑了却显得冷寒。

 

“请问,”孙哲平问前台,“有没有带着五六岁小孩的客人,是个小男孩儿,穿的是粉色的连帽衫……”

 

前台微笑着听完,然后问:“先生是姓孙吗?”

 

孙哲平条件反射地楞了一下,“是。”

 

“在3楼,302。”

 

孙哲平没有乘电梯,他一边爬楼一边把脑中还是有些模糊的记忆擦得更清晰,当初,确实也是302。

 

孙哲平在302的房门口点了根烟,真的太微妙了,这样私人的、久远的记忆,就是不谈小乐和张佳乐,他的心再大,也不免感到遗憾和悲哀。人的感情有时候似乎能和回忆一同埋葬,当回忆被翻出来的时候,才发觉爱的还是爱,即便痛到麻木,爱也依旧深入灵魂。

 

孙哲平掐了烟,抬手敲敲门,大约过了两秒,连走路的声音都没有,门就打开了,里面的人就在等他敲门。

 

孙哲平没有半分惊讶,探头看了下在床上安安静静睡觉的小孩,才对人点头,“张副队。”

 

张新杰侧身让孙哲平进去,淡声说:“你好像并不惊讶。”

 

孙哲平坐在床边摸了摸小乐的额头,又流连地玩了玩他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回答:“叶修的高材生算出来的,法术系的,除了你别人不太可能。”顿了顿,孙哲平的口吻带上私人情绪,“孩子那么小,你早该给他催眠,满B市乱跑什么!”

 

张新杰说:“他在找你,他觉得你会在这些地方。”

 

孙哲平没说话,只是握住了小乐的手。

 

张新杰知道孙哲平直来直去,自然也没有废话,直接问:“一样的脸一样的记忆,这是不是张佳乐?”

 

孙哲平是第二了解张佳乐的人,在张佳乐自己把自己忘了的时候,他的判断基本等同于真相。

孙哲平看着小乐,否认,“不是。”

 

孙哲平看过张佳乐小时候的照片,孙哲平拥有与张佳乐的私密回忆,可证据再多,他的直觉都在告诉他不是。反正有哪里不对,所以孙哲平拒绝提供张佳乐幼年的信息,也不想让小乐陷入乱七八糟的生活里。

 

孙哲平悠悠说:“你们为什么不想想科学技术呢?克隆都比缩水有逻辑,至于这些瞎逛的地点也可能是张佳乐经常絮叨小孩才知道的。”

 

“孙哲平前辈,”向来理性的张新杰竟显得有些阴沉,“张佳乐失踪了,他很有可能危在旦夕,请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孙哲平握着小孩的手抖了抖,他说:“不能说的东西我都不知道。”

 

在灵魂可以被唤醒的世界,最有效的封口,就是封印记忆。

 

孙哲平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有他的直觉在否认,小乐不是张佳乐。


PS:我在写什么啊!完全偏离了你的梗,求原谅 @夏泽今天填坑了吗_绫绫神教 

评论(11)
热度(18)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