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266452312 欢迎勾搭

自娱自乐

彻头彻尾的双花洁癖

站正副队,其中吃昊翔,其他的乱七八糟也会吃

【双花】是是非非(原著向,ABO)21

不要太在意临床试验啊,虽然我设定了很多,但是写起来一点意义都没有,所以,简略说了一下可能没有解释清楚。

  • 典型alpha孙哲平×非典型omega张佳乐,第二赛季~第十赛季

  • ABO世界观大量私设,科技水平忽上忽下。各种专业名词一脸懵逼,作者脑残请尽量无视非根本性bug

  • 不会开车,但尽力做到不耍流氓(嗯!)

  • 欢迎探讨不撕逼,小透明很惶恐。

注意:本章忽上忽下的科学技术又出现了,请避雷!

文章统一tag:谁管你对还是错啊


21

 

性别不匹配一直是人类觉醒自由恋爱以来难以攻克的难题。在过去,强大的alpha得到最多的omega,弱小的alpha欺压beta,再然后beta内部消化。但现在不一样了,omega追求自由独立,beta根本不屑于恋爱结婚,alpha更在意精神上的共鸣,于是什么性别配对都有人敢弄出来。

 

法律允许了第一性别不同就能结婚,但实践了问题重重,少有的AA、OO最后因本能出轨一拍两散,AB大都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或冷暴力,总之性别不对的情况光有爱情什么用都没有。

 

在走访调查了少有的和平婚姻后,发现alpha大都比较温和,而beta则有些像omega。

 

“直白点就是alpha比较垃圾,信息素对omega吸引力不强,本身欲望也不重,而像omega的beta也有些不明显的信息素,长时间在一起也能渐渐安抚alpha的本能。”

 

张佳乐恍然,却觉得可笑,“所以要压制alpha的信息素,要把beta改造成omega?”难免张佳乐想歪,毕竟在性别上,他还是对omega有着难以言明的感受。

 

“不是,”医生沉声,脸上是有些被冒犯的凝重,“AB的问题只在alpha的本能需要被安抚。”

 

怎么安抚呢? alpha虽然有易感期,但不像omega有专门的发情期爆发,所以也能说是时时刻刻在发情,而且他们的青年期可比omega长太多了。那么现在已经推广的芯片自然是有用的,再然后呢?

 

“三性就像化学里的酸碱盐,真正没有偏向性的beta是不存在的,用科学手段提炼beta的激素,人工对alpha进行标记,安抚他们的本能。”

“因为你们不能标记,你的发情期不好解决,而alpha,也没有omega的信息素安抚,越和你负距离接触越需要彻底标记。”张佳乐脸有些白,“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你们还年轻,抑制剂还能作用许多年,主要的是这个实验缺志愿者。”

 

“我们缺志愿者,尤其是强大的alpha。”与孙哲平接洽的医生,也是这样实事求是的。

 

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当时是怎么想的,或许他考虑的是当下,智能芯片完美解决比赛中AO本能的困扰,又或许他考虑地十分久远,把他们的一辈子都涵盖了。但不可否认这是孙哲平对他们的感情的付出,张佳乐所不知道的。

 

抓着那张流程单,张佳乐站到空调下吹一脑袋冷风才把心中的茫然吹散点。他有感到遗憾震惊悔恨感动,但最多的是茫然,就像长大后听到自己小时候干的蠢事,并不会有为懵懂时期的错事负责的本能反应,只有哂笑。

 

医生走过来安抚地拍拍张佳乐的肩,“要改主意吗?”

 

“不要。”张佳乐立刻回答,此刻二字像剑,把他的茫然斩了干净。

 

一个针对alpha的实验,同意的是孙哲平,隐瞒的是孙哲平,最后要申请移除,还是很明显孙哲平早在他之前做过铺垫。所以和他有什么关系啊!就算以前有关系,现在也没有了,张佳乐从来没这么狠过心,脑中过去记忆错杂,盯着流程单宛若杀父之仇。

 

医生又拍了拍张佳乐,“别担心,就是看着麻烦,很多单子他早就写好了,你签字就行。”

 

要搁一年前张佳乐能秒秒钟爆炸,但现在他能忍着omega的“多愁善感”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他什么意思?”

 

“他说,你要是来,就是下定决心的了,可是你怕麻烦又心软,没办成心里瞎难过。”

 

我不怕麻烦了。张佳乐想。

我也一点不心软,张佳乐想,一点都不会可怜你,我自己谁来可怜?

 

张佳乐在心里冷笑一声,也不知道是对谁,才又轻飘飘地问:“他什么时候来的?”

 

“去年过年。”

 

张佳乐自认无比狠的心就那么软下去一块,所以那个时候,孙哲平是要回来看他的吗?所以万一他当时先问的是回不回国,现在会不会……

 

张佳乐看着面前的感情经历陈述表,签名的手在孙哲平龙飞凤舞的字迹下颤抖。孙哲平写,alpha是过错方,当然了,要是alpha不是过错方,这申请最后也批不下来。重要的是他写的口吻虽然是他独有的云淡风轻,却真真切切是张佳乐当初心中所感所想。

 

张佳乐一阵苦,名字是签完了,可一遍又一遍看那陈述,突然明白了是孙哲平在和他检讨,一段关系在最后,当事者终于不再迷糊,有些错误从开始就隐藏,有些矛盾是处理不当,还有些矛盾在一年多前注定无法调和,于是分手顺理成章。

 

张佳乐拿着笔在自己的签名上悬了又悬,最后还是没一笔划下去。

 

这个实验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孙哲平怎么会在张佳乐没兴趣了解的情况下顺水推舟就把真相埋了,这是标记啊,人工标记也是标记。张佳乐没把AO知识记得滚瓜烂熟,可现在认真也能回想出来,虽说标记是alpha主导,但本质上是互相标记。如果alpha足够强大,那么他可以标记多个omega,如果omega足够强大,那么他的alpha和其他omega上再多次床也不能再标记了。以AB的现状,实验追求的是后者。

 

信任这东西挺像股票的,只要没跌到崩盘,总会慢慢爬高稳在一个合情合理的位置。所以现在张佳乐,依旧相信孙哲平不屑于撒谎,至多用他的理直气壮真话不全说。

 

孙哲平怎么说的,他说,这是捆绑,这芯片不能拿,他说,他骗他的。

 

没有错。对孙哲平来说是捆绑,不能拿。对张佳乐而言一个报告申请就能解决。

 

不公平,所以连孙哲平那样的人都会变得敏感,所以他们的感情像开了倍速器一样,消耗地那叫一个快。

 

张佳乐几乎要忘了自己先前和孙哲平一刀两断的目的了,现在只想把这影响感情的不平等条例解决掉,然后狠狠骂孙哲平一顿。

 

于是接下来的流程张佳乐的表现不像杀父之仇了,变成来捉小三的正房,虽然杀气满满,但不影响还是有爱的。

 

最后一张表交完,张佳乐按着孙哲平在资料上留下的联系方式打过去,他的心态十分平和,甚至不担心没人接,果然电话“嘟”了几声,一个魂牵梦萦的声音和荣耀的音效一起通过电波传了过来。

 

孙哲平的声音听起来太陌生了,他们足足有3年没用声音交流过,最后的面对面交流也太过惨淡,以至于张佳乐的记忆里孙哲平的声音还是刚认识时那样有着青少年的朝气,而不是如今有些摩擦感的低音炮。

 

张佳乐一时语塞,但很快开了口,“你在玩荣耀啊。”

 

很轻很平淡,无关爱恨痴怨,无关风月。

 

键盘的敲击声立顿,然后是椅子挪动的声音,孙哲平说:“随便玩玩。”

 

平静友好的开头,只在一个短对话中终结。

 

他们沉默,张佳乐走到窗边,看远方熟悉的鳞次栉比,又说:“我在医院,你要不要来?”

 

“好。”孙哲平没有半点犹豫就应了,可接下来依旧无话,两人听着对方的呼吸声许久,还是张佳乐先断了通话。

 

孙哲平来得很快,张佳乐在医院的咖啡厅里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看他走过来,简直能看到自己心里那早就透支的爱一下子max。

 

孙哲平一身休闲装,短袖长裤运动鞋,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套装,少了以前的狂妄之气多了沉稳内敛。

 

张佳乐的第一眼就是去看他的手,看到左手漂漂亮亮地放着,他才放心。

 

张佳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一点不安和害怕,也没有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但他知道,他很想他,很想他。

 

孙哲平当然是一如既往地从容,坐下来没有半点尴尬犹豫,动作态度间都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张佳乐把自己的咖啡推给他,手收回时碰到孙哲平的指尖,发现他冷得厉害,知道孙哲平远没有表现得这样平静。

 

张佳乐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不像当时恋爱时对孙哲平的依赖,也不像分别时的恳求,更不是冷战时的小心翼翼,就像是他终于在感情上与孙哲平平起平坐,挣脱了外界的束缚,有绝对的自主权。

 

气氛是压抑的,孙哲平喝了口咖啡,刚准备开口就见张佳乐闭着眼睛意味不明地问他,“是不是觉得我肯定不可能给你打电话才把号码留得那么明目张胆?你……”

 

孙哲平没让张佳乐一连串质问的机会,立刻打断了张佳乐的话,退役了的狂剑士还是直球地肆无忌惮,“没错,但我还是想你打电话。”

 

靠!被堵话和被直球,张佳乐整个人都不好了,说好的大家都半斤八两,平静都是装的呢?孙哲平你搞清楚已经分手就别撩好么?

 

不过说起来这分手也只是意会,并没有切切实实说出来。

 

张佳乐再看孙哲平,还是平静,平静到不正常。

 

张佳乐突然就想激他了,就好像如果孙哲平把情绪表现出来那自己也不用忍着,他真的无法忍受与孙哲平说话还这么装。

 

张佳乐往孙哲平那边去了去,认真道:“如果是一年前我当然不会打,可是……”退役了之后,张佳乐却觉得可以让步了,他理解了孙哲平的“冷淡”,放下了荣耀的心大到可以宽容年轻时的欺骗与摩擦,甚至连omega这个身份他都可以多接受一点。

 

张佳乐不再觉得自己先联系是失败,反而是另一种宽慰和成长,他很想见他,于是也没有什么拉不下面子。可是见了又怎么样呢?他先前是抱着彻底了断的心思来的,而孙哲平的态度也明明白白地写在陈情表上,他们不是分手胜似分手,就算互相残留着感情,也不过如此。

 

一下子许多话不必再说,何为破镜难圆就是这个意思,最难耐的关系莫过于你喜欢的人的一切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连去了解都尴尬。

 

突然孙哲平转身拥抱了张佳乐,胳膊挨着胳膊,心脏贴着心脏,他安慰地拍了拍张佳乐,这个拥抱没有一丝的暧昧,真真切切的友情,孙哲平笑他,“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你有的时候就是想太多,电话想打就打,荣耀打累了就歇一歇,百花不合适就去其他地方,过得痛快点。”

 

孙哲平对张佳乐最大的希望就是他能过得痛快点,希望那个在他手伤之前快快乐乐的张佳乐能够回来。如果说在感情上孙哲平与张佳乐都有不对的地方,可在其他方面,这是孙哲平欠了张佳乐的。

 

张佳乐听得出来,孙哲平说“过得痛快点”的尾音都在颤,一下子连前面的卡心窝的安慰都不重要了,他听出了孙哲平的心疼,于是张佳乐自己也心疼。

 

张佳乐搂紧了孙哲平,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太多太多的委屈破开铜墙铁壁涌出来,他埋在孙哲平肩头,无声地流泪。

 

他们是曾经的双核,是最佳搭档,也是梦想的殉道者。曾经那样绚烂的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孙哲平还在玩荣耀,却不再有重新登上舞台的可能,而张佳乐在绝望中离开,疯狂过哭喊过,依旧不曾甘心。

 

他们都退役了,但前方有着不一样的可能。

 

张佳乐抖着声问,问孙哲平也问自己,“我这样算什么?百花又算什么?”

 

孙哲平只目光黯淡,他们境况不同,心态不同,性格不同,孙哲平回答不了。

 

渐渐的,张佳乐平静下来,轻咳一声,贴着孙哲平的耳边问他,“那个AB实验……有后遗症吗?”

 

“没事儿。”

 

“那……”张佳乐慢慢离开孙哲平的怀抱,冲他笑笑,“再见吧。”

 

孙哲平带着一肩眼泪走了。

 

张佳乐闻着身上alpha信息素的味道,沉入一个梦里。弹药专家和狂剑士走上不一样的路,可他们还在荣耀里,即便永远不复相见。

 

张佳乐终于登录了QQ,在黄少天关心的轰炸里回复:我没事,到处旅游,在B市遇见大孙了。

 

夜雨声烦: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Word天!说遇见就遇见?你们不会打了一架吧!乐乐你冷静冷静诶不对!都叫大孙了难道你们复合了?/震惊

 

张佳乐:没有,说开了,还是朋友。

 

夜雨声烦:…………………………为什么啊!不是我嘴快,你们既然都退役了,那还有什么矛盾?还有,分手后能当朋友吗?我不能理解啊!

 

这问题张佳乐没法回,不知道有什么矛盾,反正他目前不谈荣耀就和孙哲平互相装,朋友也就是不断联系的意思。说起来他的人生依旧七零八落,可心态和刚退役的时候比完全不一样,反而因为一事无成更加肆无忌惮的感觉。

 

人真的是神奇的物种。

 

张佳乐积极配合医生的全部治疗,又买了荣耀的新卡,有空就待在自己的VIP病房里玩,偶尔看见孙哲平出入AB实验的地方一两次,后来再没身影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同病相怜的好闺蜜再次聚首在病房。黄少天搭在张佳乐的肩上,刚好看他用浅花迷人过神之领域。

 

“又是花呀,”黄少天说,“你这名字起的还准备进百花谷吗?不然来我们蓝溪阁好了,好歹郑轩也是弹药嘛!”

 

“切,”浅花迷人押枪飞过悬崖,“我高兴,我爱起什么起什么,哪个公会都不去,别指望我去当苦力。”

 

黄少天想了想,语重心长,“你高兴就好,”下一秒破功,“我们来打个赌吧!就看你加不加公会啊!赌不赌赌不赌,输的人在群里喊王杰希大小眼怎么样?”

 

张佳乐鄙夷不屑,“不高兴,不赌,”屏幕上浅花迷人摸爬滚打,“你们蓝雨这周不是赢了么?和王杰希什么仇?要仇也是我咬牙切齿啊!”

 

黄少天居然没有立刻怼回来,张佳乐抖抖肩上的人,“黄少你不说话我亚历山大啊!”

 

“我这不是思考思考嘛!”黄少天沉思成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哎,我跟你说个事,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你现在应该不至于特别生气,就是吧,老王他和方士谦分手了。”

 

张佳乐:???

 

“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张佳乐一脸懵逼,他印象里两位还是互怼的关系。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第六……赛季?反正他们是第七赛季中途就……”

 

张佳乐悟了,真是卧了个大槽,合计着当初微草的正副队正闹分手还把百花打下去搞了冠军?苍天已死啊!

 

黄少天眼看着浅花迷人要踩进陷阱里,当即爆语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咱们打荣耀的私人感情不影响队友情对不对?你看方士谦天天说要放生他不也没放吗?我跟队长吵架也不影响配合,你想以前和孙哲平肯定也吵过吧,影响了比赛没啊!反正我是说,你要分清楚爱情和友情啊,虽然我还是支持你和孙哲平再搞到一起的,但是你也要想清楚,和别人相亲也不是不行……”

 

“停停停停停停,”张佳乐没经受住黄少天的近距离轰炸,浅花迷人壮志未酬身先死,“黄大妈我太谢谢您关心了!我看起来就那么傻么?你忘了当初是谁帮着你和喻文州搞到一起的?”张佳乐选了重新挑战,“我记得方士谦和王杰希是AB,这医院有个实验,你有兴趣能让他们来了解一下。”

 

这世上的爱恨别离何其多,张佳乐一时觉得两冠在手的方士谦也不比自己快活到哪里去,谁都不过是芸芸众生,都有自己的劫难。

 

反正张佳乐现在过得很痛快,想干什么干什么,旅游也好,荣耀混战也好,在网上骂战都好,张佳乐都想着孙哲平那句“过得痛快点”,然后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惊得黄少天连刷33个黑脸。

 

张佳乐好像回到了刚玩荣耀的时候,可他每每跟野队boss大战的时候,都会再一次清晰地认识到,即便他的潜意识再希望遇到一个狂剑士再创盛景,目光再在那些角色身上流连,都不会有人能抗住他已经精进的百花式,不会有人再来一次血色浪漫。

 

物是人非就是物是人非,连叶秋也在这个冬天留下退役的声明一走了之。

 

仿佛什么东西在时间的侵蚀下轰然倒塌,又有些东西,注定屹立。


TBC

PS:虽然是三次的关系才断更,但其实这章真的特别不好写,这是一个既发展又过渡还转折的章节,我写得十分痛苦。解释太多也没意思,我的中心思想是,双花是个感情很复杂的CP,亲情、友情、爱情,互相联系,但并不相依附。

PPS:暴风雨哭泣,花了那么多章把两人写到一起,又花了那么多章写分手,现在又要从头开始再写回来……我到底在干什么???


以及,笔力有限,越发玻璃心,评论留情。

评论(13)
热度(72)

© 缺水的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